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七荒凶地
    又是拿狠话吓唬人,炎冰听着直想笑,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再不动手搜魂损的就不止是紫霄宫七仙君的面子了,所以她坚决的把手指点在了符冮的额头上。

    晨露等五个紫霄宫弟子可都心里发慌了,这位小师叔的强悍既让他们觉得扬威提气又令他们心惊胆战,还没怎么样就要以命相搏啊!紫霄宫与啻赨派明争暗斗数千年,背后下黑手的事彼此都干过,但像这样明刀明枪对着干的场面还真没几次,况且这位小师叔此刻叫板的还不止是一个啻赨派,把整个黄冈营都算进去了,所以这五人面色都异常凝重,各持法宝严阵以待,他们心里都明白,此刻自己的一举一动皆事关紫霄宫声誉,他们没有丝毫退缩的余地,否则面临的将是紫霄宫无情的追杀!

    冥通的面色变得冷峻了,人家当着面搜他属下的魂,不管心里多偏向紫霄宫,该作的样子还是要作的,而且他也的确对寻易有些不满,不满归不满,他还是以神念遍告黄冈营中的众将士,各守其位不得擅动。紫霄宫与啻赨派在黄冈营内都是有各自亲近势力的,一旦这两派真动了手,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眼见炎冰开始搜符冮的魂,啻赨派那边一众人的愤怒不言可知,他们个个怒目而视,但没有一个人敢踏前一步,不为别的,只因他们面对的是紫霄宫的七仙君,正天仙尊的关门弟子!

    花蕊仙妃开启紫霄宫广邀各方大神通相聚,其主要意图之一就是告诫各方,这个弟子谁都不许动!这一点仙妃表露的很清楚了,大家可以不惧延长了寿限的花蕊仙妃,但没有人敢把修为已不可测的正天仙尊不放在眼里,就算正天仙尊的修为依然是化羽初期,凭他那脾气也没有人敢轻易招惹,所以这些大神通们回去后大多对门下作了相同的叮嘱:尽量别惹紫霄宫,尤其是七仙君!

    啻赨派的老祖正是在那天亲自动手搜了寻易魂的升江仙尊,其对门下的嘱咐也是最严厉的。

    寻易对此倒所知不多,因为花蕊仙妃怕他知道有了倚仗后会骄横胡为,所以才会在与大家谈得差不多时才让信德把他带进大殿内。

    其实花蕊仙妃这纯属多此一举,以寻易的为人,若非逼急了你让他去作无理的事他也不会去做,可若真逼急了,那就什么约束都不管用了,因为他不怕死呀,对这种人谁都没辙。

    寻易现在就被逼急了!

    搜完魂的炎冰嘴角现出一丝冷笑,把神情呆滞的符冮甩给身后的一个弟子后,她把寻易拉进了自己护体神光,展示完所搜的记忆后,在寻易的准许下,她扬手把画面显示在众人面前。

    如寻易猜测的一般,符冮与符讷见到悠闲回归紫霄宫的绍绫仙子后,二人当即就起了公报私仇的心思,绍绫仙子被拦住后对他们的询问一一作了解答,可这二人以不信为由,非要带绍绫回黄冈营详加审讯,他们倒是没敢擅自搜魂,这两个自作聪明的家伙觉得以怀疑绍绫仙子偷盗青鸾为由头,把她带回去审讯一番,能审出点什么最好,审不出什么,也是给了紫霄宫一个哑巴亏。

    绍绫仙子的逃跑让这二人以为捡到了宝,契而不舍的一路狂追下去,以他二人的修为要想追上乘坐青鸾的绍绫本不太可能,但轻云派的那个梅音很快就加入进来,梅音已有元婴中期修为,她可能是顾忌与紫霄宫的关系,所以并不直接抓捕绍绫,而是不停挡在绍绫前方捣乱,逼得绍绫不住转向,狼狈不堪,直至最后被逼无奈,一头扎进了七荒凶地。

    看完影像,峰涯子等人都垂下了头,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三人是故意把绍绫逼进七荒凶地的。

    七荒凶地是一处广阔难测的荒蛮之地,那里不但灵气稀薄,更兼藏有诸多凶险,所以一般人都不会进入其中,正因如此,七荒凶地就成了一些走投无路之人的避难之所,此中最多的当然是那些穷凶极恶之人,这些人的入驻令七荒凶地变得更加凶险,千宗会对此地的态度是坐视不管,这里面的道理就不能明说了,一个这么好的藏污纳垢之地对于手脚都不干净的各大门派而言那是有千般妙用的。

    收了影像的炎冰冷声对峰涯子道:“你还有何话说?”

    峰涯子强辩道:“符冮与符讷所作所为只是尽忠职守而已,致使绍绫进入七荒凶地的主要还是轻云派的梅音,符冮与符讷并无这个本事。”

    炎冰双眉一挑道:“梅音若非得了符冮与符讷的指使会这么作吗?是他三人合力把绍绫赶进七荒凶地的,梅音那笔帐我们自会找她去算,你的这两个弟子该当主谋之罪!”

    峰涯子转向冥通道:“此事统领可要给符冮与符讷主持公道,他们盘查绍绫是因为绍绫确有可疑之处,这无可指责,呼唤路过的梅音让其帮忙抓捕,这也是律条所允许的,致使绍绫进入七荒凶地的主要罪责该由谁承担,我想大家都能看出来,请都统为属下做主。”符冮、符讷与梅音都不是傻子,所以在整个抓捕过程中三人没有过多的沟通,把绍绫逼进凶地看似的确是梅音主导的,符冮与符讷默契的作出了配合,峰涯子这么辩解倒不全是强词夺理。

    冥通皱眉看向寻易等人,紧闭双唇没有说话。

    炎冰道:“这事恐怕冥通师叔不宜插手,有什么话咱们到正道总营去说吧,正道总营不能给我们一个公道,那我们就告到刑律司,不让这两个混账抵命,我们绝不罢休!”

    峰涯子听她这么说,知道不服软不行了,遂苦着脸对炎冰暗传神念道:“贤侄消消火气,此事牵扯到了轻云派,闹大了对各方都没好处,不管怎么说吧,把绍绫逼进凶地我这两个弟子肯定难脱干系,该怎样赔偿好商量,以和为贵吧,别为这么点小事撕破脸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