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捉到了一头冥兽
    看到月虹态度如此坚决,寻易没有再跟她争下去,他想保全江达说到底就是为了月虹,因为他能看出这个姐姐是个真诚的人,说其是个性情中人也不为过,寻易很希望能为她做点什么,至于江达,寻易对其没什么恶感,也谈不上有好感,秉公而论,江达完全算得上是个好人,但无论他抛弃寻易的理由有多充分,作为被抛弃一方的寻易是不可能转脸就跟他亲近上的,此乃人之常情,这种芥蒂不会那么快就消除。

    月虹对寻易确实是真心实意的,不但让他走在自己身后,还展开了护体神光把他罩了进去为其抵御毒辣的阳光,把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置于自己的护体神光之内,这比任何语言来得都更实在,月虹的这份豪爽劲儿在男儿中也不多见。

    不知该说是七荒凶地太凶险,还是江达的运气太差,在他前方不足五里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虚针密布的区域,按他当前所走的路经,最少要撞上两次虚针,而且前面的虚针将穿透他的脑袋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转机来自于一头闯进寻易视野的噩狪,就是烦心鬼豢养的那种收取阴魂的冥兽,自从与开心鬼分别后,这不是寻易第一次看到这东西,因为知道其底细了,所以他也就见怪不怪了,这头噩狪之所以引起他的注意,是因为其飞行的路经很古怪,东一转西一转的,好像在躲闪道路上的什么陷阱一般,这让寻易脑中灵光一闪,噩狪是阴虚之体,它是不是能看到虚针?!

    “停下!”

    寻易这声低沉的呼喝让江达与月虹都停下来向他投去探寻的目光。

    “我觉得有点不对,你们都别动。”寻易落到沙地上,抓起来一把黄沙,看似是在查看沙子实则是偷偷留意着那头大摇大摆飞过来的噩狪,他怕惊扰了这东西,所以不敢正眼去瞧。

    “有什么不对的?”月虹疑惑的问。

    寻易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煞有其事的观察着手中的沙子,等到那噩狪进入百丈范围后,他心念一动,尘风化成的小风旋蓦然就出现在了噩狪身前,尘风蕴含的对阴虚之物的强大威力吓得那头噩狪当时就蹲伏不动了,像小羊见到老虎般只剩发抖了。

    以月虹的修为根本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她能觉察到的只是一点灵力波动,江达可是看到那个风旋了,风旋的飞行速度惊得他瞪大了眼睛,他能肯定这是一门及高深的法术,因为这速度绝不可能是一个结丹中期修士能催动得出来的,尘风之术引而未发,所以他无从揣测这法术有多大的威力。

    顺利的俘获了噩狪,寻易不动声色的传出神念道:“按我指引的方向走。”他这道神念主要是发给噩狪的,传出神念后,他用风旋给噩狪指引了一下方向。

    月虹这时也看到那个风旋了,她一头雾水的问道:“你这是弄什么玄虚呢?”

    寻易从沙地上飞身而起跟在乖乖引路的噩狪之后,口中解释道:“先别问了,跟我走。”

    月虹追上去拉住他道:“你别跟我装神弄鬼的,不让你探路你就跟我耍这把戏是吧!”

    江达对月虹暗传神念道:“他这法术很玄妙,你先别拦着,且看他要做什么。”

    月虹狠下心,不悦的看向江达直接开口道:“他就是要替咱们探路,还用看吗!弄个风旋有什么玄妙的?我也会!”她说着挥手打出一个风旋想要把寻易的那个风旋化解掉,可她的风旋撞到寻易的风旋后,不但没能把人家的那个化解掉,她的这个反倒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幸亏她使用的灵力不多,见势不好又及时收了手,否则非吃大亏不可,即便如此,她也难受得变了脸色。

    寻易没料到她说打就打,苦着脸对她笑了笑。

    月虹这下知道厉害了,愕然道:“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隐藏了修为?”

    “没有,是这法术有点邪门。”寻易露出一副有口难辩的样子。

    江达暗中以神念对月虹道:“这恐怕是其门派秘术,咱们与之相识未久,不便刨根问底。”

    这道理月虹自然是懂的,她不放心的对寻易问道:“你这法术可探查出虚针吗?”

    寻易颇有几分把握道:“好像能有所感应,我也是才发现这法术有此妙用,留神,前方似乎就有虚针。”为了省点口舌,他随口编了个瞎话,身子向左飘开丈许作躲避状。

    月虹与江达不敢不信,紧随着他作出规避。

    说来也巧,寻易刚吓唬完二人,前面的噩狪就左移右转的接连作出闪避动作。

    月虹边跟随着寻易飞行,边起疑道:“你小子就是跟我装鬼呢吧,要是虚针有这么多的话,咱们哪还能活到现在?”

    寻易也在为此而狐疑,口中敷衍道:“我对用这法术感知虚针还没有经验,自然要谨慎些,你快别打扰我了。”

    月虹半信半疑道:“你要敢骗我,我可不饶你!”说了这句,她闭上了嘴。

    好在又经过了两次躲避他们就穿过了虚针密布的区域,接下来的一万多里寻易仅改变了一次方向。

    寻易这次飞得比他上次探路时还要快,只是神情比先前严肃多了,一直没有开口说笑,这连月虹都相信他是在聚精会神的用法术感知虚针了。

    又平安无事的飞出一万多里后,月虹完全相信了寻易的法术,紧提着的心逐渐放了下来,她语气轻松道:“停下歇歇吧,我可真是捡了个有通天本事的弟弟,连虚针都能察觉出来,你要早点发现自己有这本事,我那可怜的夫君就不至于受伤了。”

    寻易扭过头道:“只能说他该着有此一劫,命中该有劫数是躲不过的。现在不能停下,趁着我刚找到了感觉最好一鼓作气冲出虚针漠地。”

    月虹点头道:“也好,那你快专心些吧。”

    这话说完她和寻易都不由笑了。

    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在月虹提到寻易如果早点发现自己有察觉虚针的本事自己就不至于受伤时,江达心头就动了一下,联想到寻易最开始独自行进了三万多里无伤无损,其后走的那五千里也是从容自若,他不得不怀疑这小子此前其实是在隐瞒能察知虚针的能力,为的就是让自己受点伤使修为降到不能威胁他的程度,如果确实如此的话,这小子的心机可不是一般的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