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姐姐好厉害
    ?被抛弃的寻易无奈的取出一方染着三种颜色的绢帕,抖了两下后,他的身形在原地消失了,这是三师姐清秋给的法宝“遁影”,他还有一张灵纹派的极品隐身符箓,但既然对方只是个与江达修为相当的元婴初期修士,那就没必要急着浪费符箓了,他想靠“遁影”先试一下。

    来者是个形容枯朽的老者,见到这边的人开始逃跑了,他当即舍下那个奄奄一息的倒霉鬼,施展急行之术追了过来,如江达所料,此人率先把寻易当成了目标,看到寻易忽然消失后,他并未太在意,认为只要到了附近就能看破这结丹修士施展的障眼法,可直到他来到了寻易先前站立的位置也没能发现对方的踪迹,这让他有点吃惊,此时没工夫多耽搁,既然这小子有高品级的隐形法宝,那就只能去追另外二人了。

    奔逃中的江达看到来人没停下来搜找寻易而是冲他们来了,心中立时叫起苦来,能修炼到元婴期的人都不会是傻子,江达当然能猜透其中的原因,心念电转之下,他当机立断的改变了方向,兜着圈子想绕回寻易所在的位置,他想到了寻易最后对他说的那句话,那小子既然有如此高品级的隐形法宝,说不准就会有威力不凡的攻击宝物。在来人的急追之下,逃跑肯定是无望了,唯有赌上一赌了。

    一个大圈子兜下来,那老者也差不多要追到身后了。

    江达大声喊道:“公孙道友,我知道对不起你,但大敌当前,望你看在月虹的面子上施以援手,剩下的路途全由我来探路,决不食言!”

    老者哂笑道:“你喊得可是那个结丹小修士?老夫倒盼着能多个探路鬼呢,你觉得他敢露面?”

    江达对月虹暗传了一道神念,然后催动飞剑挡住老者道:“你我修为相当,我虽受了点伤,但谅你也讨不到便宜,与其两败俱伤不如各走各的路。”

    老者看着江达那只光着的脚,冷笑道:“被虚针刺中不能说是受了点伤吧?你要识趣就乖乖就缚,免得我浪费力气,出了这片区域我可以放你们走,否则的话,哼,有你们好受的!”

    江达见月虹紧闭双唇一声不吭,不由急道:“你快喊他出来呀!”之前他给月虹的那道神念就是让她求寻易出来相助。

    老者其实对那个拥有不凡隐身宝物的小修士也不无忌惮之心,见江达不肯乖乖就缚,遂二话不说的挥剑而上,只要制服了这个元婴修士,那小修士即便敢现身出来也不足惧了。

    月虹见二人动起了手,她含着眼泪喊道:“公孙小弟……”只喊了这四个字她的眼泪就掉落下来,因为亏欠人家太多,她实在没脸在此刻喊人家出来陪着送死了,发着狠对老者掷去飞剑后,她的身子随之被震飞,彼此修为差了足足一个等级,她的攻击对老者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

    月虹顾不得摸去嘴角的鲜血,嘶声喊道:“小弟,快走!”喊完她一刻不停的又朝老者扑去,这次她不是御剑攻击了,而是双手握剑,身与剑合,发出了拼命一击!

    江达见妻子拼了命,他也豁出去了,同样是持剑扑身而上!

    三人皆没有什么像样的法宝,打起来全凭硬碰硬,老者如果硬抗了这两下自己也不会好受,况且他是不能把这二人杀死的,当前局势下,与之缠斗才是上策,在他想退后躲避时,猛然察觉身后有一道凌厉的杀气急袭而至!

    看准时机的寻易出手了!被全力催动的斩邪刀迸发出了青幽幽的寒光,那光芒并不刺目,但却有摧人心胆的法力,这飞来的一刀无论在速度还是在威力上都要强于月虹的合身一击!

    老者想要躲避已然来不及了,只得运起七分之力去抵挡江达,用出两分之力去迎击斩邪刀,最后的一分留给了月虹。

    江达的攻击当然是最迅疾的,两把宝剑相交时,他与老者同时发出了一声闷哼,紧接着,斩邪刀被一道灵力击得飞入半空,老者心神大震之下方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把刀的威力,心中刚起了无论如何也要先杀掉后面这个人的念头,一道乌光就已经穿透了他的护体神光,至死他也难以相信那堪称极品等级的斩邪刀居然只是佯攻,这个结丹期的修士竟还有一件灵宝!

    离砚斩掉老者脑袋时,月虹也已杀至,她本是抱着必死之心的,那把品质寻常的宝剑被她催动得绽放出雪亮的光芒,老者的尸身连同那功力尚浅的元婴皆被剑芒摧毁,爆出一片细碎的血雾。

    停住身形的月虹转回身愕然的看着那片慢慢落下的血雾,一时傻在了那里。

    寻易挑起拇指赞道:“姐姐好厉害!一剑就把这老头儿给宰了。”

    月虹虽然有点发傻,但还不至于傻到那份上,她惊疑的看向江达,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寻易接口道:“这不明摆着吗,在我们俩合力攻击下,老头儿无力抵挡你这一剑了,他低估你了,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江达见寻易信口胡说,他竟不敢开口回答月虹的问话了,这一刻,他内心充满了震撼,寻易用什么法宝杀的老者他竟然没能看清,关于这小子是否隐藏了修为的疑问之前就有定论了,那斩杀老者的宝物即便不是灵宝也是带有器灵的高品级法宝,否则不会快到连自己都看不清,对方拥有不止一件高品级法宝对他的震撼还不是最大的,让他感到不安甚至畏惧的是寻易此刻的神情,刚斩杀了一个比自己足足高了两级的大修士,这人居然能像个没事人般嘻嘻哈哈的跟月虹开玩笑,如果不是常作这种事,是不可能有这份镇定与从容的!

    见江达不回答自己的话,月虹着急道:“你倒是说呀!”看到江达依然低头盯着眼前的沙子没有开口的意思,她心里有点慌了,转头朝寻易望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