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三十二章 斗厉鬼
    从二人的神情中,寻易看出自己的猜测并不靠谱,所以他也闭上了嘴。

    自觉占据些优势的老者率先打破沉默,他略带不屑的对寻易道:“阴阳相斗如水火交战,因彼此相克,结果多为两败俱伤,不过你的这点修为还威胁不到老夫。”

    烦心鬼立即对寻易暗传神念道:“别听他的,阴阳相斗如水火交战不假,但你是阴阳调和之体,而他是阴盛阳衰,你的法术能驭阴虚,而他想要伤你唯有自损一途,即便修为相差悬殊,你也未必不能赢,尽管放胆而战,若有危急,我与他拼了,绝不食言。”

    老者似有察觉,警惕的看了一眼烦心鬼,向后退了退,对寻易道:“小家伙,别让人把你当枪使,你是紫霄宫弟子吧,老夫生前与紫霄宫颇有渊源,也正是因护卫紫霄宫才丧命于此的,你修炼了什么法术?据我所知紫霄宫并无这般法术。”

    寻易对这二人的关系大致有了了解,他若有所思的对烦心鬼道:“你刚才举例说到凡间官吏不管修士,那是因为修士已经脱离凡尘了,这位前辈的情况与之相类,他既然表明了不愿与你为敌,那你何苦执着呢,不如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烦心鬼不悦道:“我身为冥差,捉拿厉鬼乃天职所在,岂能放任不管?他们这种搅乱天道的异类是不该存在的。”

    寻易眉头动了动,道:“你先前说,我们修族也属异类,是不是我们也不该存在?还有,何为天道?”

    烦心鬼正色道:“天道是循环有序,在我看来,你们修族的确也是不该存在的,不过你们的危害远比厉鬼要小,他们不但伤人性命还使其阴魂不能归于地府,这直接扰乱了天道的运行,必须要除掉。”

    “循环有序就是天道?”寻易皱紧眉头。

    老者轻蔑的笑道:“那只是他认为的天道而已,修界自古就有‘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之说,正因为遁去的那个‘一’才令天地有了变化,老夫倒是认为‘变’才是天道,修族因变而生,我们鬼族也是因变而生,没有什么该不该存在的,你地府奈何不得我,那我就是应天道而生。”

    寻易有点迷茫,随口对烦心鬼道:“我无法判断你们谁说的对,但如果地府收不走他,那你所言的天道岂不是就无存了?”

    烦心鬼冷声道:“地府自然不乏收服厉鬼的手段,只是一时还没轮到收拾他而已。”

    老者哼了一声,道:“别自欺欺人了,地府如今是个什么样子,老夫已然有所了解了,没有不透风的墙,别的阴差可不都是像你这么一根筋。”

    烦心鬼面现悲愤,恶狠狠的瞪着老者,显然被戳到了痛处。

    寻易很想打听一下地府出了什么状况,可就这么开口问似乎对烦心鬼有失尊重,所以强抑好奇不住的眨眼。

    老者炫耀的对寻易道:“地府早就是一团糟了,主事的全都不知去向了,只剩他们这些低级阴差在支撑,以后我们鬼族必将壮大,你说谁讲的天道是对的?”

    寻易闻言变了脸色,顾不得烦心鬼的感受了,惊恐的问道:“果然如此吗?”他的全部指望都在转世投胎上,如果地府乱了,那他的指望就要落空了。

    烦心鬼脸上如果有颜色的话,此刻一定是铁青的,他紧闭双唇,对寻易传神念道:“你帮我杀了他,我就告诉你想要知道的。”

    寻易迟疑了,心中顾虑不止一层,杀个厉鬼他不在乎,其与紫霄宫有渊源一事无足轻重,问题是能不能杀得了人家,而且他信不过烦心鬼,万一死的是自己,那绍绫仙子也活不成了。

    在他犹豫间,烦心鬼又传来神念:“你不杀他,他肯定会杀你,因为你这异能已经威胁到他了,此刻有我在这里他不便出手,等我走后他绝不会放过你,你若不明此理,就自求多福吧。”

    老者这时察觉不对了,寻易的脸色尚还平静,烦心鬼的神情已现狰狞了,他意识到自己此番现身有些托大了,二话不说的转身欲走。

    烦心鬼不想错过这个能借助外力的机会,毅然决然的出手了,那头冥兽在他喝命下也冲了上去!

    阴界斗法并无灵力波动,寻易只能见到二人中间有一个光亮暗淡的圆球,圆球内是个什么情况他根本不敢探查,因为神识一接近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令他不寒而栗。

    “他若逃脱了,你必死无疑!”烦心鬼再次警告寻易,从神念中可感觉到他此刻很吃力。

    “你这是找死!”老者的神念充满了暴戾之意,他发出这道一则是出于愤怒,二则是为彰显声势以震慑住寻易。

    随着一声瘆人的惨嚎声,冥兽噩狪飞了出去,它的身影变得淡了许多,看样子是力拼之下吃了大亏,在数十丈外稳住身形后,它颤抖着既不敢上前也不敢逃走,发出可怜而胆怯的呜鸣之声。

    “什么声音?信情!信情!”绍绫仙子惊慌的呼喊声从上面传来,方才三人的交谈都是用神念方式进行的,冥兽的吼叫终于惊动了绍绫仙子。

    “没事!”寻易在回答的同时左手拇指搭在食指中间部位,另三指微张,右手前伸,掌心朝下,拇指与中指、无名指指尖相搭,伸出食指,看似随意的画了个圈,随后向前挥出。

    “风消魂骨!”这声法决只生于心念间,他心中对烦心鬼存有顾忌,唯恐对方从法决中听出端倪。

    寸许高的风旋离手后,一下子就把老者卷入其中了,仿佛根本不是飞过去的,而是直接从老者身边生出来的一般。

    “啊!”

    发出惊呼的烦心鬼,老者法力的突然消散令他猝不及防,趁虚而入之下他催动的法力接触到了尘风,不由惊骇出声,而那老者发出的怒吼则被尘风隔绝了,只有寻易能感受到。

    “怎么了?信情!怎么了?”绍绫仙子的声音带着颤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