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咱们要达到元婴期!
    绛霄的哭声惊动了正在修炼的凌香仙子,她如今已经是结丹中期修为了。

    赶过来后,她小心翼翼的对西阳问道:“这是怎么了?”这些年她虽和绛霄与西阳混得很熟了,但却大不如寻易在时那么安心踏实,对这二人总是处处陪着小心。

    西阳对她苦笑了一下道:“没什么事,你去吧。”

    凌香不敢多问,关切的看了一眼绛霄后默默的转身去了。

    等绛霄止住了哭声,西阳慢慢的飞了过去,他怕再说错话,所以没再劝什么,只是皱着眉头陪在那里。

    绛霄抹着泪水道:“我没事,你不用为我担心,就是太心疼他了。”她主动开口是有道歉之意的,因为她知道西阳是个红脸汉子,自己刚才情急之下喊着让他滚有点过分了。

    “我知道。”西阳闷闷的应了一声。

    绛霄擦着依然在不停涌出的泪水哽咽道:“他怎么那么命苦呢?公孙肯定是拦不住他的……”说到这里她忽然顿足道,“你应该让公孙偷偷把他要去蒲云洲的消息告诉苏婉,也只有苏婉能拦住他,你肯定没想到这个!”

    西阳摇摇头道:“他根本就不会带着公孙去见苏婉,在这种事上他也知道要脸。”

    “倒也是。”绛霄愁苦的点了点头,“你要早点告诉我就好了,我宁可以绛霞宫为酬谢,也要请一位大神通去给苏婉送个信。”

    “没用的,苏婉也未必能拦的住他,而且我想他是不会长久留在苏婉身边的。”

    “唉,为什么他看上的偏偏是苏婉呢,以他这么好的一个人,看上谁都一定能达成所愿的。”绛霄的语气颇有些不平之意。

    “这或许就是他的命吧。”西阳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无奈。

    绛霄深吸了口气道:“不管怎样,他一定会回来找我的,去蒲云洲不过是多受些苦罢了,等到了约定之期,咱们就搬去神鹏岛居住,一直等到他归来!”

    西阳见她这么快就振作起来了,不由心中暗喜,这次他倒是要感谢绛霄对寻易的那种近乎荒唐的迷信了。其实要想搬去神鹏岛居住是要获得明本仙尊的同意的,仙尊既然揽过了对绛霞宫后人的照顾之责,自然是要尽心的,而他又不愿长居此处,所以就没有给他们出入防御大阵的法决,他们现在别说去神鹏岛,就是想离开这座广达三千余里的法阵都做不到。

    仙尊每隔五年会来看他们一次,除了帮他们解答修炼上的困惑还会给他们带来精选的丹药,宁芯偶尔会跟过来看看绛霄,这小丫头因寻易的离去至今仍心意低沉,不再像先前那般爱说爱笑了。

    在这个时候西阳当然是不会提要征得明本仙尊同意并非易事的扫兴话了,而且他相信这难不住绛霄,绛霄也是个想做什么就谁也拦不住的,尤其是在寻易这件事上,明本仙尊要是执意不肯放她去,她一定不惜跟明本仙尊翻脸,甚至以死相威胁,

    “好好修炼吧,他要一直不回来,咱们就去找他。”西阳这句话不是在劝绛霄,只是随口说出了心里话。

    这句话终于说到绛霄的心坎里去了,她欢喜的点着头道:“嗯!你说怎么修炼到什么境界就可以去找他了?”

    西阳一时答不上来了,对此他也没有明确的打算,去找寻易,对他而言是种义不容辞的责任,但凡能抓到机会就该动身的,可他如今必须得照顾着绛霄,如果让绛霄受到了损伤,就算最后能找到寻易,他也没法对寻易交代,更没法向自己交代,一边是兄弟情,一边是儿女情,在这中间作权衡,难啊!

    “怎么也得到元婴期吧,到时还得看仙尊肯不肯答应,否则即便公孙把赤心玉带回来了,咱们也无法使用传送阵。”他这么说是因为明本仙尊在知道传送阵的事后,立即把那间密室给封住了。

    绛霄抿着樱唇想了想道:“好!那就到元婴期,我明天就继续闭关,最多用一百年,咱们要达到元婴期!”

    西阳担忧道:“你可别犯了心急躁进的大忌。”他二人仗着绛霞宫浓郁的灵气,当前都修炼到了结丹中期修为,进展不可谓不快,但毕竟修为的提升不是仅靠浓郁的灵气和不懈的勤修就能做到的,心境和悟性也是不可或缺的。

    绛霄信心十足道:“我有分寸,泰法仙尊凭着一腔仇恨都能精进至化羽修为,我就不信我不能为了寻易在百年之内进入元婴期,你也要勤奋些,别到时拖后腿,我可没耐心等你。”

    西阳不屑道:“我现在已经超过你了,你还是先赶上我再说吧。”

    振奋起来的绛霄用一声娇喝宣泄出了心中的愁苦,她跃入空中望着自认为是蒲云洲的方向,心中默念道,寻易,你可是个福大命大的,我知道你死不了,如果你不回来,我就是翻遍蒲云洲也要把你救回来!

    西阳此刻是颇感欣慰的,面对噩耗的打击,绛霄的表现要比他预料的好太多了,这样的绛霄让他越看越觉喜爱,心中荡起美妙的感觉时,他不禁为寻易而感慨,要是自己这兄弟看上的不是苏婉该多好啊,有时他都会忍不住生出想杀了苏婉的念头,但这念头也只能想想罢了,别说他根本没机会杀苏婉,就是有这机会他也不敢真的动手,他怕的不是寻易跟他绝交,如果能帮兄弟破除这道情障,绝交他认了,问题是以他对寻易的了解,这事如果发生了,寻易不但不能走出情障反而多半会忧愤而死,这兄弟是个什么德性他太清楚了。

    自这日起,凌香明显的感觉到了绛霄的变化,她知道一定发生了一件大事情,否则绛霄是不会哭得那么伤心的,绛霄有多坚强她是有所了解的,在她的印象中,绛霄只因为寻易哭过,难道这次也是?莫非寻易他……

    凌香不敢继续想了,如果说凌香比绛霄还在乎寻易的生死,这听起来连绛霄都不会信,但事实确是如此,因为只有跟在寻易身边凌香才能感到安全,没有谁比她更迫切的希望寻易能回来,可她到现在都不太清楚寻易为什么离开的,她曾小心翼翼的问过绛霄,但绛霄给她的答复只是含糊其辞的敷衍,现在她真的很想问问是不是寻易出事了,可她不敢,她既怕自己的询问会引起绛霄的不快,也怕得到的真是个噩耗,所以她只能惶惶不安的默默等待,期待着绛霄下次找她来闲聊时能透露点消息,可一连等了大半年绛霄也没有来。

    在绛霄和西阳都憋足了劲修炼时,凌香不知偷偷掉了多少次泪,如果从没遇见过寻易,那她能有幸在绛霞宫这么好的环境中修炼肯定会无比知足的,但她现在觉得自己很可怜,没有谁能像寻易那样体贴的呵护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