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搜!
    一上来就要搜魂!

    峰涯子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年纪轻轻看起来又文质彬彬的小修士竟会如此霸道!

    醒过味儿来后,峰涯子急声喝道:“不可!且慢动手!”

    炎冰与晨露此刻已经擒住了符冮,两个元婴中期修士对付一个元婴初期修士自然是手到擒来,符冮没了刚才的倨傲之气,脸色都发白了,如果真被搜魂,对方会不会借机废了他可就难说了,毕竟搜魂风险太大,一句“他不配合”就能推掉大半责任。

    峰涯子阴沉下脸对寻易道:“七仙君这么做就太欺人了吧?怎么说符冮此刻也是黄冈营的人,你就算不给啻赨派的面子,也不能不把千宗会的律条放在眼里吧?退一步讲,符冮就算有失职之处,也该由黄冈营来处置吧?”

    寻易知道人家说的没错,可绍绫的下落不但关系到紫霄宫虚水下的隐秘更关系到镜水仙妃的安危,他必须得尽快弄清楚绍绫的处境,弄清楚这两项隐秘有没有被泄露才能决定接下来该怎么作,所以他先对炎冰与晨露吩咐道:

    “搜!只搜他追捕绍绫那段记忆即可,有什么罪责我担着,谁敢上来抢人下手不用留情!”看到炎冰面露迟疑,他目光一寒,却并未多说什么,转而慢条斯理的对峰涯子道:“小弟来蒲云洲时日尚短,还真没人给我讲解过千宗会的律条,敢问师兄,像我这般作,会受什么刑罚?”

    峰涯子心里当然清楚,律条对紫霄宫七仙君这种身份的人就是形同虚设,这么点小事就算啻赨派想较真也奈何不了他,何况他此刻心里很发虚,不知道自己的两个弟子究竟对绍绫仙子作了什么,是以他无暇跟寻易纠缠,厉声对炎冰道:“不得动手,你在黄冈营前劫持黄冈营的人,还把黄冈营放在眼里吗?”

    他这可是犯糊涂了,炎冰本来还有些犹豫,听他这么说,当即冷笑道:“我七师叔刚才说的明白,现在我们怀疑这两个混账害死了绍绫,既然他们不肯道出实情,那紫霄宫就要自己弄个清楚,事关我宫弟子生死,搜过魂后你再与我们理论不迟,即便把官司打到刑律司,我紫霄宫也奉陪到底!”

    在她说话间,四个在黄冈营中担职的紫霄宫弟子闻讯而来,见这阵势,四人二话不说的就护在了寻易身旁。

    炎冰言毕,伸指就朝符冮额前点去。

    “住手!”随着一道神念传来,一位满脸褶皱的老者出现在众人面前,他正是黄冈营的都统,炼魂派的十三代弟子冥通,他早就察知了寻易等人的到来,也看出三人来意不善了,炼魂派素与紫霄宫交好,得知此三人是冲符冮与符讷而来后,他就打算装不知道了,无奈峰涯子在见到炎冰真的要搜符冮的魂时对他连传了数道神念求助,这他就没法不出面了。

    喝住炎冰后,他面带笑容道:“贤侄有话好说,可别让师伯太为难。”

    炎冰与晨露皆施礼拜见,对冥通她们显得比对峰涯子可恭敬多了。

    冥通笑容可掬的对寻易道:“信情师弟,愚兄因困于值守,未能去参加你的入门庆典,师弟可不要挑愚兄的礼,虽不曾谋面,但我可没少听说你的传闻,今日既到了师兄这里,咱们可要多亲近亲近,来来来,且到营中一叙。”

    寻易亦报以笑容道:“小弟冒昧而来,未曾先去拜见师兄,请师兄恕罪。”

    冥通哈哈笑道:“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师弟这行事风格可是直追你六师兄啊,有什么话进去说吧,此事我一定会秉公处断的。”

    寻易收敛笑容摇摇头道:“绍绫生死未知,小弟急欲知道她的下落,请师兄成全。”

    冥通点头道:“此事容易。”说罢他转向符冮,“还不快把当时的影像展现出来给大家看!”

    符冮面露难色,求助的望向自己的师尊。

    寻易不等峰涯子说话,就冷声道:“炎冰,既然他还不肯说,那就搜他的魂,别耽搁了。”

    “我说我说!”符冮看出师尊显然是护不住自己了,急忙连声表态。

    “晚了!”寻易眼中泛出寒光,对炎冰吩咐道:“搜!”他这可不是无端多事,而是怕绍绫在迫不得已之下对这二人泄露过什么隐秘,如果是那样的话,符冮、符讷这二人都得死,绝不能让符冮把音像展示在众人面前。

    寻易的这份霸道,让冥通不由皱起了眉,在他看来,寻易这是执意要以牙还牙的报复啻赨派,不过这同时也算是不给自己这个黄冈营统领面子了。

    峰涯子见冥通似是无意阻拦,这下他可不干了,暗中以神念愤愤不平的质问道:“冥通道友,难道你就看着自己部下在营门前遭此羞辱吗?!不怕寒了大家的心吗!”

    冥通无奈的开口道:“信情师弟,且住手!”

    寻易对炎冰递了个尽管放手去做的眼神,然后面带笑容的对冥通道:“请恕小弟无理了,他啻赨派滥用职权公报私仇,故意刁难我紫霄宫门下,我紫霄宫若连这都忍下了,以后弟子们还怎么在外面行走?绍绫若无恙也就罢了,若有个三长两短,这两个人一个也活不成,搜魂只是一报还一报,此事与黄冈营无关,是我两派的私怨,啻赨派若不服气,大可去刑律司告,不论如何今天这魂我是搜定了,得罪之处请师兄海涵,小弟给您陪不是了。”他说完躬身深深的行了一礼。

    冥通为难道:“可这毕竟是在我的黄冈营门前,师兄我……”

    寻易扬手打断他道:“小弟知道这让师兄很为难,师兄若觉得无法容忍就出手吧。”他说罢挥指一划,以灵气在冥通一方的众人前面幻化出一道白线,然后转头对紫霄宫的六人森然道,“有胆敢越过此线者,一律给我击杀,我命你们以命相搏不得留情,有违抗者以叛逆论处,不管杀的是谁,我保你们绝不会受任何刑罚,一切有我担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