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心轻
    面对黄樱带有质问意味的疑问,苏婉体会到了寻易当年有口难辩的痛苦,所不同的是质问她的是弟子黄樱,她可以不回答,寻易那时的处境可要惨得多,她真希望那时能对寻易再多一点信任,如果不赶他走,寻易就不会受那么多苦了。她和黄樱有相同的心态,把寻易交给谁她都不放心,认为谁都不会像自己那么疼爱他。

    她难以想象寻易是历经了怎样的苦难才到达蒲云洲的,但能想到寻易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的,正是这难以想象与心知肚明的两条令她这些年倍感煎熬。

    望着黄樱不愿放弃的目光,她无力的闭上眼,哽咽道:“我也很想他。”随着话语出口,两滴泪水溢出了眼角。

    “师尊,您别难过,我不问了。”黄樱的声音也哽咽了,沉默了片刻,她强作笑颜,指着苏婉手中的乾坤袋道:“这袋子该是上品的吧?神识完全无法穿透。”

    苏婉随手抖了一下,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黄樱的眼顿时发直了,那堆物品里最惹眼的就是那紫灿灿的一千三百二十颗元婴石,论价值,这些元婴石或许抵不过那瓶灵液,但灵石好比凡间的真金白银,其诱惑力是最直接的。

    “他怎么会有这么多元婴石?这是都给咱们送来了。”黄樱喃喃的说,这有整有零的数目足以说明寻易是倾其所有了。

    这带着零头的数目令苏婉心头发酸,默默的把元婴石都收进了乾坤袋。

    余下的是几十枚各样蚕茧,三个装放有冰花的玉盒,一大一小两个玉瓶和一枚玉简。

    玉简记载有寻易的留言,一部分是介绍幽蚕蚕茧的,一部分是介绍大玉瓶中装的蒲云洲特色丹药的,送这两样是为了给她们长长见识,最后一部分是介绍小玉瓶中的玉髓液的,这样从南海得来的宝贝他上次见苏婉时忘了拿出来。玉简中只有留言而没有影像,而且除了一本正经的介绍,没有一句废话。

    查看完玉简,苏婉心里有种说不出滋味,把玉简和乾坤袋都交给黄樱后,她独自进了木屋。

    呆坐在几案后,她猜测着寻易为何没有对自己说点什么,胡思乱想了一阵,她苦涩的叹了口气,今生恐怕都没机会再见这个心爱的弟子了,想这个还有什么用呢,抛开这件事她继而思索起初见那位仙妃时为何自己会泪流满面,可以确定的是那位仙妃一定对她施展了某样神通,按理说,自己是寻易的师尊,虽是因见疑而把寻易革出了师门,但终究是真心疼爱他的,这位仙妃不应该惩戒自己,而且只让自己糊里糊涂的哭一场也不像是什么惩戒,再想到对方那冷冰冰的态度,她隐隐猜到了些什么,俏脸不由泛起一层红晕。

    苏婉的确算得上冰雪聪明,把事情猜了个六七分。

    花蕊仙妃对她动用的是问心之术,这种神通并非每个化羽修士都会,花蕊仙妃在这上的造诣算是较深的了,她先是问苏婉愿不愿意与寻易结成道侣,得到否定的回答后,她再问苏婉愿不愿意为了寻易而舍弃自己的性命,苏婉被这个问题问哭了,不过挣扎良久后依然作出了否定的回答,花蕊仙妃退而求其次,问的第三个问题是问她愿不愿尝试接纳寻易,给寻易一个机会,苏婉再次给出了否定的回答,这让花蕊仙妃大为失望。

    正所谓自己的孩子自己爱。寻易在花蕊仙妃眼里自然是天下最好的孩子了,搜过绍绫仙子的魂后,她认为绍绫仙子不接受弟子路亭是理所应当的,路亭怎么能和寻易比呢,在她看来,苏婉若与寻易结成道侣那是苏婉的福气,同为女修,她没收过男弟子,缺少了这方面的切身感受,兼之她的性情比之苏婉与绍绫仙子都要柔弱的多,对这种事的看法与这二人是不同的,这三个看似都很柔弱的女子,论起骨子里的坚强,苏婉无疑是要排在第一的。

    苏婉不愿为寻易而死这事尤其令花蕊仙妃替寻易觉得不值,在心中把这个女子与路亭等同起来,如此自然不会给她好脸色了。这么比较还真是冤枉了苏婉,路亭是爱恋着绍绫仙子并拖累了她,这样都不肯为绍绫仙子作出牺牲确实不够男人,花蕊仙妃在不自觉间拿自己对夫君的情感来衡量苏婉对寻易情感,这显然有失偏颇,苏婉对寻易可是只有师徒之情的,虽然亏欠了寻易很多,但要说因为这个就可以替寻易去死那真有点强其所难了,能被这个问题问得哭出来已经足可见真情了。

    所以猜出花蕊仙妃对自己作过什么的苏婉此刻只感到羞臊而无愧疚之感,尽管心中对寻易还有种种的担忧,有重重的牵挂,但总的来说她心头压着的那块大石头算是卸下了,这让她感觉到无比的轻松。

    两天后,正在法阵西南角新建的木屋中参悟蒲云洲炼丹之法的黄樱忽觉心头荡起一阵难言的愉悦,欣欣然欲飘欲融,思索了两天的一个炼丹法门豁然而通!

    惊奇之下,她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跑出门既紧张又激动的望向师尊所在的那处木屋。

    此时整座法阵都被奇幻的瑞彩充盈了,苏婉所在的那处木屋上空出现了一个直径达十余丈的乳白色雾团,那雾气之浓稠令其看起来更像是已经凝结的羊脂,或是一块润泽无瑕的美玉。

    须臾,硕大的雾团开始收缩变小,腾出的空间则呈透明状,其外萦绕瑞彩愈发明亮璀璨。

    黄樱的手心已经满是汗水,身子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着,在师尊破镜的关键时刻,她不敢发出丝毫声息。

    极度的紧张让她忘记了时刻,当看到那团元婴之气缩到数尺大小时竟又开始朝外膨胀开,她惊恐而悲痛的紧紧闭上眼,旋即坚强的性格又让她重新睁开了眼,咬着樱唇发狠的盯着那团仍在膨胀的元婴之气,心中不住默念,师尊您一定要撑住,否则我可没法向小师弟交代!

    看到雾团终于又开始收缩了,黄樱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