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八十六章 他让我听你的
    五千里,这是个漫长到足以令凡人生出恐惧的距离,而在结丹修士看来却是微不足道的。在虚针漠地飞行了五千里,江达这个元婴修士竟有了虚脱之感,用时也超过了半个时辰,他不敢飞得太快,太快的话撞上虚针尚来不及作出反应后面二人就被穿糖葫芦了。

    寻易估算着差不多该轮换了,遂扬声唤江达停下。

    江达回头对他道:“我们不能占太多便宜,多走两千里再轮换吧。”

    寻易客气道:“不用不用,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攀着虹姐姐呢,理该就咱们俩个探路,说好的五千里轮换就五千里。”

    江达笑了笑道:“按我说的办吧。”说罢扭回头继续朝前飞去。

    寻易没多作争执,转而对月虹开玩笑道:“我是嫌他飞得太慢了,他可真够不知趣的。”

    月虹勉强挤出个笑容,对于江达坚持多探一段路的做法她无话可说,按理也该如此,即使是多出两千里依然是占人家便宜的,可她真的很为夫君担心,对寻易有好感归有好感的,那远远比不得他们夫妻间的深厚情义,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她巴不得寻易能早点替换下江达,可这话没法说出口。

    寻易不跟江达争抢是因为觉得那样太虚假做作了,抛开月虹不提,仅凭先前他们俩偷偷跟在自己身后走了三万多里那笔帐,他也有理由安心接受江达作出的这个安排。看出月虹无心说笑了,他也就闭上了嘴。

    默默飞行间,寻易回想着那头妖兽惨死前流泪的样子以及那两只幼崽惊恐无助的神情,他在心下不禁暗自唏嘘起来,其实寻易的心肠说不上有多慈善,无端斩杀妖兽的事他不是没做过,在被苏婉从身边赶走时,仅仅因为满腔苦闷无处发泄他就携怒杀了不只一头妖兽,他的那些慈善一半是来自对夙缘的敬畏,一半来自对弱者的同情。

    就在不久前,江达这对夫妻在他眼里还是最值得同情的,可转眼间他们俩就给妖兽一家造成了灭顶之灾,那只妖兽及两只幼兽俨然比他俩更值得同情。

    寻易这样想的时候并没生出怪罪这对夫妻的念头,杀妖兽取内丹,在人族看来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了,况且这对夫妻受当前窘境所迫,得到一颗内丹就意味着得到了一点活下去的机会,或许也只有生活优越的人和自己这类超然于生死之外的人才有闲心生出这样的慈悲吧,如果是师尊处于这二人的境况中,她会斩杀那头妖兽吗?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念头把寻易困扰住了,他真不敢断定苏婉会怎么做,凭着对苏婉性情的了解作了一番推测后,他暗自苦笑了一下,苏婉会怎么做他虽无法判断,但如果他是和苏婉在一起的话,也就是处于江达的位置,那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掉妖兽以获取内丹,这么看来自己此刻对妖兽一家的悲悯之心是何其廉价啊,想通此节,他心中因妖兽一家悲惨遭遇而生出的阴郁之情顿时散去了大半,不过母兽为护子而不惜以命相搏的悲壮和两只幼兽凄惶的样子还是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里,这是他永远也忘不掉的了。

    还是那句话,在生命之旅中,任何假设都是没有意义的,假设中的寻易不是寻易,什么样的境遇造就什么样的人。寻易没有机会为了苏婉而去杀那头妖兽,上天给他的机会是让他有心境去留意母兽死前留下的那两行泪水,让他有此刻的思索与品悟,虽然他想了一大圈最后差不多又回到了原地,但印在他心底的那些难以磨灭的东西已经成为了他今后悟道的财富。

    杀妖兽的江达得到了一颗内丹,旁观的寻易却得到了一次感悟。在上天排演的人生大戏中,很多时候那些吸引目光的人物往往只是个配角,受上天眷顾的主角却往往是那个默默无闻的冷眼旁观者。

    终于又熬过了提心吊胆的两千里,江达身心俱疲的舒了口气,转身向寻易轻轻点了点头。

    刚经历了一通胡乱感悟的寻易显得愈发的从容,扔下一句“你们别跟太近。”后就御剑向前飞去。

    看着寻易的背影,江达微微皱了下眉头,对月虹暗传神念道:“我怎么觉得他好像跟变了个人似的,你有察觉吗?”

    月虹疑惑的以神念答道:“他怎么了?我没觉得他有什么变化呀。”

    江达眯了下眼,然后缓缓摇摇头,道:“走吧,他飞得太快了,咱们真不能靠得太近。”说完就朝前飞去。

    月虹跟在他身后,忍不住以神念问道:“你看出他有什么变化了?”

    江达送回神念道:“看似是心境有所提升样子,他的眼神有明显的变化。”

    月虹好奇心大起,扬声对前面的寻易道:“公孙小弟,有人说你心境刚刚有所提升了,快转回头来让姐姐看看。”

    寻易扭回头,坏笑道:“那是他眼瞎,你以后可别信那人的话了。”

    月虹扑哧一笑,先从后面推了江达一把,然后才对寻易道:“我看也是,以后真不能听他的了,你快转回头专心探路吧。”说完她对江达传去神念道,“是你眼瞎还是我眼瞎?反正我看他不像是心境提升了的。”

    “不听我的你以后就听他的吧。”江达先回了一道打趣的神念,随后再传神念道,“也许是我看错了,他现在的样子的确不像心境提升的。”

    月虹掩嘴而笑,扬声对寻易道:“那人承认自己眼瞎了,还让我以后听你的呢。”

    寻易哈哈大笑,江达也露出了笑容,月虹完全是为了他才来到七荒凶地的,深深的愧疚感一直令他心中发痛,一百多年来这是月虹第一次发出开心的笑声,看到娇妻的欢颜他由衷的感到欣慰。

    寻易笑过后,冷嘲热讽道:“还说没亲亲热热呢,我可都看到了,唉,我感觉好别扭啊。”

    月虹笑啐道“我拍他一下就是亲亲热热了?你这小屁孩事儿还真多,怎么不把你别扭死呢!快专心探路吧,你怎么那么没心没肺呢,这时候还有心说笑!”说到最后她不由收了笑容重又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寻易满不在乎道:“反正又发现不了虚针,左右都是撞大运,专心又有何用?还不如……啊!”他话没说完就发出了一声惊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