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厉鬼
    寻易有些无奈了,交浅言深是相处的大忌,他能感受出对方并非是不通人情世故,而是颐指气使惯了的习以为常,尽管带着克制,但那种高高在上的意味还是很明显的。

    他当然知道,在这种地方自己唯一可倚仗的就是尘风之术了,在弄清对方心意的情况下,随意泄露自己的底细无疑是愚蠢之举。

    “还是先说说你的麻烦是什么吧,我这点本事虽不足晒,但找一两个化羽修士来帮忙却是能做到的。”寻易说的很真诚,他很想和这个鬼搞好关系,以便多了解一些地府及转世方面的事。

    烦心鬼当即回绝道:“阴阳两隔,别人是帮不上忙的,况且与尘世之人打交道事触犯天条的,你有这份异能说来已经不能算尘世之人了,否则我是不敢与你交谈的,今日之事你切勿外泄。”

    寻易郑重的点了点头,道:“这个你大可放心,我要保守有此项异能的隐秘还惟恐不及呢,哪敢说出去啊,而且就算我跟人说自己见到鬼了,也不会有人信的,只能把我当成疯子。”

    烦心鬼觉得他所言不假,遂不再为此担忧,转而问道:“你师尊有此异能吗?”

    寻易摇摇头,心虚的反问道:“地府对凡尘不是该一清二楚的吗?连每个人的前世都该知道的吧?阅览这些信息是需要有一定的权限吗?”

    烦心鬼含糊其辞道:“地府并非如传言那般,我不便对你多讲,对此你也不要多问了。”

    寻易不甘心道:“不瞒你说,我早有死志,最多几年后就会自行了断,所以很想提前了解点转世投胎的事宜,我是真心诚意想与你结交的,你有什么麻烦,只要我能帮上忙一定会不余遗力的,你如果能拣可以透漏的向我透漏一点,在下不胜感激。”

    “欺人欺鬼难欺天,我什么都不能跟你说。”烦心鬼的回答没有丝毫商量余地,因要请寻易帮忙,所以随后加了一句,“抱歉了,天条不可犯,非是我不愿帮你,是不能帮。”

    寻易颇觉失望,无奈道:“好吧,那你能把我们送上去吗?可以先把我的朋友送上去,我留下来帮你作事情,等帮完忙你再送我上去。”

    “你自己上不去?”烦心鬼的问话带有试探的意味。

    “目前还不行,不过我想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了。”

    烦心鬼忍不住再次道:“你这法术到底威力如何,施展一下让我看看。”

    寻易整肃面容道:“这里是你的地盘,我对你一无所知,有些事情你不能跟我讲我可以理解,但既然想让我帮忙,那是不是该先说说你有何难处呢?我想和你成为朋友,可你如果什么都不肯跟我说的话,那让我如何能坦诚相待呢?”

    烦心鬼沉默了一会,然后往前凑近了些,道:“我想请你帮我对付一个厉鬼。”

    “你是说我这法术能对厉鬼造成伤害?”

    烦心鬼点点头,“此法术可让你在此间安然畅游,就表明其在阴虚之境是可发挥作用的。”

    寻易大感兴趣道:“是个什么样的厉鬼?他是你的仇敌吗?连你都对付不了,我这点本事能行吗?”

    烦心鬼迟疑道:“还是跟你说些无关紧要的隐秘吧,我乃地府差役,专事收魂之职,原本生灵死后,其地魂与命魂无需招引就会归于地府,可如果阴魂怨念太强的话,就能对抗天律,游荡于阴阳两界之间,我们要收的就是这类阴魂。”

    寻易瞪大眼,“原来还真跟凡间流传的说法一样呀,这类阴魂就是鬼吧?”

    “是。”

    寻易皱起了眉,“你是地府差役,收鬼该是最拿手的,难道还有你对付不了的厉鬼?”

    烦心鬼面带苦相,“猫能捉鼠,可寻常的猫能捉到成了精的老鼠吗?凡间的官吏能奈何你们这些修士吗?道理是一样的,我们这些差役虽有些神通,但遇到修为高深的厉鬼也只能退避。”

    “鬼也能修炼?”

    “是的,它们的修炼自然与你们的修炼不同,但在通过参悟获得神通上别无二致,你们二者皆属异类。”

    这下寻易明白了,他不解的问:“莫非地府对这类厉鬼就毫无办法吗?是不是只有仙人才能对付它们?”

    烦心鬼叹息一声,“这个我就不能对你讲了,总之厉鬼的修炼是要残害同类的,开始只能为祸凡人,等其法力高深了,你们修族也难逃其害。”

    寻易咧嘴道:“你都制服不了的厉鬼,我更不行了。”

    他的话刚说完,一个冰冷的声音忽然在脑海中响起:“危言耸听,世上有那么多凡人,我们何必去找修士的麻烦?”

    烦心鬼和寻易的脸色同时大变,那头冥兽似乎也感受到了危险,一个劲儿的往烦心鬼身后躲。

    “不要欺人太甚,大不了我与你同归于尽!”烦心鬼目光阴沉的盯着远方。

    寻易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很快就看到了一个虚影到了面前,那虚影看起来比烦心鬼要真实些,能看出是个老者模样,不过也是灰蒙蒙的没有其他颜色。

    老者打量了一下寻易,随即转向烦心鬼,“我不愿与你为敌,你却鼓动别人来对付我,难道你真想斗个两败俱伤吗?别以为老夫不敢奉陪!”

    烦心鬼沉着脸道:“职责所在,你我注定难以共存。”

    老者哂笑道:“真是榆木脑袋,我的修为可以增长而你却只有那么点本事,与我为敌你只有死路一条,老夫是不想招惹麻烦,可你得放聪明点才行。”

    烦心鬼不再接话,转而暗自对寻易道:“不必害怕,你的天魂对其有克制作用,他不能把你怎样,事到如今不如放手一搏。”

    几乎在同时,老者的神念也传入寻易脑中:“不管他刚才说了什么,你都不要受蛊惑,他是阴差,奈何不了你这个大活人的,小家伙,你是何来历?为何能来至此间?”

    寻易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嘴角慢慢泛起笑意,道:“这么说,你们两个都无法伤害我?”

    烦心鬼和老者皆默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