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零六章 心火上浮而已
    当感觉到炽热的空间一下子变得凉飕飕的时候,江达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努力定了定神后他依然无法相信自己的感知,眼中全是迷茫之色。

    “弟弟!”月虹悲痛欲绝的喊着扑向蜷缩在旁边的寻易,尘风在防护方面要弱于云水,此时还不能阻隔目光。

    因为从始至终处于江达的庇护之中,月虹是受伤害最轻的,只是在江达最后力有不逮时,她受了点罪,神智稍有清醒她首先想起来的就是那可怜的弟弟,在她想来,弟弟肯定是有死无生了。

    月虹的手一触到那无形的尘风之球立时发出一声惨叫,如遭蝎蛰般向后倒去。

    江达急忙托住月虹,他的头脑现在清醒多了,“怎么了?”口中问着话,他的双眼却警惕的盯着一动不动的寻易。

    “有东西吸我魂魄!”月虹惊恐的说。

    “别靠近他,他身外好像有什么东西,连神识都能吸去。”这话表明他刚又吃了点亏,江达揽着月虹朝后面退了退,此处空间只有这么小,退也退不出几寸。

    “是什么东西?”月虹身子微微发颤的手掐诀,作好随时出手的准备。

    江达按下她的手,沉声道:“是什么东西恐怕只有问他了,我感觉那东西是在护着他。”

    “问他?你是说弟弟?弟弟还活着?!”月虹瞪大眼看向寻易,这时她看清了,寻易的胸脯还在起伏,“他……他……他还活着!”月虹喜极而泣,若非被江达紧紧抱着,此刻就又扑上去了。

    “镇定点,他不会有事,护着他的那东西很诡异,千万别去碰了。”

    “好……”月虹用手捂住嘴失声而泣,“他一定伤得不轻,弟弟太可怜了,你怎么那么狠心,他才只有结丹中期修为……”

    面对月虹语无伦次的数落,江达一句也没听进去,他此刻没心思听这个,甚至连安慰月虹两句的心思都没有。好在月虹的哭诉主要是内心激荡之下的宣泄,还顾不上真的去追究江达的罪过,没说两句她就替寻易委曲的不行了,只剩下痛哭了。

    等月虹哭的差不多了,江达才开口道:“承蒙苍天护佑,咱们或许能躲过此劫了。”

    “这话怎么说?”月虹用哭得红肿的眼睛看着寻易,无精打采问,悲伤最是伤神,这番痛哭令她身心俱疲。

    “我现在并没有用护体神光罩着你。”

    “那怎么了?”月虹不解的看向江达。

    江达苦笑着摇头道:“你真是哭晕了头了,外面的流焰荒风仍在增强,而这里已经无一丝热意了。”

    “啊!”月虹如梦方醒,惊愕的张开了嘴。

    “应该就是护着他的东西造成的。”江达的语气十分肯定。

    月虹眼中的恐惧之色渐渐被喜色所取代,她欣慰喃喃道:“苍天护佑的是我这可怜的弟弟,这一定是他的宝物。”言及至此她对那刚伤害了她的东西一点也不畏惧了。

    “要是宝物的话……,他为什么不早点使用呢?”这句话江达是以神念传过去的。

    月虹眨了两下红肿的眼睛,紧接着刚泛起笑容的脸上又布满凄苦,“这肯定是一件要付出沉重代价才能催动的宝物,他是在濒死境地才无奈使出的,弟弟一定是受了重伤了,我的弟弟太可怜了……”说着说着她又大哭起来。

    江达暗怪自己多嘴,不过月虹的猜测他是认同的,本来他还想告诉月虹这东西给他的感觉有点像寻易探查虚针所使用的那个小风旋给他的感觉,此际月虹哭成这样,他也就把话咽了下去。

    等月虹再次苦累了,他用恳求的语气道:“我实在是扛不住了,得休整一下,你别只哭他,也让我省点心吧,你这样我都不敢闭眼。”

    月虹这才正式的看了她那疲惫不堪的夫君一眼,立即又忧心道:“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么红?”

    江达闭上眼道:“心火上浮而已,你都要把我急死了,镇定点吧,咱们还没脱离险境呢。”

    月虹歉然道:“难为你了,我知道自己给你添了不少的乱,可我真是觉得太愧对小弟了,急切之下就什么都顾不得了,你别怪我,安心休整吧,我没事了。”

    江达嘴角露出一丝惨笑,轻轻叹了口气,然后默默开始调息,本来修为衰降已成定局,境况的突然变好给了他挽回修为的机会,此刻是容不得耽搁的。

    月虹知道不能惊扰江达,所以她咬紧了嘴唇,心如刀绞的望着寻易却连眼泪都不敢落下。她这一熬就是三天。

    江达睁开眼时血红的双眸已经变回了先前的模样,而且显得比前几天还要清明许多,常驻眼底的躁意也不见了。

    “如何?”月虹关切的问。

    江达面带欣然之色道:“好!很好!修为虽略有衰减,但心境宁和下来了。”

    “修为都降了还说什么好?”月虹心疼的望着他。

    江达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道:“你是不知道前几天我受的是什么罪,我没敢跟你说,当时真是死的心都有,能解除那种折磨,还别说降这么点修为,就是降到结丹期我都认头。”

    “那么严重?我能猜出你肯定是极其难受,否则不绝会用挥霍灵力的方式发泄,看来比我想的还要糟。”说着她看向寻易,“当时幸亏有小弟安慰我,他所料也是对的,果然是等些日子就好了,这得多谢他的解毒丹药了,可……可小弟现在却……。”说到这里她难抑悲伤,又哭了起来。

    江达劝慰道:“你先别哭,有这等异宝护身,想来他不会出什么大事的,醒来后修养一段就恢复过来了。”

    “谁知道他能不能醒来?!都成这样了你又怎知不会出大事?危难时刻你又一次抛下他,上次咱们是怎么答应他的?!你让我有何颜面再见小弟!还不如让我们姐弟死在一起,那也好过现在的样子,反正小弟若是熬不过来,我是绝不独活的,这是我曾许下的诺言!”月虹终于对江达发泄出了憋在心里的怨言,寻易境况越悲惨她的愧疚就越重,江达现在要是也很惨,她或许就没这么大怨气了,偏偏江达大有因祸得福之态,这就让她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