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三十章 看把你狂的
    孤云展最终还是去了,临近七荒凶地时,他不由暗自吃了一惊,因为在这片平日少有人迹的天空中此刻时不时就会有虹光划过,而且虹光显示这些人的修为大多数都在元婴中期以上。

    越往寻易进入凶地的人鬼山界那边走,他就越心惊,一路上,仅各门派留守在凶地外面负责联络的人他就见到了七拨,及至赶到人鬼山界,看到此间千里范围内竟聚集了十多个门派的联络站点,天空中更是道道虹光穿梭不断,他不得不由衷的佩服这小兄弟的闹事本领,他折腾了数百年,只当除了小魔君没人能与自己比肩了,现在看来,再让自己折腾几百年也未必能及得上人家七仙君今天的水准,在胡闹方面,七仙君大有赶超六仙君的势头,在这方面紫霄宫注定是要独领风骚了。

    至此孤云展仍然认为寻易只是在折腾,打死他他也不信这小子会往凶地深处走,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凶地外围上百万里区域几乎被翻了个遍依然不见寻易的踪影,这让孤云展开始担忧了,他带着两个护卫加快了搜寻的速度。

    寻易当然是心悬赶来搭救他的师兄师姐们的,他知道自己不该再往凶地深处走了,跑进来这么多天老天也没收走他,那就得顺天意而为了,而且为了月虹他也要尽快回去了。

    出了绿洲,他带着二人转而向西而行,他们现在处于七荒凶地的西南部,往东走虽有可能碰上从那边搜寻而来的师兄师姐,但机会太渺茫了,碰不到的话这么横穿凶地想从东边出去路途太遥远了,最主要的是江达命难长久,失去了他的庇护,剩下自己和月虹力量太弱小了,还是提早向凶地外围走才明智。

    月虹有点奇怪的问,“你不是喜欢东方吗?怎么往西走了?”

    寻易不愿多废话,随口道:“是前辈指点往这边走的,这边安全些。”

    “哦,”月虹对此深信不疑,“你没找他要地理图吧?”

    “没有。”

    月虹赞许道:“就是不该要的,人家如此关照你们紫霄宫的人,不能向人家提这种犯忌讳的请求。你背着我们都跟他说什么了?连姐姐都瞒着吗?”

    寻易敷衍道:“说了点与我们的大仙君有关的事,前辈跑到凶地藏身必有不能向外人道的原由,我怕他与我们大仙君之间的事涉及隐秘,所以才背着你们的。”

    “哦,那我就不打听了,前辈对不灭戾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月虹哀伤的看向远处这么长时间一句话也没有说的江达。

    寻易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你想出的是什么办法?现在能说了吧。”月虹不得不病急乱投医了。

    寻易对着江达那边扬声道:“接下来如遇到看着不顺眼的,咱们把他擒下,试试戾虱会不会跑到他身上去。”

    “这……”江达迟疑的看向月虹,落到这步田地,他对寻易这个主意当然是赞同的,只是他们夫妻素为良善之辈,他怕一口答应下来会惹月虹反感。

    “你这主意……”月虹神情古怪的看着寻易。

    寻易斜眼道:“怎么啦?还嫌这主意缺德啊?”

    月虹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如今也顾不得缺不缺德了,咱们只选看不顺眼的动手就是了。”

    寻易左顾右盼的四下搜寻着道:“我现在看谁都不怎么顺眼。”

    月虹嘱咐道:“尽量别对本分人动手,凶地内不乏像我们这样被迫逃进了的,他又不是一时半刻都撑不得的。”

    寻易收回目光道:“在这倒霉地方,十天半月未必能遇到一个人,再挑来拣去的,就不知要等多久了。”

    月虹又叹息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寻易不无郁闷道:“这缺德主意是我出的,损阴德是跑不了的了,我自然会尽量找个该杀之人下手,如果一直碰不到人的话最后只能撞上谁算谁了。”

    “好。”月虹歉然的看着寻易道:“你别怪姐姐迂腐,只是我从未做过这等蓄意害人的事。”

    “我也没做过!”寻易瞪起眼说。

    月虹摇头笑道:“好好好,我信还不行吗,瞪眼干嘛。”

    “你能信才怪呢。”寻易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

    从这时起,这三个本该像兔子一样闻风就逃的人表现出了诡异的张狂状态,他们一路散开神识搜寻着适合下手之人,不过一连五天半个人影都没见到,而脚下的沙漠的颜色已经逐渐的变换了颜色,由金黄变成了灰白色。

    第六天,终于有道虹光在空中出现了,而且正是朝他们这边而来。

    这些天江达的症状愈发的严重了,见了这道虹光,他那发红的眼睛立时亮了起来,从虹光判断,对方应该与他修为相差不多。

    看到江达打出的手势暗语,月虹和寻易立即收敛了神识,为了避免惊扰来人,他们三个又恢复了往日谨小慎微行进的姿态。

    来的这人是个真张狂的,他似乎根本没把这三人看在眼里,径直从他们不远处经过,还放缓了身形肆无忌惮的打量起月虹,那眼神带着明显的轻浮之意,他看相貌不足三十岁,一张马脸又长又丑。

    “看什么看?活腻了是吧?”寻易摆出小混混的样子,开口挑事了。

    “小崽子,是你活腻了!”那人停下来骄横的抬手就要教训寻易。

    凑过来的江达毫不迟疑的催动飞剑朝对方刺去,因为要捉活的,他没有使用斩情刀。

    光芒闪耀间,江达的飞剑不知怎么就被打落在地了,那人摆弄着手中的一柄白色的短戟,不阴不阳的笑着对三人道:“说,是谁活腻了?”

    原来人家张狂是有宝物做依仗的。

    寻易轻蔑一笑,神情比他还傲慢道:“杂碎,有件宝物看把你狂的。”

    那人被骂得怔了一下,他还没见过骨头这么硬的呢,怒极之下他倒不打算立刻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崽子弄死了,决定要好好折磨他一顿,遂狞笑着道:“好,有种,我今天要看看你的骨头能有多硬,不把你全身骨头打碎,让你跪地求饶,小爷这灰疆九公子的名号就倒着写!”

    寻易向来看不惯这类嚣张跋扈的嘴脸,他不屑的哼了一声,对江达道:“你来吧,试试能不能捉个活的,我要动手他肯定就活不成了。”他说的是实话,对上元婴修士,他只能用离砚发动致命一击,不能给对方还手的机会。

    灰疆九公子被气乐了,盯着寻易的双眼眼闪出兴奋之色,寻易越狂妄一会折磨起来就会越有快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