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师姐起贪心
    听寻易讲述完之前发生的事,知夏把玩着那颗黑色月牙,提出让寻易带她过去看看。

    寻易自作聪明道:“也许用不着那么麻烦,我到这座山底下看看,如果也有这东西,就再摘一颗。”

    知夏严肃的摇头道:“不可鲁莽行事,这或许会影响紫霄宫的灵气根基。”

    二人来到那座山前时,灰白的大山已经呈现出了浅浅的蓝色,因灵气的疯狂涌动,知夏没敢让寻易靠得太近。

    皱眉看了一会后,知夏看了寻易一眼。

    寻易当即读懂了她的眼神,苦着脸道:“我这法术没法传给你,不是我不想,是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传授,你懂吧?”

    “原来如此。”知夏缓缓点了点头,没再追问下去。

    二人又看了一会,知夏朝上指了指,道:“我们上去吧。”

    寻易讨好道:“你什么时候想再来这里修炼?”

    知夏答道:“我现在提升修为靠的是感悟,无需常来的,等心有所感时再说吧。”

    寻易羡慕道:“到了元婴后期真省事,没事随便想想修为就提升了,不像我们这么受罪。”

    知夏不屑的白了他一眼,道:“无知!这话跟我说说也就罢了,别到外面去丢人!”

    寻易不服气的哼了一声,道:“本来就是那么回事,你想不通是你笨,我要是能到元婴后期,说不准用个三五年就升到化羽后期了。”

    知夏哑然失笑,嘲讽道:“你以前的师尊就是这么教你的?”

    寻易翻着白眼反唇相讥道:“是你师父和师尊这么教我的。”

    “放肆!”知夏含笑在他额头戳了一指,心中却暗自告诫自己以后不可再拿他以前的师尊打趣了。

    回到悟邪岛,知夏用神识朝绍绫仙子那边扫了一下,问道:“她去哪了?”

    寻易陪笑道:“出去游历了,我自作主张让她把你的青鸾乘走了,这点面子你可不能不给我。”

    “你也太娇惯她了。”知夏语气淡淡的说,生恐寻易误会是不给他面子。

    寻易笑道:“七仙君一脉就我们俩人,我不娇惯她还能娇惯谁呀。”

    知夏斟词酌句道:“以后尽量不要再让她出去了。”她朝下面指了指,“这个隐秘绝不能泄露出去。”

    寻易点头道:“我知道的,她向我保证过,宁可自尽也不会泄密的,我觉得可以相信她。”

    “我知道她对你的忠心,不过还是小心点为好,有些时候就算想自尽也未必能做到。”

    “那以后我是不是也不能出去了?”寻易咧着嘴问。

    “你本来就出不去!。”知夏故意气他道。

    寻易拿出装灵液的玉瓶晃了晃,道:“那我就拿这个去收买大师兄或大师姐,让你落个鸡飞蛋打。”

    知夏板起脸道:“我这就去问问炎冰此灵液的功效,如果确有奇效的话,你只能自己留着,谁都不许给!”

    寻易把玉瓶抛给她,大大咧咧道:“行了师姐,你以后多疼疼我就什么都有了,再跟我客气就是装模作样了,不必心存顾虑觉得占了我的便宜,我这么大的人了,又不是不知道灵液的价值,给你是把你当亲人,你若不收,我给大师姐去,主要是这东西我用了太浪费,不如让你们欠我个人情,以后多给我弄点灵丹妙药之类的。”

    “回头再说吧,我先去看看炎冰。”知夏说完飞身而去了。

    过了不足半个时辰,她就一脸肃穆的回来了。

    寻易心下不由发慌,皱眉问:“莫非炎冰出了什么状况?”

    知夏取出玉瓶,沉声道:“她一切都好,这灵液你真给我了?”

    寻易松了口气,得意道:“你吓死我了,是不是听炎冰说了这灵液的效果,你起了贪心了?不跟我装仁义了?”

    知夏点了下头,道:“这么说也不为过,的确如此。”

    寻易哈哈笑道:“知道小弟对你多好了吧,以后你可得对我更好点,行了师姐,别这么郑重其事的了,我是诚心诚意送你的,算不上你欺负我,也谈不上哄骗,安安心心的收下吧。”

    知夏依然严肃道:“好,师弟,你诚心待师姐,师姐也要把话说在明处,到了我这种修为,已经很难寻找到有用的丹药了,所以任何有助修为提升的东西都是无价之宝,远非极品幽蚕丝之属可比,这个人情师姐欠下你的了。”

    寻易翻着白眼道:“好了,话说完了,你可以给我笑一个了吗?”

    知夏抿嘴而笑,亲昵的掐着他的面颊,略带激动道:“臭小子,我真不知该怎么疼你了,这以后还怎么管束你呀,干脆回头把你交给大师姐得了。”

    寻易为之气结道:“你给我滚一边去!有你这么报恩的吗!我这么巴结你不就是求你少管我点吗!你要敢把我交给大师姐,我让你的观荷岛整日鸡犬不宁!”

    知夏开心而笑,又在他脸上拧了一把道:“从今以后给我好好修炼,我可以不管你怎么胡闹,但不可耽误了修炼,记住了吗。”

    寻易咧嘴笑道:“这就对了,修炼的事不用你操心,也不必催我,我的修炼之道是顺心而为,逼迫紧了反倒会适得其反,你看我这一段精进的还不够快吗?再快该把你们吓死了。”

    “那就是说以后我什么都不用管你了呗。”知夏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寻易撇嘴道:“你想的倒美,我如果惹祸了就该你管了,谁敢欺负我,你就得帮我好好教训他。”

    知夏忍着笑啐骂道:“看你那无赖样!师父怎么收了你这么个东西,简直比小魔君还有过之!”

    寻易不齿道:“你拍拍自己的良心,说这话不亏心吗?当年的六师兄能跟我比吗?他是给你们惹麻烦,我可是一直在给你们带来好处,替紫霄宫斩杀冤家对头庆丰子这么大的事都是我独力承担的,没用你们动一根手指头,与北宫家族的恩怨也在化解之中,师尊收我那是慧眼识珠,你们有我这样的师弟是你们的福气,别不知足!”

    知夏颇觉好笑,细想他所言一点不差,遂笑着道:“是是是,看把你委曲的,事情虽是如此,可我怎么就是觉得你不是个东西呢。”

    寻易故作郁闷的叹了口气,愤愤不平的嘀咕道:“我倒霉呗,以前的师姐也是这么说的,一帮没心没肺的。”

    知夏这下忍不住了,以袖掩口笑了个花枝乱颤,这也许是她近千余年来笑得最开心的一次了,主要是那瓶灵液令她的心情好的没法再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