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四百八十八章 全白费了
    苏婉与黄樱这讲述七分真三分假,尚平药师听后提心吊胆的问:“催云子可是他结识的那位大神通所杀?”

    黄樱摇头道:“应该不是的,据寻易所言,他是先遇到了垂死的催云子其后才结识那位大神通的,他之所以不去千戒宗为催云子报信,我想多半是怕对方搜魂而泄露了有关大神通的事,整宗事件还有很多令人费解的疑团,因其对我和师尊所言甚少,所以这些年我和师尊也没猜测出个所以然,要想弄清真相恐怕唯有等他现身亲自解说了。”

    尚平药师缓缓的点了点头,沉吟良久才开口道:“既然你们确实不知实情,那就不要惹火上身了。”说着他看向黄樱,“你不要去天律盟告千戒宗缉拿寻易的状了,咱们沾不起这么大的事。”

    黄樱故作无奈的苦笑了一下道:“谨尊师祖法谕,只是寻易待我至诚,不帮他点忙,我这心中真是过意不去。”

    尚平面色严肃道:“这个忙已经不是你能帮的了,万不可擅自行事。”

    “是。”黄樱恭谨的领命。

    尚平药师又对苏婉道:“此前的事就算过去了,对千戒宗那边,就按你对庐宁子所说的那些话应对吧,没有铁证不论是千戒宗还是天律盟都不会对你们搜魂,我想他们不会太难为咱们的,毕竟大家心里都清楚咱们玄方派给不了寻易那些宝物,今后寻易若再找来,你一定要狠下心,不得再与他有什么牵连,不管欠了他多少好处也只能等事情大白的那一天再回报他了。”

    苏婉目光坚定道:“别的也还罢了,又一桩事我必须得帮他了结,我已经问清楚了,他要固灵丹真的是为救一个有恩于他的狐仙,那是他尚在幼年时的事,与其后种种没有瓜葛,他给我们这么多好处,也有以之换取固灵丹的意思,我已经答应他了。”

    尚平药师踌躇道:“元兽炉加有天律盟的封印,你也知道,要动用此炉就得让天律盟来人监督才行,为了个狐仙有点不值得折腾啊,再说炼制固灵丹的材料也是极其珍稀的。”

    苏婉取出几株灵草道:“我结婴之后就去采这些灵草了,寻易没求过我什么事,所以这桩事再为难我也要帮他办好,肯请师尊恩准。”

    尚平药师深知这个弟子的性情,见了她此刻目光就知是不好阻拦了,想到刚得的两株灵草也算是受惠于寻易,遂点头道:“那就随你吧,不过一切都要按规矩来,炼制丹药之前你还是先去问问那狐仙敢不敢来此吧。”所谓的规矩是天律盟与玄方派的一个约定,除了动用元兽炉需要天律盟的人监督外,服药者也得在天律盟的监视下把固灵丹服下,当然,天律盟为此也会给玄方派一些好处,比如定期从玄方派采购一定数量的各类丹药之类。

    答应了苏婉后,尚平药师看着黄樱对苏婉问道:“你没把炼制固灵丹的方法告诉她吧?”

    苏婉答道:“没有,弟子是不得已才带着她去采药的,炼制之法对她一个字也没提。”

    尚平药师对黄樱道:“学会这个单方未必是件好事,若你能结出元婴,倒是可以把炼制之法传授给你。”

    黄樱笑道:“等我真有结婴的那一天再说了,说心里话,我还真不怎么想学。”

    尚平药师点点头,转向苏婉道:“你既已结出了元婴,就暂且帮着大师兄料理一下门中事务吧,我炼好丹药后打算外出找个清静之地潜心参悟,短时内不会回来了,黄樱凭修为也可升任长老,你不想管事就让她替你多分担一点吧。”

    “是!”二女应声领命。

    这看似是二人因修为而被委以重任,实则是尚平药师要躲避千戒宗这个大麻烦,不是他不疼爱苏婉这个弟子,一来是他本就不是一个多么有担当的人,二来是这个麻烦实在太大,他的确沾惹不起,能躲还是尽量躲远点好。

    事实证明,苏婉此前的诸多顾虑都是多余的,为应对师尊的盘问而准备下的一大堆说辞全白费了,在千戒宗这个大麻烦的威压下,尚平药师的询问至此就算结束了,其实就算没这个大麻烦干扰,尚平药师为了能踏踏实实的享用那两株灵草估计也不会对她们问太多,要问也得等灵草被炼成了丹药并进了肚再说。

    苏婉最担心的就是师尊会对那处修炼之地起贪心,实际情况则是,尚平药师在听闻那处地方是属于一个大神通之后,压根就没起丝毫染指之意,他虽是一派之主,但对大神通的敬畏与所有元婴初期修士是一样的,能装聋作哑的得到那两株灵草他就无比满足了,若能此后永不再提这件事他才高兴呢。这可不能说他眼界浅,实因那两株灵草的价值太高了,有了这两株灵草他就有可能一举跨入元婴中期,进入元婴中期对任何一个修士而言,其意义都是无可比拟的,当然,寻易这个另类是不能算入正常修士之列的,这一步跨上去,不仅代表着在修界的地位将大幅提升,更重要的是阳寿的猛增和与大道的接近,跨不上这一步,两三百年后他就是一堆白骨了。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换做任何一个人,他们都会作出和尚平药师相同的选择,这两株灵草值得他们付出除了生命以外的任何代价。

    十天后,炼制好丹药的尚平药师在给苏婉留下了一枚呈送天律盟请求动用元兽炉的玉简后就离开了玄方派,苏婉成了玄方派内唯一一个元婴修士,而一贯不愿置身俗务的她依旧如先前般躲在玉华峰静修不出,对一众师兄师弟或明或暗的探听则一概敷衍了事,后来干脆全让黄樱代为搪塞了,这倒让人觉得她是因修为的提升而平添了傲气,面对同门所表现出的疏离,苏婉颇感难受,也颇感无奈,每每想到寻易当初的有苦难言与此刻的自己何其相似,她就又多了一份心酸。

    在尚平药师离开后不久,千戒宗半遮半掩的以抚恤的名义给苏婉和黄樱各送了一份不薄不厚的礼物,用意自然是不希望她们去天律盟为寻易鸣冤,黄樱顺势半推半就的笑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