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二零章 这个赌约我接了
    等了半天不见墨辉说话,寻易假的不能再假的深吸了口气,下了天大的决心般对着裴元道:“四百零二条!”

    裴元被他气得直翻白眼,巫真宗都不加价了,这不是白便宜卖家吗?

    全茂见到墨光对自己摇了摇头,遂笑着对裴元道:“你还加价吗?”

    裴栋含笑对寻易拱了拱手,道:“四百零三条,望七仙君能成人之美,卖个情面给我们。”

    寻易哈哈笑道:“好说好说,反正我们紫霄宫要这东西也没用,归你们了。”

    全茂扫视了一下全场,道:“若无人出价,这件魂巢就是炼魂派的了。”

    等了片刻后,全茂对裴栋点了点头,然后转向知夏道:“夏师妹,卖家愿出五十条极品丝作酬劳,想请师妹帮着炼制一件道袍,不知师妹能否答应?”

    知夏轻轻摇了摇头,道:“他若能凑齐足够的极品丝,我倒可无偿帮他炼制一下。”

    五十条极品丝都不能让这位二仙子动心,监织令这架子摆得真是够足的了。

    全茂含笑道:“好,叨扰了。”说罢,他望向众人拱手道:“多谢诸位给在下这个面子,这一期的竟宝大会至此就算结束了,接下来诸位若有人想借这个场合进行一些交易,尽可随意,但在下要把话说在前面,目前此间仍归在下管辖,职责在身不敢不尽心,所以望诸位心平气和的交易,若动了手就是打我的脸了。”

    众人纷纷应诺,全茂特意看了知夏和墨光一眼,然后才转身退离。

    随着站在场边的一众执法弟子的撤去,场中渐渐响起喧哗声,有人开始求购所需之物,也有人欲兜售手中的宝贝。

    寻易转着眼珠暗自盘算着该如何才能把墨辉宰掉,这位一向不愿招惹杀戮孽债的小爷,为替月虹斩除后患,此番对墨辉是真动了杀心了。

    恰在此时,一个人影缓步走向场中,这个人影起初模模糊糊的看不太真切,每行进一步,他的身形就清晰一点,及至走到场中时,他的模样已经完全显露出来了,这是个身穿墨蓝色道袍的中年人,脸上白白净净的,他的两只眼睛离得有点远,这个不寻常的特征让人过目难忘。

    此人怪异的举动很快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在这场中,隐藏面目的不止他一人,竟宝大会对此并无禁止,但这位此刻展露真容那想必是要做点什么了。

    那人走到场中后,直接盯向知夏道:“监织令,可还记得在下?”

    知夏淡然一笑,道:“还真是久违了,这么多年不闻消息,我还当你已经得道升天了呢。”

    那人哈哈一笑,紧接着目光转冷道:“四千年前受了仙子好一番教训,在下自是羞于见人了,当日之事你可还记得吗?”

    裴栋哼冷一声道:“识茧子,你当初自不量力,非要找监织令比个高下,战书是你下的,对赌的方式是你选的,连对赌的地点都是你定的,最后败得一塌糊涂你还有什么可不服气的?你怪不得监织令下注太重,是你口出狂言随监织令怎么下注的,人家那是不想跟你赌,才试图用下重注的手段让你知难而退,你自己不知好歹,输了个盆光碗净也是活该,时至今日你居然还有脸再提那件事,我要是你,这辈子都得远远的躲着监织令,亏你还有脸跑到这里来。”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说话不揭短,裴栋一上来就把识茧子的老底给揭了,这令识茧子不禁恼羞成怒,瞪视着裴栋道:“在鉴别蚕茧的技艺上,你给我提鞋都不配!”

    裴栋冷冰冰道:“但我能把你炼成一件上好的魂器。”

    面对这赤裸裸的威胁,识茧子只能报以一声不屑的冷哼了,因裴栋不是他的目标,所以转向知夏继续道:“通过四千多年的研修,在下自觉又有所得,欲再向监织令讨教讨教,想来禁制令不会不给这个机会吧?”

    知夏带着几分倨傲之色道:“我素来不愿与人赌丝,当年若非你咄咄逼人我绝不会应战,如今你又气势汹汹而来,当着众人向我挑战,真是令人生厌,接了你这场赌局,难免日后别人不会效仿,那我就没个清静日子了,要想赌也可以,你去拿两件上品的灵宝来作赌注吧,拿不出来就别在这聒噪了。”

    识茧子闻言傲然一笑道:“区区两件上品灵宝还难不住我,在下倒还想再加上点赌注,就赌你们前日赢去那六件宝物吧,监织令不会连你这位小师弟的胆魄都没有吧?”

    知夏朝墨光与墨辉那边扫了一眼,然后挑了下秀眉对识茧子道:“看来你此番是有所图谋的。”

    识茧子哂笑道:“无所谓图谋,只是听说你们刚大胜了一场,赌来的东西想必不会太珍惜,所以就想来捡个便宜,闲话多说无用,你只说敢不敢赌就是了。”

    裴栋轻蔑的一笑道:“我还真有点瞧不起你,你拿得出那么多宝物吗?”

    识茧子故作高深的一笑,取出一柄色泽暗淡的青色宝剑,看着知夏道:“我以这把剑赌那些宝物,不知你肯不肯?”

    以一把剑赌五六件灵宝,那这把剑不是仙宝也得是上上品的灵宝了,众人皆瞪大眼睛看去,一些大修士看了两眼后就皱起了眉,他们实在看不出这柄剑有什么出奇之处。

    知夏一见那柄剑脸色登时就变了,两眼发直呼吸急促起来。

    见到师姐竟激动得在众人面前失态,寻易暗自惊疑,轻轻挨了一下师姐的臂膀,传去神念道:“师姐,你镇定些,这柄剑莫非很奇特吗?”

    知夏强行稳住心神,她没有搭理寻易,而是缓缓的对识茧子点了点头,道:“这个赌约我接了。”

    啻赨派的一位大修士忍不住道:“这柄剑在我观来并无特别之处,最多值个几百万灵石,识茧子,你且说说这柄剑有何神奇?”

    识茧子得意而笑道:“这柄剑既然能赌五件灵宝,岂能没有神奇之处?你不识得也就罢了,我无意多做解说,只要监织是识货之人就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