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别了”
    寻易对此是有经验的,毫不担心的陪着笑脸道:“没事的,一会就好了。”

    果然,过了不到一盏茶工夫江达就坐了起来,如大病初愈般有气无力的抱怨道:“差点被你杀了,你还是控驭不好它吧?”就算知道寻易是有意为之他也得这么说,谁让有求于人家呢。

    寻易不敢接着这个茬,含含糊糊的咧咧嘴,道:“快感觉一下,戾虱还在吗?”

    江达苦笑道:“二魂都要被撕烂了,此时的难受劲远胜戾虱之苦,那还能感觉到什么呀,容我缓缓再说吧。”

    寻易忙道:“好好好,你慢慢缓着,不着急。”

    “你……”头脑发晕的江达想让他躲远点,免得被戾虱侵染,可他及时醒悟过来,把这句话咽了回去,在寻易提出替他拔除戾虱这个主意时,他就想到了如果这个办法真可行的话,那戾虱不就转到灵物身上去了吗,灵物又是寻易的本命灵兽,如果戾虱不能被杀死,那就有可能会侵染寻易,当时他没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一则是面对死亡的威胁他顾不得别人了,二则是寻易乃紫霄宫的弟子,被戾虱侵染了不难请动大神通出手相助,比自己的境况要好得多。

    寻易看他欲言又止,追问道:“怎么?”

    江达改口道:“你先藏好身形吧,得多等一会,你那灵物对戾虱有震慑作用,即便没能拔除一时半刻也不能作怪了,最少要等一两个时辰才知结果。”

    “好。”寻易口中应着却没有离开,反而还凑到了江达身前三尺之内,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其身上的一处位置。

    “怎么了?”江达疑惑的看着他。

    寻易目光专注的盯着他肩头部位,轻声道:“别动。”说着他伸出右手食指缓缓的朝那地方点去,刚才一晃眼间,他忽然察觉江达地魂之内似乎有个小亮点,凑近能看清亮点确实存在而且还是紧紧挨着的两个,不过亮点比微尘还要小,那亮光也极其微弱,这种光芒他是熟悉的,很像是幽蚕蚕茧的那种光芒,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自己是无意间以灵眼神通看到的这亮点。

    “你要干什么?”江达被寻易那样子弄得紧张起来。

    “停息凝神,定住二魂。”寻易没有解释,手指前伸的动作愈发的缓慢,在快接近那两个亮点时,他忽然收回了手,皱着眉头想了想后,他催动出了风旋。

    风旋一出现,近在咫尺的江达就察觉到了,他惊慌道:“我可受不起它的折腾了,你到底要做什么?”

    寻易无暇搭理他,不过他的神情专注而平静,看起来不像是在面对什么严重的事,这让江达惊慌的心得以稍有缓解。

    寻易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个亮点,缓缓的再次把右手食指点了过去,那个小风旋刚出现时是疾速旋转着的,随着手指的前伸,它一点点的变小,旋转的速度也随之减慢,寻易通过与风龙的感应,虽然没用眼睛去看,但却清晰无误的感知到了风旋的变化,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操控风旋,可却生出了随心所欲的感觉,手指距亮点两寸许远近时,风旋已经缩至米粒大小,而且旋转趋于停止,再往前寸许,风旋几近停止不转了,而那两个亮点似乎感知到了危险,变得愈发的明亮了。

    寻易的手指在这个距离上停了下来,随着心念的催动,比线头还小的风龙缓缓的从风旋中游了出来,它的身躯虽细如丝线,但扭动间却能给人以雄浑无俦的磅礴感,这似乎很荒谬,可寻易就是感觉如此,操控着这线头样的小龙往前行进一点也不比操控着一头千丈长的洪荒巨兽轻松。

    小龙游进江达的地魂之中时,江达的眼中露出了无比惊恐之色,如同是撞见了猛虎的羔羊,过度的惊吓令他连反抗的勇气都丧失了,说起来不会有人相信,这位已有元婴修为的大修士竟被吓尿了,是真的尿了!

    小龙到了两个亮点之前,转了个身就回来了,那两个亮点随之消失了,连寻易都不知道它是怎么把那两个亮点处理掉的,因为他不知道该让风龙如何去对付那疑似戾虱的东西,是吞掉?掐死?还是咬死?所以他只能含含糊糊的吩咐风龙去除掉那两个亮点,具体怎么作就只能交给风龙了,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盯着亮点上,见那亮点真的被风龙灭掉了,兴奋之下根本没顾上留意风龙的动作。

    收了风龙后,他难掩兴奋的对江达道:“刚才察觉到有点不对劲,细看之下也没什么,没事了,你好好缓缓吧,一会我再回来看你。”

    说完他抛下惊魂未定的江达,施施然飞出去一段,挖了个坑藏了起来。

    江达瘫坐在那里发了半天的抖,才迷迷糊糊的也挖了个坑躲了进去,他知道寻易刚才肯定对他做了手脚,但人为刀俎,他唯有任其宰割的份儿,好在他相信寻易的为人,倒不担心他会作对自己不利的事。

    足足过了三个时辰,寻易听到了江达的声音:“我觉得应该是好了,一点症状也察觉不到了。”这声音明显带着极力克制后的激动。

    寻易钻出沙坑,看到江达远远站在千余丈外,看似没有走过来的意思。

    “真的好了?”寻易欢喜的问,脚下自然而然的朝他走去。

    江达用力的点了下头,两眼闪着光亮道:“我刻意多等了一个时辰,真的一点症状也没有了,我从未感觉如此之好,与戾虱被你那灵物震慑后的感觉也是不能比的,这次是真的好了!”

    注意到江达在边说边悄悄的往后退,寻易停下了脚步,他猜到江达这是怕戾虱再从自己这边跑回去,他并不怎么怪江达,吃过苦头的人畏惧之心难免会重些,他不能期望江达像西阳那么义气。

    “那就好,我帮你拔除了戾虱,接下来该你践行约定了。”他温和的笑着说。

    “好好好!我这就走,你们多保重,尽快回芜湖吧,有前辈照料,我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你平时说话仔细些,别让你姐听出什么端倪,她可是相当精明的。”江达这番话说得很快,能听出是早就准备好了的,话语间虽不失该有的嘱托,却明显透着要仓促离去之意,而且他似乎忘记了曾说过要护送他们回芜湖的话。

    寻易能体会他想尽快远离自己的急迫心情,含笑点头道:“放心吧,一切有我呢,你也多保重,事不宜迟,你在地上留几个字这就去吧。”

    江达望着月虹先前离去的方向,眼中现出浓浓伤怀之意,他对月虹的感情是天地可鉴的,今日别过,此生永无相见之期了,他真的很想能再见月虹一面。

    在艰难的在沙地上写下“别了”两个如沟壑纵横般的大字后,他对寻易拱了拱手,道:“大恩铭刻在心了,来日江达若有出头的一天,必有厚报。”

    寻易笑着摆摆手道:“区区小事不必挂怀,若没别的事交代,就去吧。”

    江达郑重的对他点了下头,然后化作一道虹光朝东北方向疾驰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