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三十章 邀鬼叙谈
    寻易还真不是啰嗦,一个时辰后绍绫仙子就坐不住了,如果不是寻易的那番嘱咐,她肯定会更慌。

    两个时辰后,绍绫仙子开始胡思乱想了,忍不住散开神识向下查探,发现寻易居然在比二人上次修炼之地还要低千余丈处时,她吃惊得暗自咋舌,正在打坐的寻易应该是察觉到了扫来的神识,睁了一下眼,脸上没有显出任何表情,然后又开始了修炼。

    见终于还是打扰了寻易,绍绫仙子急忙收回神识,后悔的骂了自己一句,不过这下她可以放心了。虽然不用为寻易担忧了,可她却静不下心了,先前有寻易陪着还好,此刻剩了一个人,各样思绪遂纷至沓来,想压也压不住,还别说是生性柔弱的她,恐怕不管换了谁在这种情况下也难泰然处之。

    寻易的心同样是不宁静的,他的焦虑完全来自能否带绍绫仙子上去的压力,为了排除这种杂念,他选择了继续向下走,直到灵气浓郁到令他只能全力应对的位置,这办法很有效,而且修为提升的速度也达到了极致,如果说他前一段在无欲无求的心境下是顺水行舟,那此刻就能算是随风而起了,修为急速提升的感受令他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足足过了有五个时辰,绍绫仙子才收到了寻易传来的神念。

    “安好。”这道简短的神念充满了愉悦。

    “好!”绍绫仙子很想唤他上来见个面,可最后还是忍住了,脸上激动的笑容渐渐敛去后,她呆呆的望着虚无的远方,不知又想到了什么心事。

    此刻坐在一处小山坳里的寻易也在望着虚无的远方,不过他的眼界很明亮,几个时辰的打坐效果令他颇感振奋,之所以不上去见绍绫仙子是怕扰了现在的心境,他感觉在饿死之前即便不能让修为更进一层,那提升的幅度也必定颇为可观,只是不知道这对“尘风之术”的影响会有多大,他随手掐出法决,看着指尖下那寸许大小的风旋,先前模模糊糊能感觉到的那条小风龙似乎变得更真切些了,但用眼睛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忽然间,寻易目光一闪,迅速扭头看向左方,一看之下,他的汗毛立时倒竖起来,就在距他不足二十丈处,赫然出现了两团虚影,其中之一正是在下坠途中见过的那个!

    那两团虚影倏忽间就退开了数十丈,身法快到难以捉摸。

    从惊吓中缓过神来的寻易眨着眼看了他们一会,仗着胆子向前走了两步,拱了拱手,挤出笑容送去神念:“在下寻易,请教两位道友如何称呼。”

    “你能看见我?”对方没有报出姓名,而且所发出的神念明显与修族的不同,或许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神念,不过其传情达意的的效果却与神念异曲同工。

    寻易点了点头,这下他更坚信对方就是鬼了。

    “你刚才施展的是什么法术?”

    “道友是何种族?”寻易不答反问,缓步朝对方走去。

    “鬼。”对方传来的神念透出阴森之气。

    “你真是鬼?”寻易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脚步加快了些。

    他的反应显然大出对方的意料,两团虚影再次后退,“你不怕吗?我真是鬼。”

    寻易见对方后退,忙停下脚步,满脸堆笑道:“我才知道自己有看到你们的本事,正想找个鬼聊聊呢,你们别走,在下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

    对方一时无语了,应该是没见过这号人。

    寻易和颜悦色道:“我有什么可让你们忌惮的吗?在下绝无恶意。”他说着在一块平整的灵石上坐了下来,朝对方招了招手,“劳请二位过来一叙。”

    邀鬼叙谈,这胆子可算是大到没边儿了,恐怕西阳看到这场景也得给自己这兄弟写个大大的“服”字。

    或许是感受到了寻易的诚意,两团虚影飘了过来,不过到了十丈外就停了下来。

    寻易此刻终于看得清楚些了,先前见过的那虚影身高过丈,很像是一头直立的巨狼,不过没有尾巴,嘴巴也不像狼那样突出,更像是人的嘴,但四颗尖利的犬牙比之恶狼的还要长,看样子身上是生有毛发的,这虚影如同是用灵气幻化成的灵体,而且属于修为不太高那种,因为镜水仙妃的灵体就有几分真实了,发肤、衣着都是有颜色的,而这两团虚影只有浅浅的灰蒙蒙的颜色。

    另一团虚影则是人形,相貌、装束皆为人族男子模样,说得上怪异的是鼻子太大了些,而且扁,看着不是那么舒服,再细微些的东西就看不出来了,所以寻易无法判断其看起来有多大年纪。

    “我在南靖洲遇到的是你吗?”寻易和善的望着那狼形虚影问。

    人形虚影答道:“它是只冥兽,名唤噩狪,灵智不高,专门驯养来收取阴魂的,你在南靖洲看到的应该是别人所养的,肯定不会是它。”

    “哦。”寻易暗自摇头,这个疑团总算解开了,可笑自己还当其是真仙呢,他皱起眉问:“你是不是来收我的魂的?我是要死了吗?”

    “不是,是噩狪引我来的,你修炼的是什么法术?”那人旧话重提再次发问。

    寻易为难道:“是一位大神通传授我的,他不许我对别人乱讲,请恕在下不便多言了。”真元箓事关大家的生死,他自然不能实话实说。

    那人听他这么说,沉吟了一下,接着问道:“你所学只有驭风一术吗?”

    寻易诧异道:“是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人疑惑的看了他一会,道:“你可否再施展一次?”

    寻易笑了笑,道:“我还不知该如何称呼您呢。”

    “人鬼殊途,名姓不说也罢,你叫我烦心鬼就行了。”

    “呃……也好,你真的有什么烦心事吗?”寻易试图岔开话题。

    烦心鬼皱了下眉,“的确是有烦心事,或许你能帮我,施展一下你的神通,让我看看有多大法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