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凭本事勒索来的
    寻易心里发苦了,从被赶出坊市的种种迹象中,他隐隐猜到祸根或许就是江达的怪病,在他们夫妻失和的状况下,他以为坐实了此事会令这对夫妻就此分离,所以才不惜冒险引来了老者。

    得知江达的怪病比他所料还严重时,他心里对江达是充满同情的,可后来江达絮絮叨叨的话别则让他颇感厌烦,他不能怪江达,毕竟这是生离死别,但他就是觉得江达不该说那么多勾人心肠的话,换做是他,肯定会狠下心随便说两句就洒然而去了,想哭也得等到了远离月虹的地方再哭,这么勾心扯肺的叮嘱,让月虹岂能好受?

    他不愿恶意揣测江达是有意为之,只恨他为人太不爽利。果然,月虹最终还是被感动了。

    月虹的话刚说完,江达就急声对寻易道:“你别放开她!放她过来就是害了她!”

    寻易的火顶到了脑门,真想大喊一声:“你还不快走等什么!你走了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月虹用平静的目光看着寻易道:“你总不能困我一辈子吧?你什么时候放开我,我就什么时候去找他,好弟弟,成全姐姐吧。”

    香烛燃到尽头时,老者睁开眼,他奇怪的看到三个人都低着头,似乎就是在等他。

    “你怎么还不走?快走吧。”他用略带冰冷的语气对江达说。

    寻易抬起头道:“可否借一步讲话?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说。”

    老者当即对江达与月虹道:“不用那么麻烦,你们两个闭锁六识。”

    见到二人闭上了眼,寻易猜想他们在这种情况下不敢耍花招,遂把小魔君给的道袍拿了出来,在空中抖了一下后随意的搭在肩头,不等老者开口询问,他又伸手在空中一划,把自己入门庆典那日的场景给展现了出来。

    做完这两件事后,他拱手道:“在下信情,乃正天仙君座下第七子,请问道友如何称呼。”

    老者愕然的看着他,良久才拱手还礼道:“难怪如此有胆色,原来是七仙君,失敬了,老朽雩翎子,七仙君贸然来此是为何故?”

    寻易含笑道:“并非贸然而来,我的几位师兄师姐也来了。”

    “哦?”雩翎子目光一闪,用探询的目光看着他,七荒凶地外围近期大乱的消息他是有所耳闻的,不想竟是紫霄宫闹出来的。

    虽远隔千丈,以寻易目前的眼力,无需动用神识就能看清他的任何一个表情,他故作高深道:“此事涉及本宫之秘,有些话请恕小弟不便多言,道兄可见过这个女修?”他把绍绫的影像展示了出来。

    “不曾,如果需要的话,我可帮着寻找。”

    寻易点头道:“如此有劳道兄了,此女乃我紫霄宫门下,其生死牵涉着重大的干系,道兄若能将其找回,我大师兄一定会亲来道谢的。”

    “大仙君可来此间了?”雩翎子关切的问。

    “他没有来。”寻易把肩上的道袍收了起来。

    雩翎子皱眉看着他道:“我虽不想多问,可小仙君当前的状况其他几位同来的仙君可知晓吗?我想他们一定是不知的吧。”

    寻易咧嘴而笑道:“他们当然是不知道的,这就要多谢道兄了,否则我说不准真会糊里糊涂的被不灭戾虱所染。”

    见他还能笑得出来,雩翎子严肃道:“小仙君不可如此轻心,有道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何况是你这万金之体呢,既然几位仙君不知你当前状况,那老朽必须得把你留下,等他们来接你才行。”

    寻易淡然一笑道:“多谢道兄如此眷顾我紫霄宫了,小弟回去后定当向大师兄细细禀明,不过小弟有要务在身,同时这次进凶地也是为了历练一番,我虽没把握对付不灭戾虱,但凭着师尊所赐法宝,遇到别的危险还是有自保之力的,所以就不劳道兄费心了,你要强行把我扣下,那可是要坏我紫霄宫大事的。”

    “这个……。”雩翎子大感为难的看着他,主要是这小仙君的修为太低了,就算有宝物护身,如此在凶地内乱闯也是太危险了。

    寻易信心满满道:“道兄别担心了,我师尊已进入化羽中期,纵使我染上了不灭戾虱他老人家也未必就没有办法,大师兄赐下的‘御劫’我都转交他人之手了,我师尊所赐的宝物是何等品级还用说吗?如果过些天遇到我的师兄师姐,你向他们替我报声平安就是了,完成了身负的要务我立时就会返回。”说到这里他狡黠的眨了下眼,“小弟尚有一事相求,这件事道兄可别跟我师兄师姐们说。”

    “老仙尊登仙在望实可喜可贺,请小仙君代我向大仙君道一声喜,小仙君有何事尽管说出来。”寻易这表情让雩翎子看着颇觉好笑,这么个小家伙居然是信德、信邪等威震修界垂名数千年之辈的师弟,想想就觉滑稽。

    寻易一脸愤懑道:“我那几个师兄师姐真没法说,你说让我进凶地历练就够不是东西的了吧?”

    雩翎子神情古怪的看着他,虽然觉得他说的没错,可还是违心道:“怎么能这么说几位仙君仙子呢,他们还不是为你好吗,不经非凡历练哪来非凡成就呢,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

    寻易哼了一声,道:“让我来这里历练也罢了,还只给了我几块灵石,这怎么说都有点过份了吧?我的宝物催动起来可都是极耗灵石的,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让我去哪弄灵石啊?这不存心害死我吗?”

    “你是想从我这里取些灵石?”雩翎子犯难了,能送给七仙君些灵石是他巴不得的事,但这么作可就坏了几位仙君的良苦用心了。

    寻易跟个小狐狸似的笑着说:“不是取是勒索。”他指了指江达,“你要不给,我就让他赖在你这里不走了,我的师兄师姐皆知道我这人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如果被他们察知了,你用这个理由搪塞他们肯定行。”

    雩翎子哭笑不得的看着他道:“你跟小魔君真有的一拼,难怪几位仙君敢把你送到这里来历练,老朽怕了你了,想要多少灵石?”

    寻易眨着眼道:“这是我凭本事勒索来的,师兄师姐知道了也无话可说,所以在你这里多拿些能省点事,否则我还得带着他俩去别处勒索。”

    雩翎子忙摆手道:“我的小仙君,你可真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呀,好好好,只要你肯离开他就什么都好说,五百元婴石够不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