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三二章 我去看看
    知夏此时已经到了祠堂门前,正要伸手去推那两扇门,听到寻易示警,她停下手,面带不悦的转头看向寻易,方才寻易用神识朝祠堂内查探她是能感知到的,因其匆匆一扫就收回去了所以并不想与之计较,不过在自己心情激荡之下忽遭喝止,不免大为烦厌,此间方圆数百里她都用神识仔细搜寻过了,并且一直保持着该有的警惕,即便有人借助宝物能逃过她的搜查,但只要对方敢有所行动,不敢说自己立即就能察觉,但对方也绝难进入五百丈范围内,师弟的这份谨慎太过多余了。

    “你别自己吓唬自己了,我加着小心呢。”传去这道神念后,她对着寻易那边又打出了一道法决,在防御法阵上又加了一道隔绝视线的禁制。

    正要转身再次去推那道门时,却看见寻易竟从法阵中冲了出来,一脸惶急的直飞过来,她不禁暗自后悔,早知其会如此添乱,就该多加道禁制直接把他封在法阵内。

    寻易显得异常紧张,冲过来后拉着知夏就往后退,同时传过神念道:“师姐快退,这里面有异样。”

    知夏强忍心火,甩开他的手以神念呵斥道:“你闹什么!这里面我已经用神识仔细查探过了,我都看不出来有异样,你又如何看得出来?!我看你是见了鬼了吧,快回去!我心里可有点烦了。”

    寻易并不理会她的恼怒,两眼紧盯着那两扇门,继续以神念急急催促道:“你先跟我退开,别害了我性命。”

    知夏见他手上掐诀催动出了那道风旋,看神情真像发觉了什么危险似的,心下虽不以为然,但又怕他太过着急,只得身形一晃,带着他飘身回到法阵之处。

    “你发觉什么了?”知夏带着几分恶气的问。

    “祠堂内有光亮。”寻易似是顾不得多说,身形缓缓朝上升起,边往上升,边紧张的扭头四望。

    知夏忍不住凝神朝那祠堂看了一眼,半点亮光也不见,不禁暗哼了一声,冷眼看着寻易升入千丈高空,正想追上去问个究竟时,寻易已经落了下来。

    “你说的亮光在哪呢?”知夏瞥着祠堂问。

    寻易全神戒备的看着祠堂,挨靠在知夏肩头,传去神念道:“师姐你别急着生气,我看到的光亮是类似于幽蚕茧所发出的那种光亮,因只能用目光看到,所以无法看到发光的是何物,依小弟之意,咱们还是尽快离开此地的好。”

    “果真?”知夏闻言微微蹙起眉头,随之加了一句道:“我可确保方圆五百里内没有异样。”

    寻易明白她的言外之意,苦笑了一下道:“师姐,我不是在故弄玄虚,你大老远跑来,我自然知道此行对你非常重要,若非真察觉到了异样,小弟绝不会因心存忧虑而装神弄鬼的害你白跑一趟。”

    知夏听他说得恳切,暗自平复下心绪,目光闪动的看着那座祠堂,一时心下踌躇难决。

    寻易很想劝师姐尽快离开此地,但见她那样子知是颇为不甘,危机当前,他也没法顾及师姐高兴不高兴了,散出神识仔细去看祠堂内的那尊神仙,神仙塑的是一位年轻男子,他左手掐诀,右手虚握横在胸前,看手形应该是握着把宝剑才对,像这么空着看起来很别扭,往脸上看,眉眼塑得都很呆板,看得出做这尊雕像的人很想把这男子刻画得眉清目秀,无奈限于技艺最终弄出来的只是这么件低劣之作,眉眼尚且如此,本该凸显飘逸之姿的道袍、丝带等部位就更乏善可陈了。

    神像左右两侧各有一块石碑,左侧的是功德碑,铭刻着这位仙人对这个村子的恩德,右边的是村中先人留下的祖训,吩咐后人不得断了对圣德义仙的供奉,两块石碑尽管存于祠堂之中,但却风化剥蚀的很严重了,其年头已不知有多久远了。

    因为一动用神识寻易就无法看到那只能用灵眼辩查的光亮了,所以他不敢多花工夫去看碑上的文字,只匆匆扫了一下后就收敛了神识。

    “这人是你的朋友吧?”寻易谨慎的问。

    知夏没有答他的话,吩咐道:“你躲到我身后,我把门打开你试试能不能看到里面发光的是什么东西。”她终究是艺高人胆大,不甘心就这么回去。

    寻易看清那神像塑的是个年轻男子后就隐隐猜到师姐与此人的关系多半不止是朋友那么简单,所以也就不拦着师姐冒这个险了,二话不说的退到了她身后。

    知夏双手立起如在推身前的两扇门般缓缓向前推出,相隔三百丈远的那两扇祠堂大门在轻柔的灵力推动下,无声无息的向两边慢慢敞开了。

    大门尚未开启到一半,寻易就对知夏道:“发光的东西就在神像的头顶上。”

    知夏凝聚神识小心翼翼的朝神像头顶查探过去,皱紧眉头的问:“是个什么东西?我也能察觉到那里似有异样了。”

    “我只能看到是一个发着光的圆盘,具体是什么就看不出来了。”寻易微微眯着眼死死盯着神像的头顶。

    “你退到千丈之外,我去看看。”知夏说着催动出了那根尺许长的红色玉镇。

    寻易拉住她道:“你什么都看不见过去不净等着吃亏吗?我看咱们还是先走吧。”

    知夏眼中闪现出清光道:“除非那是件仙宝,否则别想在我加着小心的情况下伤到我,你不用担心,退后吧。”

    寻易苦劝道:“师姐,何必冒这个险呢,这个陷阱肯定是识茧子他们料定你会前来而设下的,他们说不定就埋伏在远处,等你落入圈套后就会冲过来下毒手,那样小弟也没命了。”

    知夏不以为然道:“识茧子他们俩现在逃命还来不及呢,哪还敢来此多做耽搁?若不带你来,我几天前就到此间了,他们即便胆子再大也敢等候这么久,依我看他们是只想逃命连这件宝物都无暇收回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