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以客留客
    仙玉叹了口气,道:“这孽徒是昨天才回来的,她向我禀报了一事,气得我差点一掌毙了她,正想着该如何派人去跟你说呢,你恰好就来了。”说罢,她对那弟子喝道:“梅音,你如实跟信情师叔禀报!”

    那名叫梅音的弟子上前两步,垂头道:“晚辈前些天无意间撞到了黄冈营的两位道友正在追赶绍绫仙子,晚辈因不知仙子犯了何种过错,是以没敢出手相帮。”

    寻易的心一沉,他来找仙玉就是为向她打探绍绫仙子消息的,如今还没出口打听,坏消息就自己来了。黄冈营隶属于正道九营,这正道九营的职能类似于南靖洲的执律卫,不过权力要大得多。在黄冈营执法时,梅音如果真像她说的那般只是没敢阻拦,那仙玉的神情不会这么难看,很可能是她落井下石的参与抓捕了。

    寻易此刻没心思计较别的,他皱眉问道:“绍绫被抓去了吗?”

    梅音摇头道:“没有,追赶她的二人都是元婴初期修为,很难追上知夏师叔的坐骑,晚辈看到她们朝西北而去了。”

    “这是多少天前的事了?”寻易尽量保持着平静。

    “二十七天前。”

    仙玉哼了一声道:“这孽徒糊涂的紧,遇到此种事不想着即刻回来禀报,却还要执行完自身的公务才回来,气死我了!”

    寻易笑了笑道:“师姐不必生气,绍绫不过是紫霄宫一仆役,梅音师侄觉得没什么要紧的也在情理之中。”对仙玉说完场面话,寻易又转向梅音问道,“抓捕绍绫者为何人?”

    “是啻赨派的符冮与符讷。”梅音说着挥手把二人的模样展现在寻易面前。

    仙玉劝慰道:“你不用着急,我昨天闻报后就派弟子栀音去黄冈营打探了,想来很快就能有消息。”

    寻易沉吟了一下,道:“还是我亲自去一趟吧,有劳姐姐这么费心了,这事若属误会也就罢了,否则我得让这二人给个交代才行。”

    仙玉笑着赞道:“不是姐姐夸你,这气概真不负你紫霄宫七仙君的身份,好样的!不过此事既然是啻赨派的人做的,我看还是让你大师兄出面比较好。”紧接着她又以神念对寻易、炎冰二人道:“啻赨派位列九大门派,可比不得庆丰子所在的明阳派,他们一向与你们紫霄宫不合,这也是我发愁该如何给你们报信的难处之一,姐姐真怕恐落个挑拨之嫌。”

    寻易笑着摇了下头,起身道:“是我把绍绫带进紫霄宫的,她的事我能解决就尽量不麻烦大师兄他们了,请姐姐恕罪,小弟这就告辞了。”

    仙玉皱起眉道:“你这么去让我如何能安心?万一出点事我的罪过就大了,姐姐有心陪你走一趟,可轻云派比不得你们九大门派,不敢随意搅进去,你可不能怪姐姐。”

    寻易笑道:“这我岂能不懂?姐姐这就已经帮我很大忙了,我不会跟他们说是从轻云派得到消息的。”

    仙玉会意的眨了下眼,随即皱眉道:“不管怎样我也不能放你走,你可派炎冰师侄回去送信,请你大师兄定夺吧。”

    寻易坏笑道:“你要再阻拦可就是扣押我了,小心我告你的黑状!”

    仙玉笑道:“我还怕你这个小毛孩子挑拨不成?老实在姐姐这呆着吧,我今天还就是要扣押下你了。”

    寻易半开玩笑道:“我气性可大,还别说一下气死了,就是气出个走火入魔你都担待不起,哈哈哈,好了,姐姐,我就是去看看,如果能解决就把事情给解决了,不给师兄他们添麻烦了,如果解决不了再请他们出面,你还担心黄冈营的那些人敢动我不成?”

    仙玉道:“话是这么说,可万一有个意外如何是好?”

    寻易撇嘴道:“你这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紫霄宫啊?谁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要他的小命!”

    仙玉无奈道:“你真是比小魔君还霸道,我们小门小派的自然是难免小家子气,姐姐不敢教你如何做事,免得折损了你的豪气,罢了,反正那帮人也不能把你怎样,如果孤云展也留不下你,那我就不管了。”

    “孤云展?!”寻易诧异的看着她。

    仙玉对那个容貌最美的弟子吩咐道:“兰音,去把孤云展找来,让他劝劝咱们这位七仙君。”

    “孤云展在这里?”寻易追问道。

    仙玉面色平静道:“来了有些日子了,每次圣门开启之期,都会有些人提前到这里赌丝,姐姐可是干这行的,在此期间,这里将是蒲云洲最大的一个赌局。”

    “你可真会作生意,那个圣门不会只是个噱头吧?”

    仙玉含笑瞋了他一眼,啐道:“一肚子下作念头,圣门之事当然是真的。”

    二人说笑间,孤云展阔步而入。

    寻易迎上前责怪道:“有这么大的热闹你怎么也不喊我一声呢?输了还是赢了?”

    孤云展没有答他的话,而是用惊讶的眼神看着他道:“你的修为又提升了这么多?!”

    寻易没好气道:“别打岔,我问你呢,输了还是赢了?我最近手头紧,你要赢了快分我点。”

    孤云展笑道:“少跟我哭穷,走,我得跟你好好赌几局,以雪前耻。”

    寻易斜着眼道:“你倒真听你仙玉师叔的话,她让你留我你就留我是吧?”

    孤云展面色有些尴尬道:“不敢赌就说不敢赌的,说这话就没意思了。”

    寻易见状心中升起疑惑,歪着头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他看。

    孤云展被他看得很不在,哂笑道:“看什么你?”

    寻易负手而立,笑眯眯道:“你好像还没给我施礼呢吧,孤云展师侄。”

    孤云展愣了一下,然后用鼻孔重重出了口气,勉强微微躬了躬身子,口中含含糊糊道:“拜见信情师叔。”

    寻易哈哈而笑,众人亦随之而笑,寻易偷眼扫见那个把孤云展找来的兰音虽然也是在笑,却是低着头的,而且俏脸满是红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