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一十二章 意念相争
    寻易接了乾坤袋,对江达点头笑了笑,他已经注意到这二人的关系有点怪异了,遂打趣道:“你是不是惹着她了?”

    江达淡淡一笑,月虹抢着道:“别瞎猜,借他个胆子也不敢惹我。你把那柄刀也先交给弟弟吧,万一咱们真被甩出去也免得遗失了。”

    “好!你想的很周到。”江达这次表现的很爽快,当即把斩邪刀递了过去,月虹和寻易都能看出他这举动是带有赌气意味的。

    寻易此刻顾不得在这些小事上费心思,随手接过斩邪刀,道:“你们俩给我省省心吧,生死关头还闹什么闹呀。”

    月虹没搭理寻易,满眼真诚的看着江达道:“这把刀弟弟说是送给我了,如果咱们此番大难不死,这把刀你就留着吧,不必再还给他了。”

    “能保住命再说吧。”江达望着又满是红光的外面淡淡道。

    寻易歪着头,与月虹额角相抵,通过肌肤直接传去神念问道,“这是怎么了?”

    月虹目光闪烁了一下,然后轻轻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她很想告诉寻易她与江达情份尽了,可如果这么说了,那一旦出现点危险寻易说不准就会把江达扔出去,夫妻缘份虽尽,但二人的情义还在,数百年恩情不是转眼就能忘了,况且二人并非因仇反目,只不过是江达先前的言行惹得月虹有些厌烦而已,既然寻易还活着,那此前那点嫌隙也就不算什么了,能救江达,月虹肯定会尽力而为的,即便是此刻,她依然肯为江达而死,刚才甚至想恳求寻易,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宁可先扔下她也要尽力保住江达,但这个恳求她不敢说出来,因为那只会拖累了弟弟,她不多这句嘴的话,寻易在撑不住时自然会心安理得的甩下江达,在弟弟与江达之间,她现在更倾向于弟弟了,按情理也该如此了,这个弟弟太可怜了,为了他们也作的足够多了,没有理由再让他为了保住江达而以死相拼。

    “你个臭小子原来竟是紫霄宫弟子!能进入九大门派你这是有多大的福气呀!”月虹用这个令她无限欢喜的话题岔开了话头。

    “你就一直这么没心没肺下去吧!”寻易气恼的瞪了她一眼,然后闭上眼道:“别添乱,我要养养精神跟这混账作最后一搏。”

    月虹心疼的按揉着他蹙成“川”字的眉心道:“不行就算了,别救不了我们你自己再受了伤,凶地内处处是险境,你得替接下来作打算。”

    “别烦我。”寻易用小弟对姐姐耍横的语气呛了她一句。

    “好,我不说了,你量力而行。”月虹无奈的闭上了嘴,双眼中满是忧虑之色。

    江达抓住这最后的机会问道:“有什么地方是我可以帮上忙的吗?”

    寻易摇了下头,没有睁开眼也没有说话。

    江达把目光转向外面,他的脸色是阴沉的,他当然清楚,如果遇到危险,自己肯定是第一个被抛下的,而这种悲惨命运或许在下一刻就会降临,但他心中没有太多的忐忑,因为他相信寻易的为人,相信他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舍弃自己,真到了那境地,自己也没什么好怨的了,他此刻在心中又在告诫自己,不要因恐惧而作什么蠢事,妨碍了他们俩逃生。在面对死亡时还能存此心念那是需要莫大勇气的,仅凭这一点,就可说江达算条汉子!

    当前的处境究竟有多危险也只有寻易是清楚的,风龙此刻表现得比当初吞噬阴虚之气时还要狂野,而且在吞噬了几个风旋后,它的力量有了显着的提升,自己这边则因刚被烤晕了一次,状况大不如前,此消彼长之下,他完全落在了下风,如果不是关系到了月虹的安危,他连奋起一搏的勇气都鼓不起来。

    通过与风龙间的奇妙感应,寻易能看到外面的景象,也能看到暴长至近百丈长的风龙翻飞狂舞的亢奋模样,对方那吞天食地的雄浑气势令他本就欠缺的信心又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唯一能倚仗的手段似乎就剩以死相威胁了,他死了,风龙就得回归真元箓,这种威胁他已经对风龙发出七八次了,不知是风龙灵智不够无法理解其中的厉害,还是因为彼此心意相通人家早识破了他这是在虚言恫吓,反正这招没能起多大的作用。

    如果风龙只是吞噬流焰风旋那没什么好怕的,让寻易害怕的是它吞噬的风旋越多就越不听话,此前他还能勉强驱使着风龙去把月虹和江达接出来,可接了二人后风龙跟居功自傲似的愈发的任性,照这样下去后果实难预料。

    在第二个流焰风旋刚被吞掉时,寻易再次发出了自尽的威胁,亢奋中的风龙扭动巨大的头颅瞥了他一眼,然后就跟头恶狼似的朝下一个风旋扑去。

    寻易从风龙那一眼中感受到了不屑与讥嘲,他们心意相通,这感受不用看对方眼神就能体察得到。

    “你奶奶的!”寻易暗骂了一句,催动心念勒令风龙掉头而行,风龙急窜向前的身形为之一顿,一人一龙又较起了劲!

    心力相抗意念相争,其蕴含的危险不亚于灵力的比拼。看到寻易的脸上又泛起了瘆人的青色,月虹紧紧的攥着拳头,真恨不得能上去帮他一把。江达的心则在砰砰而跳,寻易撑不住之时或许就是他丧命之期,莫大的恐惧令他的头一阵阵发麻。

    就在这紧张得让人喘不过气的时刻,风球内忽然又出现了一股摄人心魄的力量,那是离砚所发出来的,在寻易的催动下,离砚缓缓向前而行,其乌黑的剑身所散发出的寒芒连江达这等修为都不敢直视,月虹早就想见识一下灵宝发威的样子,可此刻她却紧闭了双眼,即便离砚不是冲她来的,她依然不堪承受那种无形的威压,仿佛身体柔弱的地方诸如脖颈、双眼、心窝、小腹……都有锐利的刀锋存在,这幻觉令人胆颤心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