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两座桥
    寻易看到的苏婉并非是其当时的状态,而是在一片模糊的背景中显现出来的一个身形,这个身形要比上次看到的清晰了许多,苏婉似乎能感受到他的存在般,蹙着秀眉一直在朝他这边看,眼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

    “师尊。”寻易试着小声喊了一下,当然,这只是在牵心果灵性幻化出的奇境中发出的呼喊,犹如在梦中一般,见苏婉对这声呼唤没作出什么反应,寻易又加大音量喊了两声,苏婉似有察觉般,警惕的用目光四下搜寻起来。

    寻易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忍住,扯着脖子喊了起来:“师尊!我是寻易,我是来向您道别的!”

    这下苏婉显得更惊慌了,露出如临大敌的神色。

    寻易明白再喊也没用了,他不忍让苏婉多受惊吓,深深的凝视了一会这个令他甘愿弃世轮回的秀丽佳人,寻易含笑转动了心念。

    不知为何镜水仙妃的身影比上次见到的还要模糊,而且只出现了一小会就再也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比苏婉身影还要清晰许多的画面,沈清出现了!

    这次背景不再是模糊一片了,能够看清有一条浊浪翻涌的大河,河上有一座长长的石桥直达对岸,这座桥边上还有一座石桥,它是诡异的通往空中的,尽头是茫茫云海,沈清所处的位置就在两座桥的前方,她面前则是两头形状怪异的凶兽,个头比老虎还大,两头凶兽皆张着血盆大口,狂暴的朝沈清撕咬,沈清似乎失去了飞行的法力,一边勉力抵抗着两头凶兽的攻击,一边不住回头去看那两座桥,她满眼惊恐与焦急,看似是不知该上哪座桥才好的样子,而更紧急的是那两座桥都在崩塌,嘎嘎作响中,不停有石块崩落。

    “快跑啊!快上桥啊!”寻易焦急的大喊。

    “我不知该上哪一座桥才好,你知道向上的那座桥通往何处吗?”沈清急切的问。

    寻易怔住了,喃喃道:“你能听见我说话?”

    沈清奋力击退一头凶兽,气喘吁吁道:“当然能听到,望前辈指点迷津,晚辈该上哪座桥才对,我绝不能选错。”

    眼见两座石桥崩塌的越来越厉害,寻易急声道:“再迟疑你哪座桥都上不了了,保命要紧,哪还顾得上对错!”

    沈清回头看了一眼两座桥,脸色愈加焦急,却依然下不定决心。

    寻易怒声喝道:“蠢货!走河上的桥,桥断了掉入水中你还有活命的机会!”

    “这我知道,可……”沈清不甘心的望了一眼通往云中的桥。

    寻易看出了她的不舍,厉声催促道:“想赌一次那就往上爬!快点!是险中求福还是稳中求活都不算错,依心而为就是了,因迟疑而丧命的才是蠢货!”

    听了这话,沈清的目光沉静下来,奋起余勇把两头凶兽暂时驱开后,她咬着樱唇看了一眼两座桥,然后疾步冲上了那座通往云端的石桥。

    寻易提心吊胆的看着她奔跑在崩塌中的石桥上,紧张得连口大气都不敢喘,每块崩落的石块都令他心头一跳。

    两头凶兽一前一后紧随着沈清冲上了桥,当沈清差不多跑到桥的一半时,两头凶兽把脚下的桥压断了,连接地面的那段桥身轰然倒塌下来,两头凶兽中的一头掉了下去,另一头依然紧追在沈清身后!

    桥塌的那一刻,寻易吓得惊呼了一声,看到上面的桥身没有随着断落,他提到嗓子眼的心仍放不下丝毫,因为剩余的那头凶兽距离沈清越来越近了,只要一个纵跃就能扑倒沈清。

    “快跑!要追上你了!”寻易急声大喊,真恨不得能上去帮沈清一把,可不管他怎么努力,却半点也前进不得。

    沈清听到了他的呼喊,跑得更加拼命,此时的衣袂飘扬全然没有丝毫飘逸之感,反而衬托得她万分狼狈。

    终于看到沈清就要跑到天桥的尽头了,寻易刚要把一直憋在胸中的一腔浊气呼出来,却愕然看到云雾前面一段丈余长的桥身突然断落下来!紧接着,残存的桥身开始迅速分崩离析!

    寻易头脑中嗡嗡作响,瞪大眼看着沈清在最后一刻纵身跃起想要跳入云雾中,可看样子她是绝跳不出那么远的,恰在此时,河上的石桥也彻底崩塌了,轰隆之声震人心弦,随之一切都消失了……。

    睁开眼的寻易惊恐的打了个寒颤,他的后背已经全是冷汗,刚缓过神来,他就急急的再次催动牵心果的灵性,不管怎样,他也要看看沈清到底如何了。可惜的是,任他怎么催动,也无法再进入奇境了,牵心果的灵性不能在短时内连续催动,这一点镜水仙妃告诉过他,徒劳的尝试了几次后,他难过的叹了口气,两眼呆呆的望着身前的草地,满心的悲伤都挂在了脸上。

    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是无法看到所想之人的真实境况的,沈清应该是并没有身处那种险境,他刚才所看到的不过是一种幻象,可按镜水仙妃的说法,这种幻象是与对方心境相关的,沈清的图影之所以如此清晰,那多半是她此刻正在冥思静悟,由此不难推断那两座桥寓意着她在道途上遇到了攸关生死进退的真慧障,桥在崩塌她都还在迟疑,可见这道关卡对她而言是多么的艰难。

    桥毁了,沈清有没有跳过去?寻易又叹了口气,无力躺倒下去,不愿再去想那个心知不太好的结局,转而思索起自己刚才对沈清所作的指导有无欠妥之处,如果自己要是一开始就顺着她的话,冒充前辈高人指点她走河上那座比天桥短许多的桥,那她应该是能跑过去的,可如此就难保两头凶兽也能平安的追过去了。

    想了一会寻易就觉得琢磨这些没什么意义,道途上的每道关卡都是无法用常理推断的,自己凭牵心果灵性无端干扰了沈清闯关的进程,为原本的扑朔迷离又添了变数,如果是自己害了她,那下辈子偿还她好了,反正自己是问心无愧的,想来这笔账也不难偿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