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发现踪迹
    在寻易他们三个飞离芜湖绿洲时,在七荒凶地西北方的虚针漠地前站着十几个人,他们身上穿的不是紫色道袍就是暗红色道袍,只有两个人例外,这两人中一人身着正红色的赤练袍,另一个则穿着如雪的白袍。

    穿赤练袍者是北宫仪,在十几个面色平静的元婴后期大修士中,只有他的神情略显焦燥。穿白袍者是小魔君信邪,他负手站在远离众人的最前面,一双寒星般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绵延到天际的沙海。

    紫霄宫和北宫家族的大修士们之所以这么快就找对了方向,是因为紫霄宫的弟子发现了那个在寻易进入凶地第一战中被废掉修为并放走的矮个子修士,确定了寻易踪迹,众弟子立即把消息传了出去,别的人都通知到了,唯独寻找小魔君颇费周章,原来这位爷并没有只在凶地外围往复搜寻,而是每一趟都顺便把更深处的虚针漠地也给扫了一通,大家这是刚在此处把他找到。清秋与暖冬二人等不及去找小魔君在两天前就闯进了漠地。

    信平简单给大家划分了一下寻找区域,少不得对北宫家族之人道了番辛劳与感谢。

    小魔君转回身开口道:“不能只搜漠地,依我看来,这漠地略略搜搜就够了,小师弟若是真闯到这里来了,必定能搞清漠地非停留之所,他若不就此折返了,则一定会尽快穿过去,以其修为推算,我们至少要过了漠地再往前搜寻七百万里。”

    “再往前七百万里就接近凶地中心地带了,这小子能跑那么远吗?再说他又不傻,哪会跑到那么深的地方去找人啊。”信念对信邪的提议有些不以为然。

    “他不是来找人,他是来找死的!找不到他,紫霄宫的人谁也不许回去!”信邪说完不再多言,身形化作一道白光笔直的朝自己该负责的那片区域飞去。

    众人看到他竟敢在虚针漠地以这等速度疾驰,不由各自心惊,以元婴后期的修为是可以察觉虚针的,但在他这速度下能避开虚针的,此间众人没几个能做到,由此可见这小魔君的修为多半已到了圆满境界。

    北宫仪此时诚挚的对家族中人深施一礼道:“有劳各位师叔师伯了。”

    北宫家族负责此番突袭七荒凶地行动的北宫台按住他的肩头道:“我们自会尽力寻找,你跟着九师叔和十二师叔去外围搜寻吧,七仙君或许并没有进入漠地。”说着他看向北宫仪身边的两个中年男子,吩咐道,“绝不可让仪儿踏入漠地一步,你们两个寸步不许离开他。”

    二人躬身领命,当即带着北宫仪掉头离去。随着他们三个的离去,十几道光芒呈扇形直射入虚针漠地,这股足以令整个修界震颤的强大力量就此把无情的杀戮推向了七荒凶地的中间地带。

    与这股由南向北推进的力量相对的,另一股由十数位元婴后期大修士组成的强大力量正疾速自东边朝虚针漠地杀过来,那是由轻云派、炼魂派、太府派等一众与紫霄宫关系密切的门派混编而成的队伍,率先行动的清秋与暖冬亦是从那边杀过来的,她们二人得知消息后不顾信平作出的安排,皆是当即冲向了虚针漠地,只是把信平委托她二人集合相关门派的任务交给了各自的弟子,晨露这个晚辈不得不担负起调动一众元婴后期前辈的重任。

    打着做样子念头进入七荒凶地的仙玉不期遇到了选择从中路搜寻的信义,她立时就意识到出大麻烦了,信义也没隐瞒,把寻易进入凶地的消息透露给了她,仙玉听闻后都有大哭一场的心了,寻易要有什么三长两短,轻云派是怎么都要承受小魔君等人的雷霆之怒的,她虽口口声声不惧小魔君,但那是因为小魔君跟她关系尚可,若小魔君真翻了脸,尽管未必会对她怎样,可轻云派其余之人就说不好谁会遭殃了,何况到时发怒何止小魔君一人?比起尚活在世上的正天仙尊来,紫霄七子加上内海四位仙子就都不算什么了,这位仙尊的性情若还如当年一样,那轻云派会不会遭灭门之祸则只能乞求老天保佑了,所以仙玉由做样子瞬间就变成了发了疯般的搜寻,那劲头丝毫不逊于清秋等人,在接到紫霄宫的召唤后,轻云派的几位元婴后期大修士成了由东向西挺进虚针漠地的中坚力量,幸亏有仙玉的主持,让被强压了重任的晨露轻松了一些。

    孤云展此刻也到了凶地内,是兰音给他送的信,兰音在去给两位师叔师伯送过信后顺路回了趟浮云山,孤云展听了寻易对兰音编的所谓在师兄师姐护卫下进凶地历练的话后,当时就认定那是胡扯,在去不去帮着搜寻寻易这件事上他挺犹豫的,他清楚寻易这小子虽然会作出人意表的事,但其心里是有分寸的,以这小子的心机不太可能往凶地深处钻,既然紫霄宫上下都惊动了,他去凑这个热闹有点多余,他认为此事的最终结局多半就是这小子折腾出来的一场闹剧。

    兰音本以为孤云展听到寻易进入凶地的消息后会二话不说的就赶过去,不想他居然是没多大反应的,不由瞪起了杏眼,没头没脸的就是一通数落,连没义气啊,心肠冷啊这类话都说出来了。

    孤云展被兰音这激愤的样子弄得有点糊涂,心念暗转之下不由好奇的问:“那小子还跟你说什么了?怎么就把你收买了?”

    兰音当然不好跟他说出实情,依然保持着愤慨道:“还说什么了你别管,反正我告诉你,他是做好了死在里面准备了,你别那小子那小子的叫,人家对你是足够义气的!”

    孤云展淡淡一笑,道:“他的话连一分都不值得信,什么准备死在里面,你也不想想,他年少得志,贵为紫霄宫的七仙君,这样的人会轻易去死吗?你就说说他怎么对我足够义气吧。”

    兰音被孤云展自以为是的态度刺伤了,懒得再跟他多说,冷着脸扔下一句“我没功夫跟你废话,到时别后悔就行。”然后掉头就走,走出几步又回过头缓和了颜色道,“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本来就是想告诉你一声,没打算劝你去找他,你要是因此出了事,我的罪过可就大了,轻云派的灾祸已经不小了,再惹了幽旗门我们也就都别想活了,你在这里等消息吧,反正找他的人已经很多了,你去不去无关紧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