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三百九十五章 灾祸上身仍不知
    月虹的话令江达忍不住道:“我说句话你可别多心,就你小弟亮出来的这几件宝物,哪件都不是你能炼制出来的。”

    月虹瞪了他一眼道:“炼出来的东西再差也是我的一份心意,反正若非迫不得已,这几根枝条是不能卖的!”

    江达苦笑道:“我看,我都把话说在前头了你还是多心了,我真的没打算拿这些去换灵石。”

    月虹看了一下他腿上的伤口,心疼的数落道:“都怪你不听小弟的话,快点疗伤吧。”

    江达指了指被自己打出来的那个沙坑道:“咱们就在这里避一避吧。”

    寻易看那坑只有三丈来深,用来躲阳光浅了些,遂默不作声的抢着上前以灵力挖掘起来。挖个坑躲避阳光是最简单易行的办法,江达之所以贪图那树荫,无非就是想省下这点挖坑的灵力,经历过南海死亡之旅的寻易能理解这种吝啬,可惜事与愿违,这番恶斗三人所耗费的灵力足够挖上几百个坑了。

    月虹过意不去的拉开寻易道:“我来吧。”

    寻易笑了笑没有和她争,一共也废不了多少灵力的事,因为这个争抢太没意思了。

    月虹三两下就把坑挖到了七八丈的深度,正在考虑是不是再挖深点时,江达忽然目光一闪道:“让我来。”

    “差不多了吧。”月虹看着坑底说。

    “有东西,你们俩让开点。”江达对二人摆摆手。

    听他这么说,寻易和月虹都向后退去。

    因为离砚暂时不能使用了,寻易心下有点发虚,他出言劝阻道:“别再惹出什么麻烦才好,我看别多事了,咱们换个地方吧。”

    江达一边用神识探查着坑底一边道:“只是几具尸骸,应该不会有麻烦。”他说着以灵力卷起坑底沙子朝外抛去。

    尸骸自然挖之无用,寻易知道他这是惦记尸骸所携带的乾坤袋呢。果然,在抛出一堆白骨后,江达手里多了五个乾坤袋,逐一查看过后,他大为失望的对月虹摇了摇头。

    “一样好东西也没有?”月虹不甘心的问。

    “都是比咱们还穷的。”江达说着对寻易扬了扬手中拿着的一柄宝剑,嘴角露出笑容道,“也就这把剑勉强还说得过去,比你那柄稍好些,要不要换换?”

    月虹接过那柄剑,查看了一下道:“我弟弟才看不上这等货色呢。”

    寻易忙道:“我要我要。”说着上去就拿过了那柄剑。

    月虹哑然失笑道:“好东西你一样都不要,这玩意儿怎么还抢上了。”

    江达暗中以神念对月虹道:“擅长扮猪吃虎的总得准备些破烂货作装扮,他可不得抢这个嘛。”

    月虹抿嘴而笑,半真半假道:“快找找还有没有合他身的衣服,破点没关系。”

    寻易摆手道:“算了算了,随死人埋葬多时的衣服晦气太重了,我不要。”把那柄剑收入乾坤袋后,他忽然想起一事,随手把从灵蛛洞内捡的另一柄剑取了出来递给了江达,“你看看这把剑怎么样?要是品质还行的话就给姐姐用吧。”

    江达翻过来调过去的把那柄灰了吧唧的剑看了几遍,然后递还给寻易道:“此剑的主人修为比我高,我抹不掉上面的禁制,也看不出其品质究竟如何,但感觉是样好东西。”

    月虹见寻易看向自己,她立刻瞪起眼道:“自己收着,别想什么都给我!”

    “可真够缺心眼的。”寻易嘟囔着把剑收回了乾坤袋。

    月虹忍笑道:“有你这么缺心眼的弟弟,我想不缺心眼都不行了。”

    寻易哈哈而笑,转身去把那些白骨都给深埋了,回来后他对等在坑边的二人道:“用得着这么客气吗?大太阳底下晒着不怕耗费灵力呀,快下去呀,等我干嘛。”

    月虹看了江达一眼,然后迟疑的对寻易道:“他说感觉不太好,想离开这里。”

    寻易看着面色有些尴尬的江达打趣道:“我早就说不该在这鬼地方呆着,非得害我俩挖完了坑你才说走,逗我们姐俩玩啊你?感觉怎么不好了?”

    江达皱起眉道:“说不出来。”他看了一眼那个坑,“就是感觉在这里不自在。”

    “那就赶快走吧。”寻易收起笑容,当即就御剑朝前飞去,该果断的时候他向来不会含糊,寻易一直是对“感觉”二字心存敬畏的,既然江达都感觉到不太好了,那就越快离开越好。

    看他跑的这么快,月虹和江达急忙追上去,月虹解释道:“你别怕,没那么严重,他还想继续往下挖挖看呢,或许下面还有什么东西。”

    寻易撇嘴道:“我怕的就是你们因贪心而自找灾祸,玩一要挖出个更厉害的妖兽来,那就悔之晚矣了。”

    月虹用护体神光罩住他,亲昵的捏了一下他的面颊道:“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要有你那身家,自然也不会去干赌命的事。”

    寻易有点不放心道:“还是我走前面吧,万一再有虚针呢。”树妖逃走后,他就留意到那头噩狪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没了噩狪引路,他有点不踏实。

    江达十分肯定的说:“早就出了虚针漠地了,你别耗费灵力探查了,我走前面。”他说着就抢到了前面。

    飞出两千多里时,江达扭回头神情带着点古怪道:“前面又有树了。”

    “避开!”寻易想也不想的说。

    江达解释道:“跟刚才那棵不一样,就是常见的灌木。”

    寻易连连摇头道:“那也避开,我现在见不得树。”

    月虹笑道:“还把你吓出病根来了呀,难不成这辈子见树就要躲着走了?”

    寻易一点不松口道:“小心为妙,至少在这鬼地方我是不愿靠近任何一棵树了,一会我挖坑,这点灵力你们用不着给我省。”

    有道是当着矬人不说短话,这话让月虹脸上都挂不住了,她没好气的嗔道:“等你那点灵石快用尽了我看你还能不能说出这种话。”

    寻易对她赔了个笑脸,道:“真到那一步,我也不会省这点灵力,不管是老天要收我还是地府要收我,跟他们对着干只能是自找受罪,不如干脆点别给人家添麻烦,见了面还能有个好商量。”

    月虹含笑道:“你可真看得开,我问你,你知道跟谁见面吗?又是怎么个商量法?”

    “谁收我就跟谁见面呗,怎么商量则只能见机行事了,不过我已然有些盘算了。”

    月虹被他那副煞有其事的样子给逗笑了,她当然认为寻易这是在胡说八道,乐得凑趣道:“你都盘算了些什么,快说出来也好让我们学学。”

    寻易傻笑道:“这可不能告诉你们,不过咱们要是死在一起的话,我倒可以顺便替你俩说说情,让你俩转世还做夫妻,呃……江道兄,下辈子你还愿意要她吗?”

    江达哭笑不得的回头看了他俩一眼,他脸上虽是这般神情,心里却颇感欣慰,月虹生性是个爱说爱笑的,这些年跟着自己这个闷葫芦太委屈她了,能遇到这么个活宝弟弟不得不说是件幸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