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六十章 你还不会惹事?!
    清秋听了寻易的话沉吟了一下,道:“也罢,我最近到了修炼的关键时期,把这事放在心里也是个挂碍,但你回头得跟师娘、师尊说一下,这宝贝可是值得花大力气寻找的,跟别人就不要说了。”

    “好,我见到师尊和师娘就跟他们讲。”寻易为防止她再问具体地点,痛快的满口答应下来,本想问问所谓的“灵云”有何妙用的,这下也不敢问了。

    清秋惋惜了一阵,转而道:“把碧眼灵珠洞穴的具体方位告诉我吧,捕云仙带难求,碧蛛丝就不能错过了。”

    寻易为难道:“师姐……,不管怎么说,那灵蛛也算庇护过小弟,而且人家还很讲诚信,是用灵草把蛛丝换回去的,我要出卖人家,这太说不过去了,我看就算了吧。”

    清秋瞪起眼道:“那是因离砚是它们的克星之故,没有离砚你早就成白骨了,你这妇人之仁可要不得!”

    寻易没什么话好辩解,只是用可怜兮兮的哀求目光看着师姐。

    清秋见他没有醒悟的意思,不由有些生气了,想要再对其加以训教时,心头忽然一动,看向寻易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寻易不知师姐为何突然这么看着自己,哭丧着脸道:“小弟对有善意者心肠是有些软,师姐你就成全小弟这一次吧,以后我一定尽力改。”

    清秋缓缓的摇着头道:“你不必听从我的话。”

    寻易只当她生气了,为难得皱紧眉头,眼神愈发的可怜。

    清秋道:“我不是在说气话,是想到了捕云仙带、炫神鱼、碧眼灵珠这三样都是千古难遇的至宝,一个人一生能遇到一样就已经是天幸了,可你小小年纪竟然三样都遇到了,这福气未必就不是你的仁义之心带来的,虽然这三样你都没得到手,但也因之得到了虚水之秘和一株价值非凡的灵草,情儿啊,以修为和年纪论,咱们应该是差了四五个辈份的人,按理说,我是足可以对你加以指点的,可老天却安排你做了我的师弟,之前因出于对你的喜爱,我只想着要尽所能的扶植你替师尊与师父分担些辛劳,现在想来,老天这么安排或许就是表明只有师父才能对你加以教化,而我们只要做好师兄师姐份内之事就好了,以免好心帮了倒忙。”

    寻易脸上堆起谄笑道:“师姐你也太高看我了,不过呢……,我倒乐得你们能这样想,回头你一定要把这话跟他们几个都说说,尤其是大师兄和二师姐,别总把我管得那么严,我不会惹事的。”

    “你还不会惹事?!”清秋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出去,她板起脸郑重告诫道:“出宫必须有我们相陪这是师尊留下的吩咐,我们看紧你就是尽师兄师姐的本份,像这次大闹紫霄宫逼大师兄放你出宫的事以后绝不可再做,否则没人会帮你!”

    寻易翻着白眼嘀咕道:“你刚还说老天是让师尊教化我的,又没说还有师娘。”

    清秋呵斥道:“放肆!师父不在自然就该师娘管束你,难道你连师娘的话都敢不尊吗?”

    寻易不服气道:“等师娘回来我就请师娘收回成命,看你们到时还有什么话说。”

    清秋嘴角含笑道:“我们会把你这段时日的所作所为如实禀告师尊的。”

    寻易撇嘴道:“我才不怕呢,你们别忘了,只有我能在虚水中行走,敢惹我,我就有本事把你们都困在虚水之下,逼你们一个个的以道心立誓,今后谁也不许管我!”

    “你可真够浑的!”清秋被气得差点笑出来,虽然深知寻易不是那样的人,可心头还是不由暗生惊戒,想着一定要提醒二师姐,大家绝不能一股脑的都进入虚水中,这太危险了,不为防着寻易使坏也得防着他万一出点什么事。

    送走了两位师姐,寻易心中又添新愁,没得到“灵云”的事他不怎么在意,让他担忧的是不知六师兄到底会不会搜绍陵的魂,如果搜了,那会不会察知了镜水仙妃的隐秘呢?只是担忧也没有用,他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让大家放他此刻就回紫霄宫。

    师兄师姐的到来,让他获得了些自由,仙玉自然不用再把他关在屋子里了,只是命弟子松音随行服侍,寻易可以在浮云山随意走动了,当然,身边自然少不了寸步不离的炎冰。

    获得自由的寻易径直奔向建在浮云山主峰上的一座三层小楼,这里是浮云山四处赌场之一,规模虽是最小的,规格却是最高的,寻易不是为了去赌,是为了去见孤云展。

    找到孤云展后,他就露出一脸龌龊的笑容打发松音把兰音找来接替服侍之责。

    松音和炎冰都会心而笑,孤云展则只是冷冷的看了寻易一眼,以他的为人,这种事是根本不容别人瞎掺和的,何况是如此明睁眼露的相戏呢,也就是寻易罢了,换做旁人他肯定就翻脸了,跟寻易较真他总觉得很没意思,一来是寻易年纪太小,二来是看着他那副德性就让人动不了真气。

    孤云展内心并不喜欢以这种方式获得与兰音接近的机会,实际上,来浮云山这段时日他从没刻意去接近兰音,能远远看一眼就够了,这并不完全因为他的孤傲性情,更多的是因自己狼藉的声名而有意的克制,如果不是因为寻易之故,他是不会在浮云山逗留至今的。

    兰音到来时俏脸上是带着明显的红晕的,看向寻易的目光隐含羞怯,生恐这没正形的七仙君信口胡说。

    寻易当然不会作令人生厌的事,他似笑非笑的对兰音道:“非得等我当面讨要你才肯把那枚玉简还给我是吧?你是不是想留着等我下次再出意外时拿出来用呢?”

    兰音被他这话给逗得扑哧一笑,满面绯红的取出那枚玉简道:“谁知道你还惦记着要回去呀,只想着自己毁掉就行了,现在当着你的面毁了总行了吧?”她说完也不等寻易回答,就催动灵力把玉简毁去了。

    寻易点点头道:“这样我才能放心。”借着讨要玉简的由头,算是给唤兰音过来找了个理由,化解了尴尬的气氛,他不着痕迹的抛开此节,指了指旁边的一张几案,斜眼对孤云展挑衅道:“先前你不是说要跟我好好赌一场吗,师叔今天就教训教训你,来吧,我还真看上你那把红色的小刀子了。”

    听他把灵宝洗仇说成红色小刀子,炎冰和兰音不禁哑然失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