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一十章 再次搜魂
    寻易低着头想了一会,然后抬起头问:“师娘,我能不说吗?”

    花蕊仙妃面色严峻道:“此事关系到你的生死,我必须得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要不说,我就搜你的魂。”

    寻易平静的看着她道:“师娘,很多人都说弟子是至情至性之人,我不知道他们说得对不对,尽管我的确是为了情义可以舍弃性命,但自认不是那种头脑发热而轻生死的人,在这世上,也仅有几个人值得我为之舍命,其一是我的兄弟西阳,这不必多说了,其二是于我有活命之恩的师尊,所以我肯冒死来这里报信,其三是我玄方派的师尊,她不但对我有授业之恩,更在发现我身上疑点重重时选择了保护我,其四就是这位花仙了。”

    说到这里,他深吸口气,继续道:“她对子弟情深义重,还别说她绝无害弟子之心,就是她想要我的命,弟子也甘愿奉上,您不必猜疑我是受了她的迷惑,弟子自认不是糊涂虫,她与弟子的关系是亦师亦友,她对弟子的怜爱丝毫不逊于您对弟子的怜爱,如果这么说您还难以释怀的话,那您就搜魂吧,弟子懂得您的忧心,不会怪您。”他说完闭上了眼。

    花蕊仙妃迟疑的伸出手指,在他额前停了好一会最终还是点了上去。

    寻易果真老老实实的没做任何抗拒。

    过了一阵,花蕊仙妃收回手指,用万分心疼的目光看着寻易道:“不查清楚我终究是难以放心,你别怪师娘。”

    寻易咧嘴笑了笑,道:“我哪会那么不知好歹呢,这下您可以安心了吧?”

    “这些年苦了你了。”花蕊仙妃抚着他的头说。

    寻易有点尴尬道:“都是自找的,命该如此吧。”

    花蕊仙妃怕他误会,解释道:“我只查了些你和花仙的事,别的都是匆匆带过的,看到能放心时就停下了,她跟你来蒲云洲了吗?”

    寻易知道她说的是实话,因为记忆被查阅时他是有感觉的。

    “没有,我怕连累她,当时不知道您这么好,我来紫霄宫是抱着有去无回念头的,我们约定了日后会面的地点,她会在那里等我十年,如果我没回去,她就当我死了。”寻易哀伤的说,师娘的善良给了他可乘之机,这个谎他必须要撒。

    “我没看到你们约定地点那一段。”花蕊仙妃怕他担心,忙作出解释,对于寻易畏惧来紫霄宫的心态她从搜魂中已经感受颇深了,所以认为这个谎话很合情理。

    寻易点头道:“我前些天还盘算着该不该让您帮我去跟她说一声呢,现在想来,您肯定不愿意我再与她有纠葛,这个信不送也罢,就让她当我死了吧,我也怕她日后找过来会遇到危险,唉……,说实话,我很为她担心。”

    “你这话一点没错。”花蕊仙妃颇为赞许的说。

    “师娘,我觉得对不住她。”寻易满眼的愧疚。

    “你救了她的命,该是她欠你的才对。”花蕊仙妃劝慰道。

    寻易难受道:“我们当她是朋友,没什么欠不欠的,毕竟她现在还需要我的照顾。”

    花蕊仙妃劝道:“你的麻烦太多了,不论是在南靖洲还是在蒲云洲,你跟她在一起只会连累她,随便找个人作炉鼎都比你安全百倍,你千万别再想着去见她了。”

    寻易默认不语,眼圈一红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是真惦念镜水仙妃,担心她会遇到危险,本就善于演戏的他,此刻真情入戏自然把伤感演绎得催人泪下。

    花蕊仙妃先前还提防着他拿谎话骗自己,见此情景也就尽信了,不住的温言劝慰。

    寻易光明正大的伤心了一阵,然后抹去泪水道:“师娘,我知道轻重,您放心吧,不过万一您要是发现了她,请看在弟子的面上给她些照顾,至少不要伤害她。”

    花蕊仙妃窘迫道:“我真没看到你们分别那段记忆,你难道还不信师娘吗?”

    寻易忙道:“我当然相信您,可您不是要游走天下嘛,我是说万一碰巧发现了她。”

    花蕊仙妃松了口气,道:“如果遇到她我自然会予其方便的,这个不用你嘱咐。”她太信任这个弟子了,全然不会想到寻易这坏小子是故意在挤兑她,目的就是令她忙于辩白而不再去猜疑什么。

    演戏向来要演到十分的寻易挤出个欣慰的笑容后,仿佛又陷入了悲伤之中,低下头不再说话。

    花蕊仙妃主动岔开话题道:“我打算先去你师尊仙逝之地附近寻找一下,要不要我替你给玄方派的师尊报个平安?”

    寻易偷偷看了花蕊仙妃一眼,犹豫了一会才道:“那就劳烦您给报个平安吧,不过……您可别乱讲话。”

    “放心,我不会乱说什么的。”花蕊仙妃看他那样子很想笑,可随即心里又升起了忧虑。

    为了确保不会误事,寻易没问师娘那座法阵会不会挡住她,直接说出了出入的法决,然后又取出五个装着无影花的玉盒,其中四盒是裴元给他搜罗来的,在庆典上刚交给他。

    “这是孝敬我那师尊的,请师娘帮我带去吧。”他说完又拿出两枚玉简,“这是丹方和炼丹之法,也请师娘一并带去吧。”

    花蕊仙妃拿起两枚玉简看了看,皱眉道:“你能得到炼魂派的炼丹之术也还罢了,这北宫一派的是如何得来的?”

    寻易老老实实道:“他被困在乱星域了,我来时恰好碰到他,就把他带出来了,他听说我以前的门派以炼丹见长,所以就帮我搜罗了点丹方作报答,那里面可不止是北宫一派的,还有一些别的门派的呢。”

    花蕊仙妃颇觉好笑道:“怎么什么事都能让你碰到呢,北宫仪居然被困在了乱星域。”她虽觉得奇怪但却无意问个究竟,到了她这修为,自然不会像知夏那般关心这些事。

    寻易倒很乐于解释一下,以此缓解自己的尴尬,遂道:“他是去私会一位仙子,没让护卫跟随,所以遭了别人的暗算,拼了命才逃进乱星域的。”

    花蕊仙妃笑道:“这他都跟你说了?你可真能交朋友,还有需要我帮你带去的吗?”

    寻易嘿嘿笑了两声道:“北宫仪这人不错。”说完他又把“飞翅”拿了出来,故作哀伤道,“要不把这个也给师尊吧,以后我也没机会尽孝心了。”

    花蕊仙妃忍不住道:“她收你为弟子恐怕是她这一生作的最合算的一件事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不是也曾把最好的东西都献给您了吗,师徒之间哪能谈功利呢。”

    花蕊仙妃无言以对,明知他对自己与对苏婉是大不相同的,可这孩子的仁义是不争的事实,他的确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这些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