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此子果然仁义
    听了寻易的这个战绩,苏婉和黄樱又是吃惊又是揪心,从庐宁子这三言两语中不难想见这孩子都经历了什么。

    黄樱无法相信道:“他才只有结丹初期修为,怎么可能击败元婴修士?”

    庐宁子又恢复了倨傲神情,撇着嘴道:“那你一定不知道他有件灵宝的事喽?”

    “灵宝?!”黄樱瞪大了眼睛。

    庐宁子终于找回了名门大派弟子的感觉,摆出不屑解释的架子,瞥了黄樱一眼后,对苏婉道:“说不得,此番要请你到鄙宗走上一趟了,把寻易的事情说说清楚。”

    苏婉淡淡道:“关于这个弟子我没什么好说的,因其胆大妄为目无尊长,早在数十年前我就把他革出师门了,他此后的所作所为与我无关,更与玄方派无关,你们若无切实证据证明他与我们有关联,请以后不要再来我玄方派搅扰。”她说着拿出一枚玉简,把赶寻易出师门的记忆拓印下来,甩手丢给庐宁子。

    “什么?”庐宁子惊讶的看了一下玉简,然后不悦的对尚平药师道:“我们来了这么多趟,为何从没人提起过此事?”

    苏婉接口道:“他本就未正式拜入我门下,直至离开也仅是个记名弟子,赶他出门墙算不得什么大事,犯不着当作正经事对众宣扬,我一直没跟大家说也是想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现在看来他是注定与我玄方派无缘了,你把这枚玉简拿回去吧,这就是我给你们的交代。”

    庐宁子没什么好说的了,收了玉简起身就要急着回去报信。

    黄樱拦住他道:“且慢,寻易虽不再是我的师弟了,但情义尚在,我们给了你交代,你也得跟我们说清楚你们把寻易逼到何处去了。”

    庐宁子敷衍道:“他应该是往蒲云洲那边逃去了。”

    黄樱不依不饶道:“他如何能过得了边界?过不了边界他又如何能在你们的悬赏下躲藏这么多年?是不是你们已经把他逼死了!”

    庐宁子不耐烦道:“谁知道他藏哪去了,我们最后连他的踪迹都找不到了,他既然不是玄方派的弟子了,我劝你就少掺和吧,他惹下的那些祸不是你能担当的。”

    黄樱冷然道:“我以他朋友的身份一样可以去天律盟告你们依仗权势逼死人命,你们等着吧。”

    庐宁子闻言苦下脸道:“这位师侄,我们悬赏找他真的就只是想问几句话而已,谁知道他这么能折腾啊?行了,你就别多事了,不说别的,只他那一身宝物就足够说明些事情了,你们能置身事外不受他牵连该庆幸才对,哪有自惹麻烦的道理?”

    黄樱哼了一声,转动着眼珠没再说话,看样子似乎是被吓住了。

    庐宁子不敢再倨傲了,向尚平药师告辞后还一脸和善的对苏婉和黄樱点了下头,这才出门而去。

    送走了庐宁子,尚平药师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二人道:“你们两个随我来。”

    来至位于后山的洞府,尚平药师盯着苏婉道:“你何时结出的元婴?”

    苏婉垂首道:“三年之前。”

    “是如何结出元婴的?”尚平药师问话间扫了一眼黄樱,“你的修为也由中期圆满升为后期圆满了,短短十几年若无奇遇恐怕难有有此成果吧。”

    黄樱神色镇定道:“禀师祖,我和师尊并非是有什么奇遇而是被人硬塞了一个福缘,而这人正是寻易,依徒孙之见,师祖对此还是不闻不问的好,因为这其中牵涉到了一个我们都不知底细的大神通。”

    “大神通?”尚平药师不由惊得瞪大眼看向苏婉。

    苏婉取出两株灵草双手奉上道:“这是弟子孝敬您的,弟子也认为您一概不问的好,否则的话我担心您恐怕连这两株灵草都无法安心享用了。”

    尚平药师盯着那两株灵草眼中绽放出光芒,这正是他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接过灵草后他真的犹豫该不该问下去了,万一这两株灵草来路不正,那无疑将会成为一块心病,可不把事情弄清楚如何能心安呢。

    盯着二人看了一会,他下了决心道:“你们还是跟我说说吧,身为玄方派之长,有了麻烦不是装糊涂就能没事的,你们觉得哪些可以告诉我就说哪些吧。”他这么说已经是在提点二人只拣不给自己添麻烦的事讲了,为了能安心享用这两株灵草,他只能装点糊涂。

    苏婉为了应对这场必然会有的询问与黄樱没少作商量,此时听了师尊的话风不由暗喜,当即道:“此事说来就话长了,因此中的许多事情弟子也是糊里糊涂的,所以只能简而言之,弟子逐寻易出师门确有其事,但原因并非是什么目无尊长,而是其试图向我讨要固灵丹,我因此对其生了疑心,怕他拜入玄方派是受人指使,为免生祸端就狠心与之断绝了师徒关系。”

    “嗯,你此举倒是颇有远见,幸亏是决断的早,否则当下可就有大麻烦了。”尚平药师赞许的点了点头。

    苏婉接着道:“不过此子品行是极好的,我很是担心是自己因多虑而冤屈了他,所以就没有把赶他出师门的事告知众人,期盼着有朝一日能消除误解重把他收回身边,这也是他上次失踪近三十年那次我深深为之忧心的缘故,后来他跑回来见我,说是要送我一桩福缘,因深信其本性良善,我就随之去了。”

    说到这里,苏婉叹了口气道:“此子果然仁义,他带我去的是一处上好的修炼之地,据他所言,这是一位大神通赠与他的,至于那位大神通是谁,他又是如何与人家扯上关系的,任我怎么问他都不说,最后问急了他就把我扔在那里独自跑了,我也是太信任他了,没想到他会这么做,所以不曾询问出入防御大阵的法决,就这么被他困在了里面。”

    黄樱接下去道:“我也是被他骗去的,与师尊一待就是十多年,直到前不久在采一株灵草时才意外发现他把记有阵法法决的玉简埋在了那里,我们这才得以出来,孝敬您的这两株灵草是那大神通为寻易准备的,我们就是凭着那里的几株灵草才得以修为大进的,您放心享用吧,寻易说好把这些灵草都送与我们了,我们走时也就没客气,把剩余的这两株给采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