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六十七章 我是真拿他没辙了
    寻易从二师姐口中对三师姐也是有所了解的,他忙劝阻道:“不必了三师姐,我跟着大师姐和二师姐就行了,我不会再胡闹了,你别为我耽搁了修炼。”

    信平亦劝道:“平日有二师妹照看他就够了,你空闲了回去看看就是了,不用担心我们会惩戒小师弟,我做主了,这次的事就算过去了,你们姐妹愿意惩戒他也好,不惩戒也罢,我们不过问。”

    清秋不再言语了。

    平白惹了一肚子气的信义扔给了寻易一把火红色宝剑,闷声闷气道:“这是我在凶地内得来的,你留着用吧,以后……”他习惯性的想告诫寻易两句,可话将出口硬是咽了回去,重重的用鼻孔出了口气后转身出去找在此间的好友闲聊去了。

    信义一走,信念趁机跟了出去。

    信德彻底绝了给寻易定规矩的念头,剩下的信平是不能指望的,他比泥鳅都滑,在紫霄宫的信邪更指望不上,那小子不跟自己唱反调就是万幸了。这两人的离去让

    他看着寻易忽然觉得有点好笑,忍不住以一种极其平和的语气道:“你是真行,出宫没两天就把整个修界闹了个鸡飞狗跳,惹出这么大的乱子竟然还能不受惩戒,你果然是比信邪强太多了。”

    寻易咧了下嘴,小声道:“小弟知错了,啻赨派那边事全凭师兄做主,无论怎么处置符冮与符讷小弟都无异议,以后绝不会去找他们算旧账。”

    暖冬扬眉道:“不能轻饶了那两个混账,此事关系我紫霄宫颜面,大师兄,小妹可就看你的了,若结果不能让我满意,那小妹可就要自己想办法出这口气了。”

    信德点了点头道:“事情闹到这么大,啻赨派想包庇那两个罪魁祸首也是不可能的了,他们担心的是咱们会借机发难,这桩恩怨就到这二人身上为止吧。”说到这里,他看向寻易,“你回去后跟六师兄好好说一下,让他别再生事。”

    寻易神情恭谨道:“是,我保证不让他去生事。”

    听了这二人说话的语气,暖冬忍不住的想笑,这大师兄在信邪的事上固然是有点窝囊,可这小师弟却也太霸气了些。

    隆重且奢华的庆功宴在正午准时开席,宾客足有上千人,宴席由山顶一直排到山下,各样奇珍异果着实令大家暗喜不虚此行,在短短时日内准备出如此规模的宴席可见轻云派是用足了心思。

    紫霄宫的几位仙君仙子是各怀心事参加下来的,寻易还是不改本色,走到哪笑声就跟到哪,他不想说笑也不行,这场合大家不逗他逗谁呢,更热闹的是有几个千少盟的小兄弟也赶来赴宴了,这几个愣头青对他们这位大长老佩服到无以复加了,从始至终追随在寻易左右,还时不时的催动出背后的千少盟大旗以壮声威,弄得比唱戏都热闹,二长老孤云展实在是陪他们丢不起人,宴会进行到一半就悄悄溜了。

    宴罢信义即匆匆离去,这位二仙君看来是真动了气了。

    送走宾客后,信德他们又与轻云派的三位长老密谈了小半日,两派正式修好,要谈的事情自然不会少。

    转天一早,紫霄宫众人动身启程,仙玉拉着寻易的手送了一程又一程,那份亲热与不舍有目共睹。开始信德、信平等人还没太在意,仙玉逢场作戏的本事他们是都清楚了,到后来他们有点困惑了,仙玉那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发自真心的,他们实在想不透这个小师弟怎么就把仙玉这样的人弄得动了真情了。

    行至半途,信念就告辞而去了,信平本想去紫霄宫探查一下信邪为何会出现怪异之举的,不过看看清秋与暖冬紧绷着的脸,他决定还是先躲远点好,所以也随着信念离开了,在他们这几个师兄看来,寻易是因为与绍陵有私情才在情急之下闯进凶地的,这种事得给寻易留脸面,不宜深究,如今内海把事情揽过去,他们就更不必管了。

    信平走后,清秋把暖冬也打发走了,因暖冬任职于千宗会的丹草司,与蒲云州诸多炼丹圣手相熟,所以她把那株缝筋玉线菇交给她去请人炼制,紫霄宫的炼丹之术虽也不凡,但这等珍贵的灵草还是请技艺更高之人炼制稳妥。暖冬酷爱炼丹之学,见到缝筋玉线菇欢喜得匆匆问了几句其来历就兴冲冲的去了。

    临近紫霄宫,月虹看着眼前那片纯净的白色沙漠激动得心怦怦跳,紫霄宫的这片沙漠她是听说过的,以前如果有人说她有一天会踏入这片圣域,那她是打死也不会信的,蒲云州九大门派之一的紫霄宫就在眼前了!

    行进间,寻易朝右前方凝视了一眼,小猴就埋葬在那个方向,这些年他只去祭拜过四次,不是他不想常去看望小猴,因为小猴是被稆盛打死的,自己常去祭拜难免会让大师兄堵心,这令他觉得有些愧对小猴。

    进入沉花海,信德停住身形对清秋问道:“你决定好了吗?要搬回来吗?”

    清秋道:“此事等大师姐二师姐出关后我再与她们商议吧,在她们出关之前我会守着信情。”

    信德苦笑了一下,道:“你真以为我会严惩他吗?弄到现在就我成了恶人了,也罢,有你在此镇守我正好闭一次关,啻赨派那边的事我已经交由旭盛处置了,你不用管,我都安排好了。”

    看到大师兄都被挤兑得以闭关躲避了,清秋缓和了面容道:“你尽管安心闭关吧,一切有我呢,信情我会加以教导的,不会一味宠惯。”

    寻易跟个受气包似的垂首道:“大师兄你别生我的气了,小弟真心知错了。”

    信德叹息一声道:“你三师姐把管束之责兜揽过去我真是要长舒口气了,你好自为之吧。”话一出口他意识到当着月虹的面这么说有些伤寻易颜面,遂含笑对月虹点了下头道,“你在此间尽管随意行走,我回头会吩咐下去,让他们在各方予你方便,不过你可得帮我们管束一下这个弟弟,我是真拿他没辙了。”

    月虹受宠若惊的连声应诺,紫霄宫的镇宫大弟子信德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这份荣耀都够她吹嘘一辈子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