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滚……
    当落日的余晖把绛霞宫染出一片火红时,一个身材健壮的青年孤身伫立在山峰之上默默的看着那一片如浴火般的宫殿,他那虚无的目光中隐藏着几许哀伤。

    一只掠过发飞鸟似乎是惊扰了他的思绪,青年收回目光,伸手虚抓以灵力抓起了一块拳头大的山石,再以灵力把它磨削成了两个小石球,然后就对着两个石球看了起来。

    这青年当然就是西阳了,多年前,他最要好的兄弟寻易曾在这里拿着这么两个小石球对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他们当时谈的是执念。

    察觉到刚出关的绛霄朝这边飞来,他悄无声息的把两个小石球化成了齑粉,然后暗催灵力把石粉吹撒于无形。

    “你出关几天了?”花颜愈发明丽的绛霄尚未落下身形就开口询问道。

    “只比你早了一天。”西阳笑着答,他现在面对绛霄终于可以很从容了。

    “跑到这里来看什么呢?以前你和寻易就总在这里待着,想他呢吧?”

    西阳没好气道:“你要想提他就直接提,别用我找借口。”

    绛霄略显心虚的抿嘴而笑道:“我想提他还用找借口吗?”

    西阳轻哼了一声,没说话。

    绛霄不依不饶道:“你哼什么?”

    西阳淡淡一笑,依然没说话。

    绛霄似是懒得跟他计较了,双眼望着下面的绛霞宫道:“也不知他现在在做什么,不过当个修士真的挺好,一闭关就是几个月,熬个几十年挺容易的,等他回来了,我再也不会放他走了,他答应过我的,会陪我一辈子。”

    西阳侧目看来她一眼,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他要不回来了呢?”

    “他一定会回来的!他答应过我。”绛霄看向西阳的目光有些恼怒。

    西阳轻轻的摇着头道:“我问你,你再见到他,会为他发愁吗?”

    “不就是金丹的事吗?我就不信没有补救的办法!”绛霄紧抿起嘴唇,眼中闪动着坚定的光芒。寻易结出的可能是死丹这事她已经知道了,是宁芯前几年来绛霞宫看她时告诉她的,宁芯的消息自然是从明本仙尊那里得来的,仙尊是见她无法放下寻易,想用这个办法让其死心。

    “明本仙尊都没办法,你还能有什么办法?”西阳这句话说得很柔和,他觉得是时候帮绛霄做点心理准备了,如果让她这么满怀希望的迎来寻易的爽约,说不定会出事。

    “我没办法寻易也会有办法的!”绛霄说得很有信心。

    西阳心头泛起了苦涩,他知道绛霄这么说不是嘴硬,他很清楚绛霄对寻易的信任那是深入骨髓的,她是真的相信寻易会有办法,相信这世上没什么事能难得住寻易。

    “你别忘了他仅仅是个结丹初期的修士,以前你觉得他有本事,那是因为他修为比咱们高。”

    绛霄挑起眉梢道:“才不是呢,敢于把真元箓分而习之,那是普通结丹初期修士能有的见识吗?降服火羽神鹏那是普通结丹初期修士能做到的吗?结交了那么多大神通是普通结丹初期修士能做到的吗?我告诉你,他就是福大命大,有遇难成祥的本事。”

    西阳不愿与她争辩,顺着她的话道:“就算他有那本事,但以我对他的了解,在不能解决金丹的麻烦之前他肯定是不会回来的,他这人从来不给朋友添乱。”

    绛霄轻轻咬了下樱唇,望着南靖洲的方向道:“他既然答应回来就一定会按时回来的,也许他现在就已经把金丹的问题解决了。”

    西阳愁得真想对她大吼一声“寻易没你想的那么神!当初他没少被人打得满地爬!”,但他不能彻底打碎绛霄的希望,而且他也打不碎,论绛霄对他二人的信任,他肯定是要排在寻易之后的。

    “他还答应过你在这里好好修炼呢,结果不也没兑现吗?”

    这话惹得绛霄不高兴了,她瞪起眼道:“他为了兑现这个诺言都吐血了!差点就死了,你还想要他怎样?!”

    西阳讨了个没趣不敢再接这个话茬,见这样劝说一点成效没有,他只得咬了咬牙沉声道:“他要还有命在,现在应该在蒲云洲了。”

    寻易去蒲云洲的事绛霄是第一次听说,不过她只是皱了下眉,然后冷冷道:“你们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绛霄的镇定有点出乎西阳的预料,他看着绛霄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绛霄用发冷的目光看着他道:“别以为我什么都看不出来,他和公孙离开时你流的是血泪,以你的性情,若非早知道他此去凶多吉少绝不会伤心成那样。”

    西阳点了点头,道:“这件事那时只能瞒着你,他此番回去……”

    绛霄恶狠狠的打断道:“那你就一直瞒着我吧!不用跟我说!”

    西阳叹了口气,望着已呈暗红色的天际接着道:“他此番回去主要是为了践行曾对那位救了他性命的大神通许下的诺言,得去蒲云洲帮人家送个信,这一趟路程对一个元婴修士来讲都太艰难了,何况是他呢。”

    听到这里,绛霄眼中已经涌出了泪水,她转着头不知该看向何方,因为她不知道蒲云洲在哪个方向。

    到了这一步,西阳只能狠下心准备再加一把火,遂沉声道:“蒲云洲对南靖洲的修士并不友善,而且两地在各方面的差异都很大……”

    “你别说了……”绛霄终于哭了出来,她的心仿佛是被一只大手用力的攥着,而那泪水仿佛就是从心中攥出的血。

    西阳觉得目的达到了,忙安慰道:“你也别太担心,他福大命大,或许这次也能遇难呈祥的。”

    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绛霄咬着牙用手指着西阳的洞府发着狠道:“滚……你给我滚……”这也不能怪她,西阳的确太不会安慰人了,这个时候重复她刚说的这句话,在她听来怎么听像是嘲笑。

    在这种情况下,西阳不敢不顺着她,可又不能真的扔下她不管,只得讪讪的飞到下面的一个小山头上,苦着脸看着她哭,这时他真希望自己能有寻易那张能说会道的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