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一十三章 你这是把谁杀了?
    离砚缓慢而坚定的穿过了风球消失在外面的红光之中,月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酥胸剧烈起伏着,苍白的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她这辈子也不愿再见到离砚了。

    然而锋利无俦的离砚并不能奈何风龙,用离砚对付无形无质的风龙好比是用利剑去斩溪流,威胁无果,寻易只得再施无赖手段,催动离砚朝自己刺了回来。

    因此一辈子不愿再见离砚的月虹在还没等缓过劲呢,就又受起了二茬罪,不过这次可比上次难受多了,因为她是站在寻易身后的,位于离砚锋芒所指之处!

    “啊!”心神被离砚所夺的月虹只当是寻易落败了,惊呼之下凭着不知从何处来的超然勇气飞身冲上去挡在了寻易前面,她自知难敌离砚,所以只是拼命打出防御法决,布下一道道灵力护盾。

    江达见到离砚去而复返时头脑还是比较清楚的,灵宝不比寻常之物,不是抢过来抹去上面的神识禁制就可以收为己用的,所以他并不认为离砚是奔着伤害寻易去的,倒是月虹的激烈反应让他有些慌了手脚,正不知该不该上去帮忙时,缓慢飞行着的离砚忽然一闪而逝,看到月虹和寻易都安然无恙,他暗自舒了口气。

    闭着眼拼命布下灵盾的月虹感觉到身上的威压忽然消失时,手上的动作不由停顿了一下。

    “没事了。”寻易有气无力的说,望着月虹的目光中满是感动。

    “你……你没事吧?”月虹惊魂未定的看向寻易,见到他两眼暗淡无神不由更是心慌。

    “多亏姐姐救了我。”寻易想挤出个笑容,不想心头一阵烦恶,张口喷出了一团暗红色的血块。

    “弟弟!”月虹扑过去抓住了他的手。

    寻易轻轻摇了下头,道:“无妨,你别担心。”

    月虹紧咬着樱唇点了点头,坚强的性格让她得以保持住了最后的镇定。

    “还是斗不过它。”寻易苦笑着说,自杀大戏演到这份上实在是够丢人的,这不是因为月虹给他添了乱,而是在月虹冲上去之前他就感受到了风龙对此的漠视,不但如此,他同时还感到的风龙的愤怒,这种愤怒让他品味出了威胁的意味,或者说那并不是什么愤怒就是威胁!他与风龙之间的沟通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感觉是清晰的却无法用语言表述,他能领会到风龙把不满指向了月虹与江达,这不是威胁是什么?

    “斗不过就别斗了。”月虹用乞求的目光看着寻易。

    寻易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有心无力道:“只能听天由命了,这混帐要敢胡作非为,我一定让它知道什么是后悔!”他这话与其说是对月虹讲的,不如说是对风龙讲的。

    月虹能听出这句狠话的话外之音,她轻抚着寻易的胳膊道:“姐姐还想多陪你一会呢,你可别逼姐姐这就自尽。”

    寻易心头一凛,忙堆出笑容道:“咱姐俩都是动不动就拿自尽吓唬人,可真是亲姐弟。”

    “你倒真笑得出来。”月虹怜爱的捏了捏他的面颊,眼中也露出了笑意,“快调理一下内息吧。”

    寻易强作轻松道:“就是跟那混账动了点真气,淤下了一口气闷之血,吐出去了就没什么事了。”

    “随你怎么胡说吧,说不准下一刻姐姐就再也看不到你了,我也懒得管你了,反正我是知道自己认了个多能说瞎话的弟弟了。”月虹嘴角弯起了开心的笑容,她是真置生死于度外了。

    “我骗你可是情非得已的。”寻易咧嘴作出可怜相。

    月虹看着他那样子,眼中的爱怜之意更浓,忍笑道:“隐瞒紫霄宫的身份也还罢了,这个情有可原,刚才离砚也是我替你挡住的?”她当时头脑发懵,现在可不糊涂了。

    寻易坏笑道:“摊上个傻姐姐可不就得哄着点呗,要不还能怎样?”

    “滚!”月虹雪白的脸上泛起娇艳的红晕。

    看着这姐弟二人谈笑晏晏,江达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俩不要命的制造出的温馨气氛让他都紧张不起来了,这可是在令元婴中期修士都闻之变色的大荒风中啊,而且还是在……,他看着照射进来的火红光芒,心中不觉有些迷茫。

    “你是紫霄宫多少代弟子?”月虹饶有兴致的问。

    “说出来吓死你。”寻易撇着嘴说。

    “那你快别吓死我了。”月虹抿嘴而笑,紧接着问道:“快说你究竟是为什么进凶地的?再骗我可不饶你!”

    江达支起耳朵等着听寻易是紫霄宫哪一代弟子呢,不料月虹竟不问下去了,这让他心里痒得难受,对月虹而言,寻易是多少代弟子并不重要,她更关心寻易当前是否有麻烦在身。

    “我跟你说实话你也不会信。”寻易作出满脸不说实话的样子。

    “说!”月虹瞪起眼娇叱。

    寻易一本正经道:“我在无意间路过凶地时,忽然心中有所感应,就像是有个至亲之人在附近似的,所以就跑进来寻找了。”

    他刚说到一半月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就给我编吧!金丹的事也是骗我的吧?”

    寻易嘿嘿笑道:“怪你没见识,亏你还亲自查看了呢,我结出的可是玄丹,仅次于仙丹!”

    月虹舒了口气,转而又神情严肃的叮嘱道:“我不管你为何跑到凶地中来,也不管你有多少宝物护身,但你的修为毕竟太低了,躲过这一劫后你必须给我出去,听到了吗!”

    寻易苦下脸道:“你别以为作了九大门派的弟子就万事无忧了,我是真杀了千宗会的人,连紫霄宫都保不住我了。”

    月虹闻言轻松的心情立刻转为了冰寒,喃喃道:“你这是把谁杀了?”

    寻易敷衍道:“说了你也未必知道。”

    “必定是九大门派的重要人物吧?”江达忍不住插嘴问。

    “裴元,炼魂派的裴元,我把他给宰了。”为了免得多费口舌,寻易随口杀了自己的这个小兄弟。

    “裴……元?”江达都快把眼睛瞪出来了。

    “你说的是炼魂派掌门的幼子?!”月虹震惊之下差点把寻易的胳膊抓断。

    “就是他。”寻易呲牙咧嘴的掰开月虹的手,心中不由好笑,裴元这货还真不负其所望,果然在一百多前就臭名远扬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