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零九章 美好的背后
    看着江达痛苦的样子,月虹缓缓的收回了抚摸着他脸庞的手,就在江达开始落泪时,她对这个人的疼惜忽然变得有些麻木了,心中隐隐还有了一丝快慰之感,不管这丝快慰是源于帮弟弟惩罚了把他送上死路之人,还是源于自己得以从本无解的夫妻情感中摆脱出来,她都不愿去追究个清楚,因为无论怎么说,这时候感到快慰都是不合时宜的,是对不住江达的,不过它让月虹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感觉——他们夫妻缘尽了。

    江达流了一阵泪后,默默的倒出了寻易那个乾坤袋里的东西,尽管月虹说了不要小弟的物品,但他还是想选些能保命的东西让她带上。这个乾坤袋是寻易从金荣那里得来的,在把月虹当作自己的姐姐后,他就把一些宝物转移到了这个乾坤袋里,因为他平常所使用的那个乾坤袋上是仙玉给的,上面加持了知夏所设的禁制,月虹和江达是根本打不开的。

    寻易把能留下的东西都留下了,除了装着灵草、丹药的一堆瓶瓶罐罐,遁影、御劫、极品符箓等宝物尽在其中,甚至连离砚他都给留下了!与众多价值不菲的宝物形成对比的是,灵石却少得可怜,只有一块用去一半的元婴石和十几块普通灵石。

    看到寻易身上只有这么点灵石了,月虹的泪水又模糊了双眼。

    在看到离砚的刹那,江达的心猛然一跳,就算此刻心里再难过,这宝物也是足以令他激动起来的,那可是灵宝啊!他极力克制着自己才没有先去拿离砚,而是拿起混在宝物中的一枚玉简递给了月虹。

    月虹对江达当着自己的面打开乾坤袋的作法是很不满的,因为她很清楚寻易一定会把全部家当都留给她,看到那些东西只能让她的心更痛,但她也明白江达的心意,所以在迟疑了一下后,她神情淡漠的接过了玉简,查探完了就随手还给了江达,此间她一直垂着眼帘没有看江达一眼。

    江达看过了玉简,一双眼睛立即盯向月虹身上那件紫色道袍,“他原来是紫霄宫的人,第一眼看这件道袍我就觉得不太对,看这颜色辈份可不低啊。”

    寻易在玉简中只说了自己是紫霄宫弟子,并未提辈份,嘱咐二人若遇到紫霄宫的人就把自己的死讯如实告知,除此之外他没多说有关自己的事情,玉简中所留的都是宝物的使用法决、丹药的功效等内容,而江达与月虹一生身处下位,连见到紫霄宫十一代弟子的机会都欠奉,所以并不能从这件道袍上准确判断出其身份。

    听到江达居然有闲情揣测弟弟的身份,月虹心中邪火莫名而起,她难以控制的扯下身上的道袍扔过去,不耐烦道:“收起来!都收起来!说了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为什么还要把袋子打开!”

    “好好好,我这就都收起来。”江达诺诺连声,不得不承认,这么多的宝物令他的心情变得好多了,从而在对待待月虹要离开他这件事上的心态也倒向了好的一面,此前他是希望月虹能离开七荒凶地,但这种愿望是被许多难以明言的私念所束缚的,那些私念中既有不舍也有对失去的不甘还有对孤独的恐惧,他不愿承认也不敢正视这些私念,而如今在心情大好之下,他能够作到全心全意为月虹着想了,真心的希望月虹能有个好的前途。

    把零零碎碎的一堆东西都收起来后,江达温柔的把那件紫色道袍又给月虹披好,用沉痛的语气道:“我们后半辈子都是小弟所赐,该好好过才对,否则就太辜负他了,尤其是你。有了这些宝物护身,我有信心护送你出去,到了外面你要好自珍惜,不必惦记我,凭着这些宝物,只要不遇到元婴后期的,我都是有自保之力的……”

    “你不要说了。”月虹强压着性子打断他,江达没说什么错话,但听他左一句“宝物”右一句“宝物”的,月虹就烦得不行。

    看到月虹那难以抑制的厌烦表情,江达心中充满了哀伤,月虹现在连他的生死都不怎么在意了,自己的话纯属自作多情了,他无法相信数百年忠贞不渝的情感在眨眼间就能荡然无存,月虹说夫妻缘尽,他还只当那是其在极度悲伤下随口说的狠话,现在看来是自己太自以为是了,月虹对他是真的心冷了。他这么想有点冤枉月虹,月虹对他最多只能算稍有些心淡,是他接连惹月虹心烦才导致月虹对他的态度急转直下的,情绪极度不稳的月虹现在如同是个炸了毛的母老虎,任何轻微的逆触都会引来她疯狂的报复,也就是面对的是江达罢了,换做别人她早就怒目相向了。

    “好,那我就不说了。”江达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足够平和,不过他的脸色还是阴沉下来了,因为他希望月虹能看出他内心的难过。

    月虹根本就没正眼看他,轻抚着身上那件仙袍,她脸上那两道小溪又奔腾不息的流淌起来。

    情已断,缘已尽。江达缓缓的把目光从月虹身上收了回来,不住的在内心告诉自己:不论如何也要把她送出七荒凶地,这一条必须要做到!原本坚定不移的念头一旦需要自我告诫了,那这个念头无疑是已经开始出现动摇了,江达此刻要守卫的不再是夫妻情份,而是自己的良心。

    当思绪转到那些宝物上时,江达的心立刻跃动起来,不是他不珍惜逝去的夫妻之情,是这些宝物的诱惑力实在大到了他无法抵御的地步,不让这份喜悦出现在脸上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致了。

    情为何物?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解答。换做是一天前,月虹和江达都是肯为对方而欣然赴死的,时至此刻,对方在自己心中还有多重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不可否认的是,那些宝物在二人的情感变化过程中起了重大的作用,如果没有这些宝物护身,江达是否还能如此看得开,是否还能坚守护送月虹回去的心念呢?不管江达会作出何种选择,内心的争斗肯定会比当前要激烈得多的。有些看似美好的东西究其背后往往是有不同寻常的力量在支撑,揭穿了,那份美好就要大打折扣了,但只要其掩盖的不是丑恶,打了折扣的美好依然是美好,是值得赞许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