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三十七章 狠话不可以乱说
    看到江达消失在天际,寻易呼出了一口气,心情大好之下嘴角弯起开心的笑容。总算如愿去掉江达这块心病了,而且是用不伤和气的方式令其心甘情愿离开的,寻易对这结果很满意,至于送出去的那些宝物他一点也不心疼,只要能回到紫霄宫,宝物、丹药都不足为虑。

    月虹是在江达走后第三天上午出关的,她先用神识查探了一下寻易所在的位置,她的神识刚扫过去,寻易的神念就传了过来。

    “怎么样?功效如何?”

    月虹愁眉苦脸道:“不能说没有效果,可价值三万多灵石的丹药就这么点效果太不值了。”

    寻易跑过来钻进她所在的沙坑,以教训的口吻道:“你也太不知足了,对修为有一点一滴的好处都是值得庆幸的,你还指望一颗丹药就登仙啊!”

    月虹情绪低落道:“我们跟你比得了吗?我还没服用过这么昂贵的丹药呢,当然期待效用能好一些,三万多灵石就起了这么点作用,想想就心疼。”

    寻易劝慰道:“好了好了,区区三万灵石不值什么,小弟别的本事没有,唯独这赚取灵石的本事堪称一绝,以后你想要座灵石山我都能给你弄来。”

    月虹没心情听他耍贫嘴,岔开话头道:“江达那边也不知怎样了,我得去看看了。”

    寻易假惺惺道:“我前两天从坊市回来刚看过,在这破地方本就不宜乱跑,如今咱们又劫持了九公子,不如多等几天再去吧。”

    月虹皱着眉道:“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就是觉得不踏实,你在这里等着,我自己去看看。”

    “整天瞎琢磨。”寻易不满的嘀咕了一句,率先钻出了沙坑,他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在暗自吃惊,月虹这感应得也太准了。

    月虹没再劝寻易留下等待,他们姐俩如今已经没有必要多作客气了。

    飞临江达的藏身之地,月虹看着地上那两个笔画深达丈许的大字一时呆住了。

    寻易假模假样的上前把江达藏身的沙坑刨开,然后小心翼翼的回到月虹身边,一脸难过的轻声道:“他走了,什么都没留下。”说完,他眨着眼盯着月虹,劝慰的话他早准备了一肚子,就等月虹落泪了。

    出乎寻易意料的是,月虹不但没有哭,神色甚至都能算得上平静了,她只是看着那两个大字,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寻易等了好一会,才忍不住小声道:“他应该是怕牵连咱们,所以独自走了,你想开些吧,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谁让他摊上这倒霉事了呢,换做是你,你也会这么做的。”

    月虹神情木然道:“他早该走。”她的语气不带丝毫感情。

    “啊?”月虹的表现让寻易有些愕然。

    “他在芜湖得知戾虱无法灭除时就该走。”月虹的脸上还是平静的,但眼中有了泪光。

    寻易叹了口气,道:“我也觉得他那时就该走,可这不能怪他,濒死之际没有谁能坦然自若,都恨不得能抓住点什么。”

    “你不就能吗?为了给我留条生路,你先前不就是毅然冲出沙坑,跑到流焰荒风中去了吗?你为了个结识没多久的姐姐都能舍弃性命,他为什么不能为有数百年恩情的妻子慨然赴死?我真是瞎了眼才找了这么个懦夫!”月虹说着说着情绪就激动起来,所谓责之深爱之切,因为过度心疼江达此刻的境遇,她的情绪有点失控了。

    寻易上前抱她拥入怀里,柔声道:“好了姐姐,你之前肯定也想到过最后肯定是这个结局,别难过了,天意如此,咱们已经尽力了。”

    月虹声音虽哽咽了,但依然发着狠道:“他此刻死了才好!”说完这句,她终于受不住了,哭泣着道,“死了就省得受罪了,我们夫妻缘分虽已尽,但我还是不忍看他落得这么个下场,早知如此就该在逃出荒风后立即与他分道扬镳,如果不知道他这怪病是难以根治的,心里还能抱着点希望……”

    这番话听得寻易直咧嘴,早知道他们夫妻已经闹到缘尽的地步了,自己何苦这般折腾,煽风点火可是他最拿手的,阴招损招更多得是,要是那样的话,他当时有的是办法把月虹留在芜湖禁地。

    月虹哭了一阵后,反倒劝起寻易来,她擦干泪水道:“你不用担心我,我与他在你冲入荒风后就断了夫妻之情,只是念在数百年相依相伴的份上才不忍在其身陷绝境时而弃之不顾,若没有你,我或许会为旧情而舍生陪他,有你在我自然不会那么感情用事了,走吧,咱们回芜湖禁地,我对他算是尽情尽义了,不能再拖累你了,这事做得就够对不住你的了。”

    寻易能看出她是真的在心中放下了江达,不由暗自高兴,这样的话,即便让她知道自己阴谋赶走江达的隐秘想来也是无妨的了,她只会为江达能安然活下去且不再受戾虱之苦而高兴,不过他暂且不打算把实情说出来,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如果月虹以后总是为江达而难过,再说不迟,她若能彻底放下这段伤心事,那就让这个隐秘烂在肚子里吧。

    接下来发生的事仿佛是老天有意为之,他似乎是要以此告诫世人:狠话不可以乱说,那是有可能会应验的!

    月虹发狠说江达此刻死了才好。在她说这话时,江达真的死了!

    在他俩准备动身去芜湖禁地时,一个灰色的身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他们前方十余丈远的地方,二人大惊之下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双双遭擒了。

    来人是个带有几分凶相的老者,鹰钩鼻子,薄嘴唇,目光中透着冰寒之意。

    月虹和寻易各被一道禁制锁定了身形,双双落到了地上,老者径直走到二人身前,收走了他们的乾坤袋,月虹那个他随手就打开了,而寻易那个他试了几下也没能打开,这让他不由大感意外。

    “你是谁的弟子?”他随手解开了寻易身上的禁制,问话间,手中多了一柄长刀,他示威的把长刀催动出数十丈高的刀芒。

    看到那柄斩情刀,月虹眼中立时现出哀恸之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