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零七章 照顾好她就行
    江达苦着脸垂下头,他还能说什么?月虹的话虽然说的狠了些,但那都是事实,他心里也是深感愧对寻易的,人家不仅救了他们夫妻数次,生死关头还那么仗义,即便是现在,他们俩还都是在人家的宝物庇护下才得以存活,所以对月虹的痛骂他一点也不抵触,反而觉得被骂几句心里会好受些。

    发泄完的月虹坐在一旁咬着嘴唇看着寻易,目光中满是决绝之意。

    江达心中暗自叫苦,月虹的神情明显就是一副你死我也死的样子,他这次暂停调息本是打算看看月虹的状况后马上进入下一步调养的,现在则只能守着这姐俩了,他有点不敢想像寻易若真死了,那自己以后的日子会是个什么样子。

    当晚,肆虐了七天的流焰荒风似乎出现了减弱迹象,这让江达稍稍放下点心,由此可以判定这场荒风还算不上是一场大荒风,尽管如此,他们所在之地没有被任何一个风旋直接扫过也称得上是个奇迹了,见识了流焰荒风的恐怖,江达对传言所讲的元婴中期修士未必能在大荒风中活命之说深信不疑了,大荒风可是动辄就要持续数月的,长者更可达数年,甚至数十年,流焰风旋的暴烈程度亦远非当前这些可比,那景象想想就足够令人不寒而栗了。

    也就是在这晚,寻易醒了过来!

    他不是慢慢苏醒的,而是突然就坐了起来,紧接着就双手掐诀满眼都是惊慌之色。

    “啊!弟弟!弟……”月虹先是被吓了一跳,继而是惊喜,可随之就又被吓住了。

    江达紧紧护住月虹,寻易的样子把他也吓住了。

    “弟弟你怎么了?”月虹在江达的臂弯里挣扎要过去,她认为寻易这不是被邪魔所侵就是走火入魔了。

    “我没事,你们俩做好防护,不要管我!”寻易急急的说。

    “啊!弟弟你真的没事?”月虹惊喜万分,随即头也不回的对江达呼喝道,“护住他!护住他!再抛下他我杀了你!”

    江达心头隐隐泛起一阵难言的烦恶之意,同时惊惧的发觉逼人的灼热又如先前一般从四面汹涌而来!他慌忙绽开护体神光把月虹和寻易都罩了进来,这次他是狠了心,说什么也不能再舍弃寻易了,否则月虹虽未必会杀了他,但自尽是谁也别想能拦住的。

    寻易焦急的瞪眼叫道:“别管我!会害死你们!”

    “死就死!”月虹毫不示弱的也瞪起了眼,随后眼中就充满了泪水,哽咽道,“姐姐不能再对不起你,你还好吗?”

    寻易哀伤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仰头望向上面道:“我金丹已碎,命在顷刻间,而且祸根缠身,必须得远离你们,否则你们会遭池鱼之殃。”

    月虹厉声喊道:“不!我绝不让你出去!”

    寻易不去看她,眼中闪着寒光对江达道:“我已必死无疑,你要不想害死她,就放我出去!”

    “你的金丹破碎了?”江达难过的问。

    “是!再迟就来不及了,身为人夫你该有所担当,保住她的命要紧!”寻易眼中寒光更盛,惨白的面容泛着青色。

    “不!我绝不让你出去!”月虹捶胸顿足的死命欲挣脱江达的束缚,脸上涕泪横流,秀发也散落下来了,那样子令人观之惨然。

    “身为人夫该有所担当”这句话击中了江达,他指尖送出一道灵力点倒了月虹,然后神情凄惨的对寻易道:“兄弟,我们欠你太多了,本该……”

    寻易用眼神止住他,焦急道:“大祸转眼即至,不必多说了,照顾好她就行了。”

    “大恩大德来生当报。”江达用发红的双眼注视着寻易,缓缓收拢了护体神光。

    失去了江达护体神光的庇护,寻易并没受到灼热的炙烤,因为江达在拼命的施展冰凌诀,这是他能帮上的最后一点忙了,其实说是报恩更恰当些,因为怀有太多的感激之情,江达在这一刻显得有些冲动,全然不惜灵力的耗费,只希望能尽量帮这位兄弟多做点什么。

    寻易匆匆瞥了一眼倒在沙地上的月虹,然后毅然决然的御气向上升起,为了避免热气过多的涌进来,他没有急冲直上,而是缓缓的上行,以便让沙子能及时填补掉身后的空隙,这无异于经受一场酷刑,越往上沙层的温度越高,还剩二十余丈时,他实在撑不住了,这才嘶吼一声急冲了上去,就这还不忘在冲出的刹那挥出一道灵力用洞口附近的沙子填平了被冲出的那个大坑。

    江达用神识目睹了寻易穿过沙层的全过程,他的牙咬得咯咯直响,寻易护体神光爆发出的刺目白光与极品道袍被催动出的绚丽黄光令他无法用神识看到寻易的样子,即便能看到他也一定是不忍心去看的,当寻易冲天而起时,他收回神识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两行泪水无声的从他那扭曲的面庞上滑落下来。

    心情稍稍平复后,他睁开眼看向寻易先前所坐的位置,那里有一个品质并不怎好的乾坤袋,寻易把这个乾坤袋放下时他看到了,寻易没解释,他也没多嘴,这没必要解释,他更没必要再客气了。

    把那个乾坤袋抓过来后,江达没有去查看,只是珍而重之的把它放到了月虹身边,寻易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他很清楚这是留给月虹的,尽管他们夫妻不分彼此,可江达认为在交给月虹之前,他不应该看,不为别的,这是他对这位兄弟应该抱有的尊重与敬意。

    深吸一口后,他轻柔的唤醒了月虹。

    月虹睁开眼后立即扭头朝寻易该在的位置望去,当看到那里已经没有弟弟,她缓缓的把目光移到江达脸上,那目光射出了彻骨的寒意与恨意,月虹轻轻的摇着头,一个字也不说,仿佛是要用那目光杀死江达一般。

    江达尽管早有准备,可看到她的目光时还是心中一颤,不由自主的把封锁她气府的那道灵力又加强了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