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九十四章 粗通炼器之道
    在树妖攻击寻易时,苦苦支撑的江达终于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从刚才的交手中,他已经看出这树妖对硬砍硬杀的防御力很强,所以他没有再用斩邪刀攻击,而是掐诀打出了一道灵焰,火乃草木之属的克星,用火攻击它们肯定不会错。

    江达的想法的确没错,可惜他忘记了此树妖乃是在极其炎热的沙漠中修炼出来的,而他的灵焰威力又太寻常了,所以这道灵焰打出后不但没能伤到树妖,反而帮了倒忙,灵焰打到树妖身上时顿时就消弭于无形了,而树妖那双死气沉沉的双眼中忽然闪出了黄光,他身后那棵大树的枝条尽皆摆动起来。与此同时,三个人都感觉到体内本就不畅的灵力更加难以调动了。

    江达大骇之下就欲逃走,幸亏赶上来的月虹心思转得快,她本来也是要用火攻的,见状忙换了法决,玉指点出娇呼了一声:“化冰!”,和江达一样,她所修的法术也并非以寒冰类见长,只是凭借修为强行施展寒冻之术,其威力可想而知,但就是这么个勉强能一盆水冻成冰的低微法术却救了大家一命,正要对寻易发起凶狠一击的树妖猛然呆滞了一下。此消彼长,三人立刻就感觉体内灵力有所恢复,尽管这种恢复很有限,却让三人皆有在溺水之时忽然喘了半口气的感觉。

    月虹一击得手后,不顾生死的调动起全部灵力再次打出法决,她从冲上来就压根没做任何防御,护体神光都被她收到了极致,不过在修为大减的情况下,她再拼命也难以连续施展寒冻之术,这个间隔虽然短到只有一息工夫,但足以致命,万幸的是,江达补上了这个间隔。

    “冻!”江达大喝一声,施展出了修炼到第四层的“冰凌诀”,“冰凌诀”算不上什么玄妙法术,但威力要比凭修为强行施展的强很多。

    “破!”寻易的呼喝声紧跟着响起,离砚化出的乌光直射树妖的咽喉。

    伴随着一阵黄光闪耀,离砚斜斜的飞了出去,而树妖左手上的一根“手指”被斩下了大半。

    被击飞的离砚掉转回头后没有再斩向树妖,而是飞进了寻易的乾坤袋中,因为寻易感觉到离砚之灵已经虚弱到难以再发起像样的攻击了,这件灵宝乃偷袭利器,不堪久战,先前在灵蛛洞中已被使用了数次,斩杀那名元婴修士又用了一次,方才更是被寻易化作盾牌来使用,支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这是寻易第一次感受到离砚器灵的虚弱,所以心中有点慌,收回离砚后,他掐出了与月虹一样的法决,同时口中对江达喊道:“砍他!”

    江达正要再施“冰凌诀”,听到寻易的大喊他有点不明白寻易为何不用那厉害的法宝继续攻击了,此刻当然不是询问的时候,他二话不说的挥起斩邪刀急劈而下,因为修为有所恢复,斩邪刀被他催动出了两丈多长的刀芒,这把寻易看得只咋舌,他拼尽全力也只能把斩邪刀催动出尺余长的刀芒,现在他知道这宝贝在他手里是有多浪费了。

    随着青幽幽的刀芒闪过,树妖和那棵怪树全都不见了,不但江达这一刀劈到了空处,月虹和寻易的两道寒冻法决也落了空!他俩有点发傻,只有江达看清了那黄袍道人化成了一颗真元钻进了本体也就是那棵怪树中,然后就遁入了地下,仓促间他只来得及对那里发出一道灵力。

    看到江达站在自己打出的大坑前直跺脚,月虹快步走上去问:“跑了?”

    江达懊恼道:“跑了,太可惜了。”

    寻易不解的问:“什么可惜?”

    月虹沮丧道:“还用问呀,这么高修为的树妖,其真元最少也要值几万灵石的。”

    “何止几万!”江达赌气的拔下那根扎在腿上的“猪尾巴”,这根猪尾巴已经扎进了他的骨头中,剧烈的疼痛令他发出了一声闷哼,可他却没去看伤口而是先看起了那根猪尾巴,看了两眼后,他把猪尾巴递给月虹,然后一边查看着伤口一边对月虹道:“快去找找其余的还在不在。”

    月虹答应一声急着就去找其他的“猪尾巴”了。

    寻易对月虹喊道:“捡那东西干吗?小心树妖再出来。”他说着就追了上去。

    江达道:“他的死穴被咱们找到了,绝不敢再跟咱们斗了,放心去找吧。”

    月虹转了一圈,喜滋滋的找回了五根“猪尾巴”,其四根是一尺多长的,呈金黄色,其上皆有被离砚斩出的深深刀口,另一根是暗青色的,只有两寸长短,树妖一共射出了七根“猪尾巴”,一根被龙鳞震碎,另一根不知了踪影。

    江达接过那些“猪尾巴”只匆匆看了一眼,就递给了寻易,他是双手捧着递过去的,执的是晚辈之礼。

    寻易礼让的侧了下身,笑道:“你这是作什么?”

    月虹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寻易问:“你……是不是隐藏了修为?”

    寻易苦着脸道:“我就知道你会有此猜疑,这都是宝物之功,我没隐藏修为,姐姐你可别不信我,我要真是个大修士,得闲得多难受才会这么逗着你们俩玩啊。”

    月虹先是皱着眉微微点了下头,然后脸上绽开笑容又用力点了下头,她把那几根“猪尾巴”塞进寻易手里道:“姐姐信你,如此最好,你要真是个大修士,得把姐姐坑死,我可没地方再去找这么好的弟弟了。”

    寻易嘿嘿笑着掂了掂那几根“猪尾巴”,这些东西的份量大出他的预料,黄色的每根都有百十斤重,青色的更是重逾五百斤,这哪像什么树叶啊,比金石都重多了,看其材质也非木材模样,切口紧实细腻得好似切开的鹿角。

    看完稀奇后,寻易把五根“猪尾巴”又递给了月虹,“我要这东西没有,姐姐留着吧,看样子可以换点灵石。”

    月虹为难道:“也没有你这么对姐姐好的呀,就是亲弟弟我也不能占这么多便宜呀。”

    寻易傻笑道:“我就是个实心眼,既然认了姐姐,就没那么多计较了,得来的东西谁拿着都一样,姐姐收着吧,卖了灵石你还能亏我了不成?”

    月虹眼中闪动着真情道:“好弟弟,姐姐粗通炼器之术,这东西可是宝贝,等寻到安全之所,姐姐凑些材料帮你炼制件法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