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姐姐心意已决
    老者略带不悦道:“我欠着大仙君的人情,能帮你们自然会全力相帮,不灭戾虱是连大神通都为之头疼的东西,我救不了他,即便是大仙君在此也同样会束手无策的,你们两个赶快离开他,不但要远离,连神识交谈也不能有。”

    听了老者的告诫,月虹对寻易催促道:“小弟你快躲远些。”

    因为月虹是拿着“御劫”的,老者自然认为她是最受信德宠爱的,见她仍不肯远离江达,不由着急道:“你没见过他发病时的痛苦样子吗?这还只是刚开始,到最后即便是元婴后期的人也难以堪承受那种折磨,你陪着他一点用都没有,再过些日子他发起狂来就六亲不认了,早晚会杀了你。”

    江达晃动身形向左边移开了千丈余丈,他神情惨然的对月虹道:“别过来。”

    老者对月虹道:“把‘御劫’收了吧,这宝物得珍惜使用了。”

    寻易跟月虹说过“御劫”已经用不了几次了,老者这么说显然是对“御劫”有所了解的,由此可见他的确与信德关系匪浅,月虹不再防备,依言收起了御劫。

    寻易替江达问道:“这不灭戾虱是个什么来头?我们尚不知怎么就招惹其上身了。”他在说话间,抓住了月虹的手,防止她再往江达那边跑。

    老者不答反问道:“你们摆出来售卖的那样锥状东西是如何得来的?”

    月虹抢着道:“我们遇到了一个树妖,那是一根树枝。”

    老者点头道:“这就是了,那种树名唤‘豕尾’,乃七荒凶地中的一凶,它是生长于沙土之下的,唯有成了精才偶尔到地面上来,所以很少有人见过它的真面目,要是只与之动动手倒还无妨,你们肯定是掘了它的根吧?”

    月虹道:“我们没能杀死它,不过的确是朝下挖了,挖出了几具尸骸。”

    老者摇头道:“不灭戾虱就是隐藏在豕尾下面的,成了精的豕尾本就少见,寄生有不灭戾虱的就更少了,你们的运气太差了。”

    寻易一把抓过月虹的乾坤袋,把其收入自己的乾坤袋中,然后才道:“从那几具尸骸上取的东西也未必干净。”

    “那你还不快扔了!”月虹瞪起眼说。

    寻易笑了笑道:“要扔在这里,前辈非杀了咱们不可。”

    老者面露赞许之意,道:“你这小家伙不但有胆色,心思还很缜密,虽然不灭戾虱在有生灵可侵时是不会附在器物上的,但为了稳妥起见,那些东西还是一定要扔掉的。”

    江达抱着一丝希望问:“这戾虱真的就无法可治吗?如果能找到那树妖,他能把戾虱收回去吗?”

    老者摇头道:“戾虱是寄于地魂之中以魂息为食的,它在豕尾根下只是蛰伏而已,一旦附到人身上,如何还肯离开?”

    “寄生于地魂之中?”寻易暗自咧了下嘴,难怪江达这个元婴修士会被折腾成这样。

    老者道:“我对不灭戾虱所知也不多,但其无法灭除是可以肯定的。”他看向江达,“你一直往北走吧,那边大多是荒芜人迹之所,自己寻个地方静听天命吧,实在打熬不住时就别受罪了,跟他们俩还有什么要说的就尽快说吧,老夫不会偷听,我给你一炷香功夫。”他说完闭了耳目,身前出现了一炷三丈高的香烛幻影,香头闪着红光,快速燃烧着。

    月虹悲从中来,望着江达垂泪道:“你怎么这么倒霉?”

    江达惨然道:“天意如此,为之奈何?这样也好,省得拖累你了,有小弟照顾你,我能放心。”他看向寻易,声音已经哽咽的嘱咐道,“在你身上的祸事了结前,就在前辈这里暂避吧,小弟,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我敬佩你的为人,从心里感激你为我们所做的那些事,我相信你不会亏待她,她能跟着你也算因祸得福了,你姐是有脾气的,多容忍她一些,刚到紫霄宫一定要多陪陪她,进了高门大户的我怕她受不了人家的冷眼相待。”说到这里他又转向月虹,“紫霄宫比不得别的所在,万事多忍耐些,终有熬出头的那一天,千万别因一时性起毁了前程,你不但要自己忍耐,还要多劝说劝说小弟,他这祸惹得都塌天了,你们姐俩最不让我放心的就是这性情了……”

    “不,不,不……”月虹听得心肠寸断,用力摇着头,泪水飞舞而落。

    江达也流泪了,他强笑道:“能活到今日已经是赚了,你不要以我为念,好好珍惜这份福缘,到了紫霄宫后要潜心修炼,照顾好小弟,别作让他为难的事,小弟虽精明,但那毕竟事紫霄宫,有本事的人太多了,六仙君等赫赫有名的人物尽在其中……”提到小魔君,他自己也意识到不知不觉就把话说得不太对味儿了,忙往回拉,“不过你也别太担心,以后你就是紫霄宫的人了,六仙君不会把自己人怎么样的,你也未必能见到几位仙君的面,安心修炼少与人计较就是了。”

    “不!”月虹似乎下了决心,用力甩着寻易的手道:“放开我,我不能扔下他!”

    寻易故技重施,用偷袭炎冰的手段封了她的修为,然后解劝道:“我们都能体谅你的心情,可陪着枉死又有何益?前辈不是说了吗?他日后发起狂来会杀了你,真要是那样,等他狂性过了,还不得自责死呀?”

    月虹目光坚毅道:“他要能因误杀我而悔恨至自尽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夫妻一场,不能为他送终,就让我为他而死好了,若非出了这桩事,我本是打定主意要离开他的,但现在我不能抛下他了,前辈也说了,他对不灭戾虱所知不多,我们这就回去找那树妖,死马要做活马医,你的那几样宝物我们先带走了,万一他死了,姐姐会尽量把宝物给你带回来,若我也死了,这份情算姐姐欠你的,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吧,等身上的祸事了结了,千万别再做这种蠢事了,姐姐真是舍不得你,恨不得能一辈子守在你身边,怎奈天意弄人,姐姐命苦,无福拥有你这么个好弟弟,不过姐姐死了也不会忘了你的,若有来生,姐姐会尽今生未尽之责,好好疼爱你,放开我吧,姐姐心意已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