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寻易才是最可怜的
    绛霄想了想觉得明本仙尊所言有理,沉吟了一下道:“这样好了,您帮我把两颗内丹都炼制了,三颗给我和西阳、凌香现在服用,余下的炼制成元婴期服用的,不管能炼制几颗都有宁芯妹妹一颗,这份福缘本就是大家一起得来的,理应共享。”

    “你们一起得来的?”明本仙尊不禁有些困惑。

    绛霄点头道:“说起来最该多得些好处的是寻易和凌香,您也不必推辞了,我们受您庇护大恩无以为报,正好把寻易该得的好处分给宁芯妹妹一份,这个我能做主,寻易肯定是愿意的。”

    明本仙尊看着两颗内丹沉默了良久,最后苦笑道:“这些丹药若炼成了,我也就成无人能超越的了,拿万年内丹炼制结丹期和元婴初期丹药的不是没有,但一下子炼制这么多恐怕我是空前绝后了,此事你们绝不能说出去,否则我这张老脸就没地方放了。”

    绛霄听他答应了,欢喜的掩口笑道:“仙尊尽管放心,我们一定严守机密。”

    明本仙尊万分心痛的看着那两颗内丹,好一会才狠下心心道:“罢了,难得你有这份先祖仁义豪爽的遗风,我不能不成全你,但这两颗宝贝真的太可惜了,唉!你要送芯儿一颗,我本该避嫌坚拒不收的,不过为了芯儿老夫不在乎会有什么闲言碎语,这个便宜就占下了,多谢你了。”

    绛霄真诚道:“仙尊您太客气了,您这么用心的照顾我们,丹药等物更是不知搭进了多少,我们只是略表心意而已,一颗丹药不足报答您恩德之万一,您向我们道谢,我们如何承受得起?”

    明本仙尊不再多说,连叹了两声“可惜”飘身而去了。

    西阳有些不悦的对绛霄道:“龙前辈到来你怎么没跟我说一声呢?”

    绛霄嘴角噙笑道:“我也想体会一下有事瞒着别人是个什么滋味,你还别说,这感觉真是挺不错的,怪不得你总是把秘密埋在心里不跟我说呢。”

    西阳为之气结,随即不由被气笑了,他赞赏道:“你这么分配两颗内丹很合理,尤其是能想到宁芯,理该以此答谢一下仙尊。”

    绛霄瞥了他一眼道:“答谢尚在其次,仙尊照顾我是念再在与先祖的旧情上,用不着我作什么答谢,替寻易还宁芯的情才是主要的,我觉得宁芯挺可怜的,寻易这个不是东西的!”

    西阳不悦道:“男女之情没有道理可言,这哪能怪寻易呢?”

    绛霄恨怨难平道:“我知道姻缘不可强求,可你说,他要是能和宁芯在一起,咱们现在该是有多欢乐?他就不是个东西!”

    西阳摇着头道:“天下哪有那么多如愿的事,你是只考虑自己欢乐了,其实不管是你还是宁芯都够幸运了,寻易才是最可怜的,恋上了不该恋的人,我想他自遇到苏婉那天起就掉进苦海了,这么多年他一直处于煎熬之中。”

    绛霄叹息道:“咱们为了他也得好好修炼,先给他多准备些延寿丹药,然后再想办法帮他补救金丹,就是走遍天下也得给他找到修补金丹的方法。”

    西阳神情有些木然道:“若是不能勘破这道情障,你让他这么活着无异于是最残酷的折磨。”

    绛霄瞪眼道:“你难道想让他早点死吗!”

    西阳痛苦道:“我当然不希望他死,可不管是金丹还是情障,我都不知该怎么帮他。”

    绛霄语气坚定道:“一定会有办法的!”

    这倒不是绛霄比西阳更坚强,而是寻易只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绛霄,他在绛霄心中的形象太完美了,绛霄的信心说到底是来自于寻易的,她所谓的“一定会有办法”其实是“寻易一定会有办法”,西阳的悲观则是因为他对寻易了解的太深了,他很清楚寻易最大的弱点就是在情感上,这道情障寻易今生至死都未必能勘破,或者说他会心甘情愿的死在这道情障上,如果说西阳此前对此还没有深刻的认识,那随着与绛霄的感情日趋亲密,他越来越能体会到寻易的艰难了。

    让寻易陷入情障的苏婉此际也陷入了艰难的抉择中,经过三年多的艰苦寻找,她和黄樱终于采到了炼制固灵丹的灵草,说起来这次采药过程充满了出乎意料的惊险,若非有飞翅剑和幽蚕丝衣裙等宝物相助,她二人说不定连命都会丢掉。

    采到了灵草接下来二人就有了分歧,按黄樱的主意,她们该回林海继续修炼,至少要等到她到了元婴期再回玄方派,黄樱这可并非完全出于私心,只是更深的一层用意她不便说出来。

    苏婉能懂黄樱的用心,回到玄方派就必然要对师尊尚平药师有所解释,而她们又不能如实相告,更不能把这处秘密的修炼之地泄露出去,因为镜水仙妃虽把这处有灵根脉的宝地给了寻易,但此间的数千株灵草却仍是人家的,若说把这些灵草都移到其他的隐秘之地,且不说她们有没有本事都移活,以她二人的修为是无法布置出太高明的法阵来保护这些灵草不被别人发现的。

    既然什么都不能说,那她们就得面对尚平药师的怀疑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黄樱具备了元婴修为,那尚平药师就算想逼迫她们说出实情应该也不会太过份的,苏婉不敢对师尊怎样,黄樱就不一样了,毕竟她和尚平药师隔了一层,真闹到不可开交,她当然要维护自己的师尊,修界固然是重辈分的,但同时也是以实力为尊的,尚平药师也仅是元婴初期修为,面对两个同等修为的弟子和徒孙,他不可能对这二人逼迫得太狠。

    苏婉虽然相信师尊肯定会体谅自己,但她也是真怕师尊刨根问底的探究实情,所以黄樱没有言明的想法对她还是有诱惑的,以这种方式向师尊施压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自己摊上了这桩有口难说的事情了呢。

    不过经过一番权衡之后,她还是决定按先前的计划立刻返回玄方派,因为要炼制固灵丹必须得动用师尊所保管的那座丹炉,狐仙月裳那边虽说还能撑些时日,但肯定是越早服用丹药越好的,况且伤到她那种地步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万一因自己的耽搁酿成憾事,那就太对不住寻易了。

    黄樱苦劝多日,奈何苏婉心意已决,最后苏婉提出让黄樱回林海继续修炼,她自己一个人回玄方派,黄樱哪能扔下师尊不管呢,遂只得闭上了嘴不再相劝,忧心重重的跟着苏婉一同起身返回玄方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