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四十八章 传功授法
    眴雨猜的没错,端坐在静室中的信德的确在以神识关注着寻易的一举一动,而且在此之前他已经传谕门下弟子不许擅动,不管发生什么,任何人都不得跑到防护法阵以外。

    观荷岛弟子占据西方后,正恒岛已经被团团围住,人数多达三千之众,这阵势在紫霄宫实属少见,知道了内情的几十个十一代弟子个个低眉臊脸,对于他们而言,这跟被当猴耍没什么区别,要知道,这些人最低也是元婴初期修为了,大部分都已到了元婴中期,甚至还有两个踏入了元婴后期,如今只因为这个小师叔想要让信德师伯答应他出去玩一圈,他们这帮在蒲云洲都可叱诧风云的人物就被轰赶过来当枪使了,这要传出去脸往哪放啊?

    这些人仗着修为远高于寻易,所以大多在以神念互相交谈着,与寻易关系最好的炎冰自然成了此中主角,炎冰对大家的询问一概报以敷衍的态度,这里没有谁比她更清楚寻易在紫霄宫中的地位了,所以她没有晴雨的那种担忧,方才在找到寻易后,一见寻易的神情她就放弃了劝阻的念头,还很配合的帮其把观荷岛的弟子给带来了。

    令炎冰唯一不放心的是寻易到底想把事情闹多大,庆丰子、普丰子两个元婴中期修士的真正死因是不能讲的秘密,绝大多数紫霄宫的弟子都还蒙在鼓里,但她是深知内情的,因此她晓得,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师叔实际上比那个人人畏之如虎的六师叔信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这个判断是她师尊亲口对她说的。因为心中早有这个认识,是以她比眴雨更能看出眉眼高低。

    其实凭她对寻易的了解,在听闻寻易为了出去玩而没完没了去磨信德时,她就起了疑心,猜测寻易此番出去恐怕是另有目的的,只是猜不出其究竟想去做什么而已,尽管如此,她却从没打算过要阻止寻易。这一方面是因为她不但是紫霄宫内海大管家同时还是千宗会监织司的司议丞,司议丞这职位虽在监织司只排在第四位,但因为知夏是监织司的主官监织令,所以实际上大多监织司的事务都是由她这个作弟子的代为打理的,不管是紫霄宫内海大管家还是监织司的实权人物,这两个身份都令炎冰在蒲云洲修界获得了极广的人脉和不低的地位,这样的人物作什么都不乏底气,带寻易出去转一圈在她看来不过是小事一桩。另一方面,此前紫霄宫威势日堕令她常怀愤郁,如今消失多年的宫主终于有了消息,师祖的生机也得以延续,正是紫霄宫重振威名之时,所以她不怕寻易怀着不良的目的跟自己出去,这小子能再惹出点事来才好呢,上次杀庆丰子的事就让她颇觉痛快。这次的破境让她的底气和惹事的念头都有所增强,虽然已经是元婴中期了,但破境所带来的膨胀感依然还是有的,她还没过去那个劲儿呢。

    此时的寻易展现出了气死人不偿命的风采,高高飘到正恒岛上空后,他什么废话也没说,直接传授起阵法来。提到阵法,这并非玄方派所长,所以寻易在这方面没什么根基,他对阵法的认知大半来源自与西阳的闲聊,西阳本身还是个二把刀呢,加之寻易不求上进的性情,只凭几次闲聊能学来多少就可想而知了。

    但这并不妨碍寻易对着一众大修士摆出一代宗师的威仪,他有那么厚的脸皮,那庄严的神情,那从容的举止,无论怎么看都是令人肃然起敬的,连炎冰都看傻了眼,可他一开口许多人的鼻子顿时就被气歪了,那哪谈得上是什么阵法呀,充其量也就是低等的合击之术罢了,蒲云洲与南靖洲修炼功法虽不同,但合击之术的道理是一样的,高等级的合击之术的确也可归入阵法范畴,但寻易所讲的这种低等级玩意儿跟阵法实在挨不上边。

    一众十一代弟子听了两句就低下了头,三五句后元婴期以上的都低下了头,没到第十句,结丹期的弟子也都低下了头,这些人心里的滋味不问可知,只有些结丹期以下的弟子还在目光灼灼的盯着这位太师祖或太太师祖,期待着接下来能听到点有用的东西。

    晴雨的脸烧得发烫,忍不住对炎冰传去神念道:“你快别让他说了,丢死人了,这要传出去,以后咱们还怎么出紫霄宫的门啊?”

    炎冰咬着嘴唇偷眼看了看依然是满面庄严的寻易,然后对晴雨苦笑着轻轻摇了下头。

    此刻最难受的还不是那些十一代弟子,许多年轻气盛的结丹期弟子肺都要气炸了,有的则因为忍笑都要岔气了,可以肯定,这一定是他们这辈子听到的最烂的一次传功授法,但没人敢在脸上显露出来,因为在这位七仙君开口后不久,他们都收到了长辈的神念告诫,所以只能辛苦的忍着。

    好在寻易的讲授时刻并不长,他那点东西也实在没什么好讲的,众人刚要舒口气时,寻易下面的话让他们彻底崩溃了。

    “此阵法的第一步功法就是这些,你们先以正恒岛的防护法阵为目标勤加练习吧,击破了防护法阵这第一步功法就算练成了,然后我再传你们第二步,都给我听好了,谁也不许懈怠,一日不破法阵就一日不许离开,一年不破一年不许离开,十年不破就给我练十年,有敢违命擅自离开者,视同脱离师门,以后你就不再是紫霄宫弟子了。”

    所有人都呆住了,许多人已经不再掩饰目光中的不满与怒意,把人欺负到这份上就太过份了。

    第一个开口的是二仙君信义门下的八弟子浒盛,他已到了元婴中期修为,因资质高,在十一代弟子中是颇受器重的一位,他与打死小猴的稆盛惺惺相惜关系很好,稆盛因寻易而受罚他本就有怨气,此刻正好借机发作。

    他飞到寻易身前,微微欠了欠身算是施了礼,然后朗声道:“信情师叔,非是晚辈想违命,只是你所传授的功法晚辈们实在看不出有何高明之处,习练只会荒废功夫,再者,我等各有师尊,师叔要教导我们自然是可以的,但强迫我们必须如何作就不合适了吧?晚辈性情鲁莽,言语若有不当之处请师叔见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