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不再是师徒了
    收了影像的花蕊仙妃面容上也有了柔情,取出了四个玉盒及两枚玉简送到苏婉面前,淡淡道:“看看吧,这是易儿为你找来的。”

    苏婉打开玉盒看到里面的无影花时,泪水再次模糊了双眼。

    等她查看过两枚玉简,花蕊仙妃又取出了飞翅剑,道:“这样东西在紫霄宫也算是件不错的宝物了,难得他三师兄舍得给他,你不到危难之际不要拿出来用,免得惹人觊觎。”

    苏婉摇头道:“我欠易儿太多,这样宝物还是请仙妃带还给他吧。”

    花蕊仙妃看了她一眼,拿出了“刺虚”发簪及一件淡青色道袍和一件雪白色道袍一套紫色衣裙,然后在她额间点了一下,道:“自己听他怎么说吧。”

    苏婉刚要推拒,眼前出现了寻易手捧刺虚和道袍衣裙的画面,笑嘻嘻的对花蕊仙妃在说道:“这两件道袍和衣裙请师尊帮我保存在那座法阵当中吧,日后不论西阳还是公孙冲来玄方派寻我,请师尊把这三样交给他就是了,两人一人一件道袍,衣裙是给绛霄的,这刺虚嘛,就先让我师尊用吧,如果西阳以后回来了再还给他。”

    只听花蕊仙妃道:“道袍衣裙你尽可送,但这刺虚非同一般,你得留下。”

    寻易道:“这东西本就是西阳的,只是暂借给我那师尊用,我如今是紫霄宫的七仙君,谁也不敢欺负我,留着它没什么用。”

    花蕊仙妃道:“西阳修为与你相当,哪有日子回来?你少跟我耍心眼,真想还给西阳为何不说把其连同道袍与衣裙一并交给公孙冲让他带去南海?以你的身份现在的确没人敢欺负你,但事情总有个万一的,何况你胆子这么大,谁知道你会惹出什么祸来,到时这件宝物或可救你一命呢。”

    寻易不以为然道:“我修为太低了,难以发挥出这件宝物的功用,连个元婴初期修士都瞒不住,要之何用啊?再说了,我已经弄到几样不错的隐身法宝了,您看,这两张是灵纹派的极品符箓,还有三师姐给的‘遁影’,等我修为到了元婴期,您再帮我把刺虚拿回来还不行吗?”

    花蕊仙妃不为所动道:“不行,你说什么都没用,刺虚你必须得留着。”

    寻易低头沉默了一会,眼圈渐渐红了,跪伏叩首道:“弟子惹了千戒宗,万一他们查清的我的身份,说不准就会去找我那位师尊的麻烦,虽有天律盟主持公道他们不敢把我师尊怎样,但暗箭难防,我那师尊万一出点事,弟子岂能心安?弟子求您了。”

    花蕊仙妃停住影像,静静的看着苏婉,面容恢复了先前的淡漠。

    苏婉垂泪道:“他惹上千戒宗的事我只略知一些,那肯定是我革他出师门之后的事了,有人找来我只需说明这一点就行了。”

    花蕊仙妃语气平淡道:“我搜过他的魂,自然知道这道理,可他这般哀求我又怎能不答应?你不必推辞了,他送你什么你就收什么吧。”

    “是。”苏婉不敢违拗,把几样东西都收了起来。

    花蕊仙妃又拿出一个小玉瓶,看了一下才递给她,道:“到了元婴初期的圆满境界后可服用一半,剩下一半是留给黄樱的,这灵液乃极其珍贵之物,易儿只剩一点点了,他宁可不给自己留够也要分给你们,唉……,若非他对着我掉了一整天的泪,我绝不会答应的,我的弟子都没这福气。”仙妃没有夸大其词,寻易为此真的哀求了很久,他当时虽然还没有客死他乡的想法,但对自己能否有命见到苏婉毫无把握,所以才下了狠心求师娘,如果不是二师姐不答应,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师娘寻找转世夫君心情太急切,他还会求师娘多等些时日,等二师姐把那几套极品幽蚕丝内衣炼制好了一并带回来。

    连大神通修士都视若珍宝东西,苏婉自然能猜想其价值,本打算无论如何也要求仙妃还给寻易的,可看到仙妃那透出不耐烦的眼神,她知道说了也是白说,遂道了谢把玉瓶接了过来。

    花蕊仙妃最后扔给她一个乾坤袋,语气冰冷道:“易儿恨不能把所有东西都给你,我不想违他心意,你好自为之吧。”

    见仙妃要走,苏婉急切的问道:“易儿没托前辈带什么话给我吗?”

    花蕊仙妃摇摇头,淡淡道:“你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吗?”

    苏婉请求道:“前辈可否等待几天,我想给易儿炼制几颗丹药劳烦您带给他。”

    花蕊仙妃当即回绝道:“不必了。”

    苏婉面现哀戚之色,她明显感受到了仙妃的不友善,很快的,她端整了面容,不复谦恭之态,平静道:“那就请前辈转告易儿,让他不要以我为念,今后也不要再想着送我什么宝物了,亏欠他这么多我已有心障。”说到这里,她的目光转为柔和,如同是望着寻易般,“易儿,你我虽非师徒了……”刚说了这一句她眼中就泛出了泪光哽咽难言了,转而对花蕊仙妃深深而拜道,“仙妃既搜过他的魂,该知此子性情,万望仙妃悉心教导,我就把易儿托付给您了……”想到自此寻易真的不再是自己的弟子了,苏婉控制不住的哭出了声。

    正当她哭得伤心之际,忽闻黄樱惊慌的询问:“师尊,出了何事?”

    苏婉止住悲声,再看时早已没了仙妃的身影,她忙擦了泪水,对黄樱道:“易儿已拜入高人门下,刚才他师娘来告知了我这个消息。”

    “他拜入哪个门派了?”黄樱关切的问。

    苏婉泪痕未干的俏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眼望远处道:“是一位大神通收下了他,易儿此番真是有福了,咱们不必为他担忧了。”

    “大神通?!到底是哪一派呀,师尊您就告诉我吧。”黄樱又惊又喜的央求。

    “不要问了,我的这桩心事终于可以放下了。”苏婉收回目光,看着黄樱道:“易儿想着你呢。”她取出无影花和玉瓶给黄樱看。

    虽然法阵中灵草众多,但见到无影花黄樱还是大为惊喜,得知了那瓶灵液的珍贵,她眼圈发红道:“我现在很想小师弟,真希望他能回来,那样的话,我就能亲自督导他修炼了,尽管他现在拜了大神通为师,但我仍不放心,怕他受委屈。”

    苏婉劝慰道:“别乱想了,他师娘待他很好,不会委屈他的,易儿那么讨人喜欢,到哪都不会受委屈的。”

    一向沉稳干练的黄樱少有的情绪激动道:“可我觉得他一直在受委屈,刚入门时他爱说爱笑,但没多久就变得少言寡语了,我看得出来这些年他都是在强颜欢笑,最后还落得个被赶出师门的下场,小师弟那么仁义,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