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勇闯凶地的庆功盛宴
    清秋带着笑意对月虹点了点头,以她的身份,能这么对月虹笑笑已经是够给面子的了。

    信邪也是对月虹点头一笑,然后飘然朝寂生湖方向而去。

    寻易在后面大喊道:“六师兄,我要先去浮云山,仙玉姐姐准备给我办一个压惊之宴,要是找到绍陵了你尽快派人给我送个信。”

    在寻易眼巴巴的等着信邪回话时,信平已经笑容满面的把一样宝物当作见面礼递给了月虹,要说会做人,那还得属这位三仙君,不管寻易此番胡闹恨得他有多牙痒,该给小师弟留面子的地方他绝不会含糊。

    见到大家都有所表示,暖冬只得也对月虹挤出了个笑容,客客气气道:“我手头没有适合送你的东西,回头送你些丹药吧。”说完她随着信平一起离去了。

    月虹从始至终都跟个傻子似的,脑中嗡嗡的响,身子抖得比之前更厉害了,她想对大家笑,可脸上的表情比哭都难看。

    信邪他们三人离去后,清秋立即带着寻易朝凶地外疾飞而去,仙玉带着月虹紧随其后,她此刻对月虹倍加客气,极尽亲近之能事,这里固然有巴结紫霄宫的用意,但主要还是冲着寻易的为人,不论是寻易先前要跟自己生死与共的义气之举,还是念念不忘自己请其先去浮云山的嘱托,都令她对寻易生出了真挚的感情,不再只把其当作是个不能得罪的小孩子了。

    知道带着自己飞行的竟是轻云派的一位师祖辈大修士后,月虹紧张得自然是有问必答,虽然她也算是个有主见的人,但在这种高不可攀的人物面前,她的那点主见早就荡然无存了,所以仙玉很快就把寻易与之的关系弄了个一清二楚,不过仙玉只问了能问的,有些不该问的,在月虹竹筒倒豆子般往外说时,她都会及时拦住,这一来是出于对寻易的尊重,二来是到了她这般阅历,已深知探听过多别人隐秘绝非好事的道理。

    一路行来,寻易逐渐意识到自己闯的这场祸确实不小了,开始时还只是偶尔有大修士跑过来询问情况,飞出虚针漠地后,就开始频繁遇到三五成群的元婴初期及中期的搜寻小队了,这些分属不同门派的人纷纷过来行礼,因为到了这里可说是脱离险境了,为了彰显七仙君是神勇威武的逛了一圈七荒凶地而非狼狈逃回,清秋故意放慢了速度,正好也可借此尽快把寻易已安然返回的消息散播出去,让那些为情义而来帮忙的门派不必再涉险搜寻了。

    路遇的紫霄宫弟子除了被派去各方送信的,余者则兴高采烈的跟随在他们后面,这个护送阵容很快就壮大到了上百人,场面蔚为壮观,看那样子全然就是迎接凯旋勇士的景象,而非是在接回惹下这场大麻烦的祸根。搜寻绍陵事大可先通知临近寂生湖那边的弟子去作,让这些人营造个场面是必要的,耽误不了多少功夫。

    这阵势令月虹又开始发抖了,不过这次更多的是因为激动,被上百元婴期以上的大修士拱卫而行,这是何等的威风,何等的荣耀!在为寻易高兴的同时,她也大感与有荣焉。

    将出七荒凶地时,闻讯的炎冰风风火火的赶来了,在见到寻易的那一刻,这位已晋身元婴中期大修士行列的紫霄宫内海大管家竟忍不住在众人面前激动得热泪盈眶。

    寻易歉然道:“委屈你了,我知道害你受了不少的苦。”

    当着清秋的面,炎冰不敢放肆,而且她此刻激动得也说不出什么了,是以只点了下头,就掩面退到了后面的队伍中。

    来至七荒凶地的分界之地人鬼界山,寻易不由暗自咧嘴,此处这时已经分布了数十个门派的联络地点,这里的人都得到了消息,数百人皆翘首而望,见到他们后,纷纷含笑致意,身份高些的则依次上来见礼,驻扎此地的门派都是与紫霄宫关系颇好的,所以气氛异常热烈。

    看到自己居然惊扰了这么多人前来,寻易没法不咧嘴,看到孤云展在不远处的一个山头上用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眼神看着自己笑,他也堆起笑容道:“孤云贤侄也来了,有劳了。”

    这话立时引得众人想笑又不敢笑,按辈分而言,他这话一点毛病也没有,但毕竟他年纪太小了,这么老气横秋的公然呼唤孤云展为贤侄当然是有意为之,让人没法不发笑,可敢笑孤云展的那得有足够的身份和胆子才行。

    孤云展为之气结,他发狠的对寻易点了点头,转而对清秋道:“清秋师伯,小侄想为这位小师叔求个情,望师伯念在他年纪尚幼的份上就不要对其率性之举施以重责了。”

    清秋当即凑趣道:“看在你的情面上,我会酌情考虑的。”

    这下大家终于不用忍笑了,憋在胸间的笑声一起喷发而出,人鬼界山响起了经久不绝的大笑。

    等大家笑够了,仙玉开口道:“我轻云派欲为七仙君开一个勇闯凶地的庆功盛宴,望各位道友能赏光移驾,此际恰逢敝派圣门开启之期,热闹过后大家还能一试运气,仙玉在此诚挚相邀,就不一一相请了,大家尽可呼朋引伴,来者皆为上宾,我轻云派必殷勤以待。”

    “勇闯凶地的庆功盛宴”这个名头令孤云展这样的人都笑了个天真灿烂,群山间再次回荡起响彻云霄的欢笑声。

    清秋也笑了,有这样的活宝师弟就不能怪别人打趣。

    与众人打过招呼后,再次动身前往浮云山,他们身后的队伍又壮大了倍余。

    月虹在飞入空中时满怀哀伤的望了一眼七荒凶地,那里不但有她百年的艰辛还有已经阴阳两隔的江达,回想这百年的惊恐历程,她感觉仿佛是做了一场漫长的噩梦,对于江达的死,她虽是悲伤的,但却不至于痛彻心扉,在她看来,与其让江达被戾虱折磨死倒不如这么干干脆脆的被杀死,所以她对擎宇仙君没有多少怨恨。

    在收回目光时,她隐隐觉得好像有点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不过此时她要想的事情太多了,顾不得去琢磨这丝一闪而过的异样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