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二一章 三消运
    此刻,知夏的神情已恢复如常,她取出凤灵簪及一根尺许长的红色方形玉镇,并让寻易交出了那杆锐风枪及蛟鳞鞭,然后对识茧子道:“我师弟前日赢的宝物大半已然兑换出去了,这些应该足够充抵了,你觉得如何?”

    她的那两件灵宝都是上中品级的,不用加锐风枪和蛟鳞鞭就足抵得上赢的那些宝物了。

    识茧子盯着知夏的那两件灵宝沉吟了一下,然后点头道:“好!就这样吧。”

    知夏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那柄宝剑,沉声道:“你该知道怎么做。”

    识茧子当即收起了那柄宝剑,心领神会道:“不消监织令吩咐,不论最后是输是赢,在下都会给你个交代,咱们还是依先前赌法,地点就在此间吧,你需要准备几日?”

    “今晚子时即可。”知夏说完看向已然走出来的全茂道:“全长史,既然是在你的地界上,说不得还要再劳烦你作个主持,每方各邀两人做公证,欲观赌者请帮我谢绝吧。”

    全茂点头应允,忍不住暗传神念道:“那柄剑我看得很真切,却无出奇之处,你真的要赌吗?”

    知夏只对他微微点了下头,什么都没说,然后看向炼魂派那边,道:“裴栋、裴朴两位师弟,今晚就劳请二位作为我这一方的公证吧。”说罢,她拉起寻易就离席而去。

    离开了这座白色的法阵,她吩咐温冰等人先回别院,只带着寻易到了紫霄宫开在坊市中的一处店铺,这店铺是一座三层高的紫色小楼,进了设在三楼的一间密室,知夏吩咐此间弟子关门谢客,并把店中所有蚕茧都搬过来。

    等搬运蚕茧的弟子退出后,寻易才皱着眉问:“师姐,你方才颜色都变了,那柄剑是不是与你有什么关联?”

    知夏板着脸道:“你不要多问,只帮我赢下这一场赌局就是了,本来我身为监织令接受这种挑战是不该借助外人之力的,但这一场无论如何都不能输,你先帮我选出一百枚最难猜中的蚕茧。”

    寻易知趣的不再多嘴,在上百个大木盒中挑拣了一会,选出了一百枚蚕茧放在几案上。

    知夏早已准备好了盛有清水的木碗,她盯着那些蚕茧看了一阵,拿起一枚问:“这是什么品级?”

    寻易当即答道:“中下。”

    知夏把那蚕茧浸入水中打开,出的果然是中下蚕丝。又验证了几枚后,她目光锐利的看着寻易道:“你从何时开始能精确看出蚕茧的细分品级的?”

    寻易苦下脸道:“师姐,咱能别这么严肃吗?你这样弄得我都不自在了,小弟经七荒凶地一番磨练,收获颇丰,这鉴别蚕茧的能力也有了提升,小弟本是谁都不想告诉的,今见你对这个赌局如此重视,也就顾不得隐藏了,师姐你别担心,咱们不会输的。”

    知夏面容稍缓,抚了抚他的头道:“你的这份情义师姐记在心里了,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安心了,一会你随我去其他店铺逛一圈,再买些不同种类的蚕茧来,不拘优劣,只要表里不一难以鉴别就行。”

    寻易好奇的问:“师姐,你们是怎么个赌法?”

    知夏道:“我们这个赌法叫‘三消运’,共分三场,每场十局,每局猜十枚蚕茧,第一场和第二场用的是主持者所提供的蚕茧,第一场是每个品类的蚕茧各赌一局,第二场是猜对方指定的某几种蚕茧,最后一场是猜对方给出的蚕茧,三十场赌完,不但要计输赢场次,还要比较所猜中的蚕茧数目,比对方多猜中五枚可加一胜场,多猜中十枚则再加一胜场,照此类推,以最终算出的场次判输赢。“

    寻易听罢道:“这个还真是考真本事的玩法,难怪叫‘三消运’。”

    知夏道:“不管怎么消,赌丝里的运气成分还是有的,论技艺我不惧识茧子,但为防万一,你到时还需要帮我看着点。”她是懂得变通之人,加之这场赌局对她极其重要,所以在有可借力之处时自然不会弃之不用,固执的去与人硬拼。

    寻易坏笑道:“师姐放心,你想怎么赢咱们就怎么赢,这个大话小弟是敢说的。”

    知夏爱怜的在他头上拍了一下,笑骂道:“谁有你这逆天的本事都可以这么夸口,你这小东西真是占尽了老天眷顾,此番幸亏是有你在,否则我还真要悬着心呢,识茧子的技艺当年就与我在伯仲之间,他既然敢说通过四千年的研习又有所得,想必不是虚言,所以咱们赢也不能赢他太多,在两三局间就够了,你在旁留心看着,见我要落败时再暗中给予提示,未免被人发现,前二十局就不要轻举妄动了,我自认不会输给他。”

    寻易谄笑道:“当然了,二师姐的神技那是有耳皆闻的,小弟多半是没有出手的机会的。”

    知夏没好气的夹了他一眼,郁闷的叹息道:“几千年浸淫出的技艺在你的天赋神通面前也会变得拙劣无比,可见人是不能与天争的。”

    寻易也报以白眼道:“这时候你还有心感叹这些,你的技艺练出来就永远是自己的了,而我这神通不知何时就被老天收回去了,行了行了,咱们快定一下暗号吧,你们俩对赌我总不能挨在你身边暗传神念吧?”

    知夏抚着他的头,诚心诚意道:“我不是妒忌你,只是有些感慨罢了,说真心话,炎冰她们跟了我几千年,我自然是疼爱她们的,但因她们都早已成了气候,不用我照管了,反倒是你年纪尚幼,是以我对你的疼爱之心比对她们还要更多一些,有天赐福缘我宁可那得到之人是你。”

    寻易歪着脑袋老气横秋道:“师姐,我觉得你得好好静静心了,那柄剑把你弄得有点心境不宁了,你听听自己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照这样你可没法去跟人家赌。”

    知夏抚着他头的那只手用力向前推了一把,嗔道道:“用你来教训我!”说罢,她微微点了下头,转而道:“到时你坐在月虹和晶冰之间,身子歪向月虹,则表明要说的左数前五枚蚕茧,侧向晶冰则说的是后五枚,你的左手微曲的那一指表示的是第几枚蚕茧,右手以腰带为分界,处于腰带以上为上品,拇指曲为上上,食指乱动为上中,否则为上下,中品、下品照此类推,置于蒲团之上则为枯丝,若遇极品丝,正身端坐就好,反正你平日坐着就没个闲的时候,三场赌下来也未必能遇到一枚极品,所以不致引人注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