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一十四章 还要不要看?
    “那……那……”月虹绝望的看向江达,想从他那里得到一点希望。

    江达摇了摇头,道:“什么都别想了,多活一天是一天吧,杀了裴元,躲到天边也没用。”

    “紫霄宫就坐视不管吗?”月虹激动对江达问。

    “除非他是正天仙尊的幼子!”江达再次摇头道:“紫霄宫斗不过炼魂派的,正天仙尊在的时候还好说,可传闻正天仙尊早已不在世了,花蕊宫主也……”当着寻易的面他不便说出外界对花蕊仙妃恶劣状况的揣测,这些传闻月虹也是知道的,所以他停住话头,叹了口气。

    “那可如何是好呀……”月虹急得要落泪了。

    寻易满不在乎道:“别瞎操心了,你们能知道什么?我只是躲进来暂避一下而已,我们的两位宫主不但都安然无恙而且修为还皆有提升了,只待仙尊归来此事必能了断,我最多是受点责罚罢了,仙尊向来护犊子这是尽人皆知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真的?”月虹很愿意相信,却又不敢轻信。

    看到江达把头转向一边,寻易傲然道:“紫霄宫的事你们难道能比我还清楚?心里没这个底我敢杀裴元吗?”

    江达闻言转回了头,眼中藏着狐疑之色。

    “要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月虹眼中闪着希望的光芒说,她太渴望相信这些话了。

    寻易迎上江达的目光,道:“你的事太大了,我帮不了你。”

    “我明白。”江达与其对视着,他依稀从寻易的眼神中看到了些别有意味的东西,想来那应该是与月虹有关的,那也只能是与月虹有关的,否则寻易用不着使用如此隐晦不明的眼神,顺着这个思路猜下去,寻易要暗示的东西已经不难猜到了。他心虚的避开了寻易的目光,这个时候他不敢讲出与月虹缘尽的实情,他虽然相信寻易的为人,但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是能抓住的救命稻草越多越好。

    月虹看了江达一眼,幽幽道:“他的事你就别为难了,我们知道这里面的轻重,如果当初听从调遣去戍边,他或许在几十年前就死了,现在多活一天就是赚了一天。”

    江达不想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皱眉问:“外面是个什么状况了?”

    寻易敷衍道:“跟刚才差不多。”江达转移的这个话题也是他不愿谈的。

    月虹看着寻易双手所掐的法决道:“若非亲眼所见,我是无论如何也难以相信一个结丹中期修士能强悍至此的,先前你说自己是轻云派弟子,我就震惊不已了,万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和九大门派的人攀上关系,小弟,姐姐真为你高兴,以后千万别这么莽撞了,要珍惜这份福气。”

    “好,我记下了。”寻易看似很乖,实则是忧心得不愿多说话了。

    风龙现在已经带着他们闯进了密密麻麻的流焰风旋之中,其吞噬风旋的速度在不停的加快。一直在关注外面红光变化的江达此时也能看出些端倪了。

    月虹察觉到了寻易的心不在焉,可还是絮絮叨叨的把要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她是把这些话当临终遗言说的,觉得说的差不多了,她凄然一笑,道:“让我看看外面的景象吧,姐姐不怕,这等眼福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寻易轻描淡写道:“有什么好看的,除了风就是火,等一会平安了,我让你看个够。”

    月虹神色安宁的轻声道:“让我看看吧,要死也死个明白,我可不想作糊涂鬼。”

    “有我在你死不了。”寻易努力作出轻松之态。

    “那就让我看看自己的小弟究竟有多厉害。”月虹温柔的理了理他的鬓发,目光显露出了执着。

    寻易无奈的把外面的景象给他们展现了出来。

    月虹与江达的瞳孔同时一缩,眼前的景象已然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包裹在外面的已经不是什么漏斗而是一个巨大的火球,说它是火球并不准确,因为它实际上是个风球,其上如飘絮流云般的火焰则是其从附近的流焰风旋上撕扯过来的,小些的风旋一旦靠近就会在瞬间被风球吸住,变为其上的一片亮斑,数息之间就消失于无形了,而大些的风旋靠近时则会被吸扯得扭曲变形,继而像被撕扯的一大团棉絮般片片缕缕的被卷进来,透过风球上的火光间隙,可以看到远远近近皆是大小不一明暗不同的流焰风旋,急速游走着的风旋间也在不时发生着碰撞与融合。肆虐的荒风把这片天地搅得暗无天日,道道风旋又在黑暗中绽放出惑人心魄的红光,恰如一朵朵流动的火焰,流焰之名可算贴切。月虹说的不错,这等眼福真不是谁都能有的。

    “好美……”月虹面带迷醉的看着眼前的图景,情不自禁的发出赞叹。极端恶劣的环境必有其特殊之美,如同这片沙漠的荒芜纯净之美一样,流焰风暴展现出的是狂野诡异之美。

    江达嘴角抽动两下,他真想对月虹大吼一声,“等你出去后再说这话吧!”

    寻易也想骂她一句没心没肺,不过月虹那迷醉的样子让他忍住了。

    月虹似乎觉得这样看还不够过瘾,扭头对寻易问道:“你能让我直接看到外面吗?”

    从她那闪动的眼神中,寻易看出了她不仅是迷醉那么简单,遂点头道:“让你直接看我做不到,但能让你看得更真切些。”说着他把头向前探了探。

    月虹会意,欣然把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

    江达不安的提醒道:“你这样会扰他心神的,很容易把大家都害死。”

    月虹闻言直起前倾的身子,有点难为情的对寻易道:“一高兴就把什么都忘了。”

    寻易对她眨了下眼道:“我跟那混账是联为一体的,反正是害不死我的,还要不要看?”

    月虹迟疑了一下,然后露出刁蛮之色,扭头看向江达,以玩笑的口吻道:“那就看!我陪他混迹凶地一百多年,让他陪我冒一次险也是应该的!”

    江达很想作个洒脱点的回应,但话到嘴边却没能说出来,只苦笑了一下,他心里太苦了,实在难有凑趣的心情。

    江达的反应让月虹含笑的目光逐渐变冷,她扭回头后立刻把额头贴在了寻易的额头上,二人同时闭上了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