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零一章 我知道情为何物
    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江达回来了,他的脸色略显疲惫,但神情看起来还好,至少比昨晚离开时要强一些。

    面对月虹关切的询问,他回答的得很敷衍,然后就催着二人继续赶路。经过一天的飞行,黄昏时分他就提出停下歇息了,接着就又如昨日一般,留下二人独自离去了。

    江达去后,月虹患得患失的问寻易:“你看他是不是见好了?”

    寻易笑着点头道:“我看是见好了,所以你别瞎担心了。”

    月虹轻轻舒了口气,脸上有了笑模样,以开玩笑的语气道:“我这次是真看出你有变化了,看了两晚星星都悟出什么了?快教教姐姐。”

    寻易故作高深道:“还真悟出了不少东西,我给你演示一样。”说着他取出装水的玉葫芦,以灵力逼出一个鸡蛋大的水球,然后双手比比划划的作掐诀状,把那水球化成了一个虎头蛇身的小妖兽。

    月虹瞪大眼睛盯着那玲珑剔透的小妖兽,正满怀期待的等着看下去时,不想寻易一张嘴就把小妖兽给吞了。

    月虹不明所以,眨巴着眼睛依然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寻易摆出老气横秋的神情,道:“看到了吧?水是可以这样喝的。”

    “嗯。”月虹还没明白过来呢,皱着眉等他接着往下说。

    寻易白了她一眼,道:“还看什么看?难道这不是很好玩吗?”

    “什么意思?这就完了?”月虹愕然了。

    “可不就完了呗,你还想怎样?”

    “敢耍我,我打死你!”月虹气得咬牙切齿,挥手打了过去。

    寻易哈哈笑着避开,道:“你这么傻,我就真悟出什么也没法教给你。”

    月虹收了满眼的笑意,教训道:“谁能想到你在这个时候还会白白耗费灵力呀,败家的东西,灵石虽然是你的,但以后也不许这么糟蹋了!”

    寻易陪笑道:“耗费这么点灵力能换来姐姐开心一笑绝谈不上浪费,别胡思乱想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些事发愁就能有用的。”

    月虹瞋了他一眼道:“你就害我吧,他那边伤病未愈,要是看到我这边嘻嘻哈哈的,还不寒了心呀,你快别逗我笑了。”

    寻易撇撇嘴,绽开护体神光把她罩了进来,然后一脸不以为然的抱怨道:“话说到这了,我就多句嘴,我觉得他根本不该让你进七荒凶地。”

    月虹不悦道:“别胡猜,是我非要跟他来的,你还小,等你有了心上之人就会明白了。”

    “我知道情为何物,如果换做是我,我绝不会带她进来。”

    月虹微感差异的看着他,随后脸上露出笑容道:“从你这神情来看,还真像是个动过真情的,不过要说知道情为何物了,那就有点自以为是了。”

    寻易轻蔑而笑道:“你肯为情冒死相随,这和我甘愿自己去死也绝不拖累心上之人难道不是一样的心思吗?都是为了对方而宁可自己受苦受难,你凭什么说我不知情为何物?是自以为是?”

    月虹有些无奈的摇摇头道:“男女之情最为惑人,在这方面我们修士与凡人是没多大差别的,一时心动就可轻生忘死,但那未必是真情,只有经得起岁月与苦难洗磨的情感才算数。”

    寻易亦摇头道:“我不这样认为,能令人轻生忘死的那就是真情,而且这也是真情与否的唯一标准,不管这份情感能延续多少年,至少在此期间它是真情,其后感情淡了只能说是缘份尽了,你肯为江达进凶地,这说明你对他是有真情的,而他肯让你来冒险,这情感就真不到哪去了。”

    月虹寒起脸道:“你这话可不该说。”

    寻易悻悻的垂下来头,不再说话。

    月虹意识到自己的话语太重了,上前拉住他的手道:“你不了解当时的状况,他是想尽办法劝阻我不要跟来的,在我的极力坚持下他最后不得不答应了,你别往坏处揣度他,江达现在真的肯为我而死。”

    寻易挤出个笑容道:“我并非是要挑拨你们的关系,只是……唉……”

    月虹摸了摸他的头,轻声道:“你刚才说咱俩有一样的心思,那你不妨设想一下,如果咱俩碰到一起了,把你换成江达,离开你我生不如死,你该怎么做?”

    寻易想也不想道:“不管怎样也不让你跟来,你或许会愁苦而死,但也有可能会挺过去,为了后者,值得一赌。”看着月虹复杂的目光,他十分肯定的接着道,“我猜你心里一定赞同我的想法。”

    月虹摇摇头,道:“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的性情,而江达很清楚我一定挺不过去。”

    寻易淡淡的笑了笑,把想说的话憋在了心里。

    月虹有点急,挑了一下眉头道:“你还别不信,事实就是如此!”

    寻易平静的笑道:“真情对的是真心,我信不信无关紧要,你自己信就行了,我不能再胡说了,这就够小人的了,姐姐就当我年幼妄言吧。”

    “我知道你是心疼姐姐。”月虹温柔的拉他并肩而坐,一时不再说话。

    当寻易想继续去看星空时,她扭头含笑道:“能让你动心的女子定非寻常之人,跟姐姐说说吧。”

    寻易斜了她一眼,然后仰头看着星空道:“我那不过是一时心动而已,比不得你们又是岁月磨洗又是苦难磨洗的,有什么好说的?一边呆着去,别打扰我参悟。”

    月虹不禁失笑,亲昵的把头靠在他肩上,欢愉的叹息道:“捡了你这样一个弟弟真是我莫大的福气,姐姐真恨自己没本事,不能帮到你,以后你可一定要陪着姐姐,咱们死也要死在一起。”

    寻易打趣道:“都赶上海誓山盟了,这你就不怕让他听到了?”

    月虹为之气结,咬着樱唇掐了他一把,啐道:“再胡说我撕烂你的嘴!”

    寻易哈哈而笑,侧了侧肩头,让她靠得更舒服些。在月虹这里,他感受到了与那些师姐不同的情感,其实不论是黄樱还是知夏等人都是把他当小弟弟的,但她们的情感中肯定是掺杂着同门之谊的,而月虹则是纯粹把他当作弟弟看待的,因为身处逆境需要彼此依赖,这份难能可贵情感来的倍加真挚且热烈,一众师姐也常对寻易作出亲昵之举,但还没谁亲昵到把头靠在他肩上,人家比他强得多,都把他当小孩子,而此番他连连发威,在月虹心里他已经是个极有本事的弟弟了,早收起了把他当小孩子看的心,正是多出的这份柔柔的依赖让寻易体会到了更纯更亲的姐弟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