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灭戾虱
    听听别人想出来的办法,这本来是件不值得考虑的事,但寻易的神态让江达还真犯了一下嘀咕,他嘀咕的不是寻易想出的办法,而是内心不愿面对自己怪病的事。

    “说吧。”经过了颇显古怪的一阵迟疑后,他才表了态。

    “你不是想回去找那人去问吧?”利用这点空隙,月虹已经猜出寻易的办法是什么了。

    寻易点头道:“无需回去,咱们停在这里应该就够了。”

    月虹瞪着他训斥道:“这跟找死有分别吗?!”

    寻易转了转眼珠道:“他对咱们那么蛮横,可从头到尾也没说要是违抗他的吩咐,就弄死咱们云云吧?”

    月虹差点被他气乐了,没好气道:“你这是有多贱骨头?人家一个元婴中期大修士,跟咱们说话还犯得着用死啊活啊的相威胁吗?”

    寻易撇嘴道:“当然犯得着啦,你别把元婴中期修为的人想的有多了不起,即便元婴后期的也一样会说死啊活啊的狠话,咱们又不认识这个人,不知道他的行事手段,反正我觉得他凶巴巴的喊了半天,最后却没说敢违抗就弄死咱们之类的话挺别扭的。”

    “你是真的贱!”月虹骂了一句,继而道:“就凭这个,你就认定他不敢杀了咱们?”

    寻易傻笑道:“要不怎么这办法有点冒点风险呢。”说完他又似是无意般的看了江达一眼。

    “你这不是冒点风险,就是直接找死!”月虹骂完就想转换话题了,她认为这馊主意不值得再讨论了。

    不想江达一脸严肃的接口道:“我愿意一试。”

    “你活腻了?!”月虹不耐烦的呛了他一句。

    江达面色平静道:“是活腻了,不管此事与我的怪病有没有关系,我都想尽快把病根弄清楚,这是个机会。”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月虹沉默了,江达甘愿冒这个险,表明那怪病已经把他折磨的不轻了。

    寻易对江达作出这样的决定一点也不惊讶,他依然平静道:“你想好了?”

    “想好了。”江达说完就停住了身形。

    寻易对月虹道:“你先躲远点吧,万一我猜错了,那对方就是条不叫的狗了,不叫的狗咬起人来才是最狠的,我虽有把握吓住他,让他不敢动咱们,但那得他能给我个开口的机会才行,我怕他一上来就动手。”

    月虹面色阴沉道:“少废话!”

    江达认真道:“你们俩个都走吧,先往北走,我这边如果没事一会就能追上你们。”

    “你也给我闭嘴!”月虹又对他呵斥了一声。

    江达嘴唇动了动,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转而对寻易道:“把你那件厉害的宝物拿出来吧,免得一会来不及。”

    寻易张开手,把手心里攥着的一个杏核状小物件给二人看了看。

    “就这个?”月虹对这么个小玩意儿显得很没有信心。

    “就是这个。”寻易把拳头攥了起来,“他要真是个识货的,那我敢担保他不敢靠近千丈之内。”

    “他要不识货呢?”月虹忐忑的问。

    寻易看了一眼江达道:“那他赶咱们走的原由就不在我身上了。”

    月虹刚朝江达看去,江达就沉声道:“来了,做好应战准备吧。”

    二人收到江达这道神念时,一个瘦小的老者已经站立在他们千丈之外了。

    “为何停下来?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老者的语气冷若寒冰,精光闪烁的目光更是看得人心底发毛。

    看到他不远不近恰是停在了千丈之外,江达扫了寻易一眼。

    寻易向前迈了一步,也不施礼,开口道:“晚辈们想不明白为何遭驱逐,我们交了进入坊市的费用,时刻未到就被赶走,前辈若不给个理由,岂不是要坏了芜湖禁地的名声?”

    这番话令所有人都怔了一下,老者眯起眼打量了他一下,森然道:“好胆!”

    他这两个字刚出口,寻易他们那边忽然出现了一个十余丈长,三四丈高的虚影,那虚影是一头巨龟模样,它的四足和小半个身子隐在下面的沙地中,寻易他们三个则处于巨龟的腹中,巨龟的头是微微昂起的,双眼呈朝前望的样子,虽然虚影很弱,无法看出它眼中的神情,但其给人的感觉是麻木而呆滞的,这头巨龟浑身透着一股沉沉暮气。

    因为老者那声“好胆”是故意催动了震慑威压的,月虹心下一慌立即就催动了“御劫”,这头巨龟正是“御劫”幻化而出的。

    “御劫?!”老者目光闪动了一下。

    “不错。”寻易应了一声,他目不转睛的观察着老者的神情。

    “你们与信德仙君是何关系?”老者盯着三人问。

    寻易嘴角带笑道:“我们乃紫霄宫门下。”

    老者颇感疑惑道:“既是紫霄宫门下,为何跑到这里来?”

    寻易摇摇头道:“一言难尽,敢问前辈与紫霄宫是敌是友?”

    老者语气放缓道:“我欠着大仙君一个不小的人情呢,他既然把最为珍惜的“御劫”传给了你们,想来你们必是他极为疼爱的晚辈,你们不用对老夫有什么猜疑,有大仙君的情面,我绝不会难为你们,唉,可我也无力帮你们,这个人情想还也还不上了。”

    江达急忙问道:“前辈说无力帮我们,指的是什么?”

    老者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道:“你还不知道自己惹上了什么吧?”

    江达的心沉了下去,他艰难的摇了摇头。

    “你遭不灭戾虱所侵了。”他说完点指着寻易与月虹道:“你们两个尚未感觉不适吧?马上离他远点,我会给你们俩安排一处安身之所,三个月后若仍无异样就可放心了,到时我送你们回去。”

    江达脸色极其难看的问:“这不灭戾虱无法可治吗?”

    老者没有答他的话,而是绷起脸对尚未有所动作的寻易和月虹催促道:“快到离他千丈之外处!”

    看着江达的样子,月虹万分难过,她对老者摇摇头道:“她是我的夫君,我不能抛下他,恳求前辈无论如何要救他一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