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百零九章 果然是有偏有向
    这二人的吵闹显然是改变不了大局的,全茂见寻易用催促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向后一挥手,十名执法弟子跨步向前,一字排开,另有人送上十张高几和十只盛了清水的木碗。

    全茂把那一万枚蚕茧分与十名执法弟子,并把两方下注的八件宝物悬于高空之中,然后对众人道:“此地非是赌场,一切只能因陋就简了,但有这么多大修士在坐,没人能暗中作手脚,你们两方若无异议,我就下令开茧了。”

    “开!”寻易气势汹汹的高声作答。

    “好,开吧。”墨辉面色凝重的对全茂点了下头,他有点羡慕像只被抢了骨头的小狗般的寻易,自己如果也是气冲牛斗不管不顾的状态,肯定能比现在少受许多煎熬。

    “开茧!”

    随着全茂的一声令下,十名执法弟子动作整齐划一的把蚕茧浸入水中,然后同时把取出的蚕丝拉起来展示给众人看,接着再把蚕丝置于高几之上,如此反复整齐的动作分毫不差,十个凡人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得经过训练才行,对修士而言这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第一轮就出了两条上品丝,第二轮又出了两条,这一万枚精挑细选的蚕茧看来果然不差。

    第三轮开出蚕丝上,全茂喊了一声“停!”,十名执法弟子皆提着刚取出的蚕丝停在了那里。

    全茂上前从一名执法弟子手中拿过蚕丝,高高扬起道:“第一条!”。

    墨辉轻轻的舒了口气,挑衅的瞥了一眼寻易,这才开了三十个蚕茧就出了四条上品丝,一条极品丝,他有信心赢下这场豪赌了。

    寻易额头的青筋已经暴起了,眼中闪出的是赌徒特有的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执拗光芒,他现在只盼着这些人的动作能快一些,如此演戏实在太辛苦了。

    老天似乎存心要戏耍寻易一下,一千枚蚕茧开完居然出了四条极品丝,这让寻易不得不又是挠头又是喘粗气了,这戏演得更辛苦了。

    看到十分之一的蚕茧就出了四条极品丝,知夏也紧张起来,生怕寻易这次是看走了眼,连她都紧张了,裴元和钟音更不必说了,钟音只能暗自着急不敢出声,裴元却忍不住骂道:“这是他娘的哪来的蚕茧?太邪门了!”

    墨辉洋洋自得的对寻易道:“可惜这赌注还是小了些,要是能中途加注就好了。”

    寻易两眼死盯着开茧的十名执法弟子,尽管他很想接这个话茬,但在目前的情况下他如果那么做就太不合情理了,所以只能装出垂死挣扎的样子,白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许多人忍不住向寻易投去同情的目光,在大家看来这场赌局的胜负应该没什么悬念了。

    两千枚蚕茧开完后,空中的极品丝又多出了一条,尽管后面的一千枚蚕茧只出了一条极品丝,但这成绩已经很好了,墨辉的心更安稳了,他笑着对寻易道:“你就算是输,也可说是赚了,若非全长史阻拦,咱们的赌注可不止这些。”

    “你给我闭嘴!”寻易气急败坏的大吼了一声,抖手把斩情刀扔到了场中,看起来他这一手是要赢回气势,可赌注越下越小反而给人的感觉是无计可施了。

    墨辉自以为得计,跟着扔出一件宝物,不失时机的挖苦道:“这是信邪的斩情刀吧?不是灵宝呀,你是没有灵宝了还是不敢赌了?”

    这两件宝物被扔出后,全茂叫停了十名执法弟子,然后皱眉道:“我之前说过,不得再下注了,这两样东西你们收回去吧。”他这是明显在帮寻易。

    墨辉不肯罢休道:“全长史,依赌丝的规矩,可是有专门在半途下注这一玩法的,开局之前不再下注我们遵从了你的吩咐,半途能不能下注你可没讲明,现在他下了注,我自然是要跟的。”

    他虽有点胡搅蛮缠之嫌,但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全茂不便强行阻止了,好在寻易扔出的不是灵宝,所以全茂异常严肃道:“好,那我就重申一下,这场赌局不得再下注了,中途也不许,你们俩的这份赌注我就收下了。”

    墨辉不依不饶道:“全长史你这就不对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他下了一次注,那我也该有一次下注的机会才合理,否则你就是有偏有向了。”

    全茂不胜其烦的重重呼了口气,没有立即作出答复,他很担心巫真宗一方会借机投下重注,那紫霄宫可就要亏惨了。

    寻易急忙道:“好!那我收回刚下的赌注,这总公平了吧?”这话一出,谁都知道他是彻底没底气了。

    墨辉哈哈而笑道:“我从未听说过赌注投下还能收回的,七仙君,你知道这世上有丢人二字吗?”

    寻易自知理亏,一句话也答不上来,只剩在那里喘粗气了。

    知夏尽管此时心里也在发虚,但哪里会让寻易受这委屈呢,遂开口语带双关道:“说得不错,有来有往天之道也,全长史不必为难,依规矩行事就好,这场赌局我师弟既然应下了,那紫霄宫就会奉陪到底。”

    全茂点点头,看向墨辉道:“你还有一次下注机会,对方跟与不跟都不会影响赌局的进行,你对此有异议吗?”依赌场的规矩,中途下注对方是可以不跟着投注的,大家心里都清楚,全茂强调这一条是为了给紫霄宫留个台阶。

    墨辉笑道:“我没有异议,二仙子既然说会奉陪到底,长史说这个就没什么用了。”

    寻易依然默默的不吭声,两眼发直的看着场中,一副即将输光家底的赌徒模样,为了再坑墨辉一下,他连一个仙君此时该有的气度都不要了,反正也没人真把他当一位仙君看,索性就装嫩卖小到底吧。

    “那你这赌注是现在下呢,还是再等等?”全茂对墨辉问道。

    “不急,再等等。”墨辉从容而答,他觉得现在还不是下注的最好时机。

    全茂沉吟了一下,道:“你这最后一注不得超过两件灵宝,否则这个赌局你们就另找别人主持吧,我不再管了。”

    “呵呵,果然是有偏有向。”一直没开口的无忌仙君忽然冷冷的说了一句。

    全茂不悦道:“我好心好意想平息事端,你们要都不领情那就罢了,另找别人来主持吧,我犯不着在这里两边不讨好。”

    始终没说过话的墨光第一次开口道:“全长史不必动气,一事不烦二主,继续开茧吧。”他这算是同意了全茂定下的规矩,墨光主要是怕因节外生枝而毁掉了到手的胜局,两件灵宝的限制不能说全茂过份,自己一方下注太重的话紫霄宫未必真会往火坑里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