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她闯过去了
    现在想到沈清寻易不再那么躲躲闪闪的了,遇到沈清时,正是他自认已经放下了苏婉的时候,所以这个让他觉得很特别的女修就自然而然的走进了他的心里。

    寻易一直不愿意承认对沈清的感情是爱慕,其根源当然还是在苏婉身上,即便寻易真当自己已经放下了苏婉的那段日子,苏婉的影子却依然深深的印在他心底,所以每当他想到沈清时不自觉的都会躲躲闪闪。

    如今他敢于正视自己对苏婉的真实感情了,对沈清的微妙情感也就淡下去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沈清的欣赏,无论是沈清那傲然脱俗的冷艳,还是其镇定果敢的行事风格,都令寻易渴望与其接近,是以此刻他非常为沈清担心。

    在南靖洲的一处幽静小山谷中,盘膝打坐了一个月的沈清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清澈的目光中闪烁着从心间荡漾出来的喜悦,而眼底却透露出一丝难解的迷惑。

    “幸事啊,我这些天可一直揪着心,你总算是闯过来了。”随着这句开怀的话语,仙风道骨的慈航仙尊走进了小木屋。

    沈清惊喜的起身而拜,口中问道:“师尊您是何时来的?”

    慈航仙尊含笑看着她道:“半个月前你五师兄来看你,发觉你情况不太对,很可能是在闯道障,我不放心就赶过来看了。”

    沈清展颜笑道:“多谢师尊厚爱,弟子扰您清修了。”

    慈航仙尊欣慰道:“闯过来就好,先前看你的样子,我还真怕你过不了这道坎呢,可喜可贺啊,好好感悟一下闯关所得吧,为师去了。”

    “师尊……”沈清唤了一声,欲言又止的却没有说下去。

    “嗯?有什么事尽管明言。”慈航仙尊微笑着看着她。

    沈清迟疑了一下,然后露出笑容,摇摇头道:“我还是自己琢磨吧,想不明白再去找您。”

    慈航仙尊深知她自立自强的性情,遂点点头,转身欲走时忽然想起一事,回头道:“那个人又扰过你吗?”他心念微动,把寻易的身影显示在沈清面前。

    “没有。”沈清当即摇头。

    “那就好。”慈航仙尊说罢,身形随之消失了。

    慈航仙尊走后,沈清静静的坐了一会,她左手轻弹出一个豆粒大小的灵气小肥猪,小肥猪肚子处则是寻易的头像,她歪着头看了一会,接着右手轻弹,用一道灵力把小肥猪击碎,随后蹙着眉轻轻摇了摇头,否定了那个刚才指点她闯过真慧障的声音是来自这个人,道理很简单,以前这小子出现时,自己脑海中是能显现出其身影的,而且他从未说过一句话,而这次,却只有声音而无身影,且那声音听起来也不像是这小子的。

    苏婉这次的感受也与沈清相似,所以寻易才看到了她犹疑且戒备的样子,但苏婉依然觉得突来的莫名感觉与寻易有关。

    之所这次二人都没能在脑海中浮现出寻易的模样,那是因为寻易刚经历了念止状态,一切情感都还没怎么从沉寂中苏醒过来就催动了牵心果的灵性,这种情况太罕见了,所以连镜水仙妃都是不了解的,寻易就更是不明所以了。

    至于沈清觉得声音对不上,那是因为寻易修为太浅,无法在奇境中真实展现出一切,况且上次他在沈清面前说话一直都是平静自若的,而这次几乎是从头喊到尾,沈清认定那不是他的声音也就不足为奇了。

    为了这新增的忧虑又呆想了半天的寻易,在收拾好心怀后再次上路了,他换下了紫霄宫的道袍,换上了一件品质为中下等的天青色道袍,这件道袍是他偷偷为自己准备下的,刚来蒲云洲时,因道袍惹出的麻烦他是记忆犹新的,为了逃跑大计,准备件寻常的道袍是必须要做的事。

    在进七荒凶地前,他是考虑到要把惹眼的上品道袍换下来的,放走灵雕后因好奇光顾着四下观看凶地景致了,反而忘了道袍的事,白白惹来了一场麻烦。其实他这是想多了,就算他穿的不是上品道袍,那三人也不会轻易放过他,在这灵气稀薄的地方,哪怕能抢来一块灵石也是好的。

    在寻易上路后不久,守在七荒凶地外面的炎冰等来第一个救兵,最先来的竟然不是离此最近的清秋而是信德的四弟子荆盛!

    看到被荆盛以灵力托在身前的青鸾,炎冰当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只青鸾正是她师尊的,也就是绍绫所乘的那只,她心疼的上前摸了摸神情萎靡的青鸾,对荆盛问道:“是大师伯派你来的?”

    荆盛点头道:“听说这只青鸾受伤独自而归,师尊立即就派我带着它出来查个究竟,出了紫霄宫它就把我一直引到这里来了。”说到这里他困惑的看着炎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绍绫莫非进了凶地?”

    炎冰重重的哼了一声道:“何止是绍绫,咱们那位七爷也进去了,我这些天都急得要自尽了,这位小祖宗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可怎么跟师尊交代呀!”

    “你说的是小师叔?!他进凶地了?!”荆盛惊得瞪起了眼。

    炎冰愁苦道:“可不就是他,要是别人我用得着急成这样嘛!”

    荆盛急道:“那你不进去找,怎么也不回去报个信呢!他进去那不是……那不是羊入狼窝嘛!你怎么就放他……”

    炎冰气恼的打断他道:“我要不是情非得已能傻到在这里等吗?详情回头再说吧,你打算怎么办?”

    荆盛惹不起炎冰,听她这么问不由露出了苦相,吸着气问:“他进去多久了?”

    “八天了。”炎冰有点像是跟自己赌气似的的说。

    “八……天了。”荆盛咧了下嘴,想了想道:“那就算不出事也已经深入凶地了,凭咱俩进去找可能够呛,要不我回去禀报师尊吧。”

    炎冰毫不掩饰的撇了撇嘴,道:“不必了,已经派人去请诸位师叔师伯了,你要不愿进去找,就在这等着吧。”

    荆盛苦笑道:“要不咱俩先进去?”

    炎冰气道:“我要能进去我早进去了,还等到现在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