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最凶险的方向
    面对极品幽蚕丝,这几个人都有些沉不住气了,收到这等宝物就不单单是赚取差价的事了,用灵石办不了的事,送上几条极品幽蚕丝或许就能解决。

    不等三人表态,又一人开口道:“我们这几家店铺你们都可以看看,选中什么东西一起结算,我们怎么分这三条蚕丝你们不用管。”

    寻易摆手道:“我们只要灵石,五千一条的价格没商量了,诸位要是觉得贵,就看看别的吧。”

    “我要了。”有人当即拿出了灵石。

    “离拙子,你急什么呀。”此人语气透露出了极度的不悦。

    “就是,这点灵石谁都拿的出来,有便宜不能独占啊。”附和之人把话给挑明了。

    寻易不想被搅入其中,陪着笑道:“几位怎么分这三条蚕丝我管不了,在下只想尽快把灵石拿到手,我们不想在此多耽搁,不论你们是一人垫付也好合伙出资也罢,先把蚕丝买下再说吧,别争到我们后悔了,那可就要涨价了。”

    月虹已经后悔了,她紧紧攥着那三条蚕丝心下不住在转主意。

    寻易刚说完,立刻有人接口道:“这位小道友倒是个实在人,说的不错,咱们先把东西买下再说,我看一人出一份灵石吧,分不到蚕丝的也该得些好处才行。”

    “不用那么麻烦,大家常年在一起,还怕失了公道?这笔灵石我先垫上。”说话之人把十一颗元婴石递给寻易,“检验一下吧,灵石若没问题这笔交易就算成了。”

    按比价来算,这十一颗元婴石给的只多不少了,可见这帮人都是怕出意外让这个大便宜跑了。

    可意外还是来了,在那人想要去月虹手中接蚕丝时,一道神念传了过来,这道神念传给了坊市中的每一个人,独独避开了寻易他们三个。

    听闻了这道神念,所有人脸色都变了,他们一齐用惊恐的目光看向寻易他们,紧接着,来此买东西的那些人逃也似的御剑而去,店主摊主们则各自收拾东西也是仓皇而去,在他们这里买东西的五个人瞬间就跑了四个,临走还把刚买到手的六株灵草和五条上品蚕丝给扔到了地上,剩下的那人正是付了十一块元婴石的,他表情痛苦的迟疑了一下,手伸出一半不知是想要回灵石还是想要幽蚕丝,不过他很快就把手收了回去,恨恨跺了下脚,身形一晃回了自己的店铺。

    如此惊变令三人有点发懵,月虹抓起被扔在地上的灵草和蚕丝,一边收拾摊位一边对二人说:“不管出了什么事,咱们也快跑吧。”

    寻易定下神道:“没看大家都用什么眼神看咱们吗,祸事就是冲咱们来的,镇定点,跑肯定是跑不掉的。”

    他刚说完,一个阴沉的声音远远传来:“你们三个给我马上离开,一路向北走,途中不许逗留。”

    听说可以走,月虹二话不说的拉起寻易就要动身。

    寻易拽住她,扬声问道:“请教前辈,为何要我们一直往北走?走出多远才可停留?”

    那个声音答道:“灵力耗尽方可歇息,快!这就给我走!”

    虽然能听出对方语气不善,江达还是想试试运气,他恭恭敬敬的望空而拜道:“晚辈江达,想斗胆劳请前辈慧眼一观,看一看我这隐疾……”

    不等他说完,那个声音在三人耳边炸响道:“滚!立刻给我滚!”

    江达不敢再废话,拉起月虹和寻易施展身形以最快的速度朝北飞去。

    飞出几千里后,江达开口道:“没有人用神识监视咱们,我在护体神光内加了隔绝禁制,你们可以说话了。”三人都在他的护体神光内,加了隔绝禁制后即便有人跟踪也无法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了,一旦动用神识查探,江达是必然能发觉的。

    “你们能猜出是怎么回事吗?”月虹心中忐忑的问。

    江达看向寻易,寻易面色平静道:“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事一定是冲着咱们来的。”

    “那怎么还放咱们走?”月虹皱紧眉头问。

    寻易冷笑道:“我想不会就这么便便宜宜放咱们走的,该来的迟早会来。”说完他看着江达问,“你在那家店铺内没说什么多余的话吧?”

    江达十分肯定道:“没有,一句不该说的都没说,这个我有分寸。”

    月虹小声道:“问题会不会出在从咱们手底下逃脱的那个匪徒身上?”

    “也只能是他了!”江达觉得这个猜测八九不离十了。

    寻易眼中现出思索之色道:“要是打算杀人夺宝的话,理应神不知鬼不觉的暗中下手,弄出这么大动静太不合情理了,最让我不解的是他们为什么用那种眼光看咱们。”

    江达眼中闪出光芒道:“我猜到了,多半是有人认出了六仙君的那柄刀,他们是畏惧六仙君,怕咱们在他们的地盘上出事,所以才赶咱们走的!”

    寻易不以为然道:“既然是怕小魔君,怎么对咱们如此蛮横呢?再说了,小魔君有那么吓人吗?这里可是七荒凶地啊。”

    月虹斜了他一眼道:“小魔君有多吓人你该比我们清楚吧?七荒凶地又怎样?你当小魔君没本事进来吗?得罪了小魔君的人还没听说有哪个能安然无恙呢!”蒲云洲的许多女修对小魔君都有着别样的情怀,荷花仙子如此,月虹亦如此。

    江达解释道:“赶咱们走的这个人或许与六仙君有点过节,但又非大仇大怨,而且这里应该是有人知道这这一点的,他为了脸面不得不对咱们表现的蛮横些,这就能解释他为什么不以神念跟咱们讲话,偏偏要高声喊出来,那就是给大家听的。”

    寻易微微点着头道:“要这么说……也有些道理,那他让咱们往北面走又是什么道理呢?”

    月虹沉吟道:“你猜的如果是实情的话,那北面必定是最凶险的一个方向,否则的话,给咱们指一个最安全方向,那就没什么脸面可言了。”

    “不错!”江达放慢的速度,脸上有了犹豫之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