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三六章 蚀魂阴毒
    面对如此懂事的师弟,知夏心疼得鼻子都发酸了,忍不住道:“这是攸关你福祸的大事,我想还是应该尽早告知师父才好,师父那边……”因有师尊严训不能探问师父的事,所以她只把话说到了一半,但却用眼神清晰无误的表达出了询问之意。

    寻易摇了下头道:“师尊那边此刻真的不便打扰,师娘过些年会回来看我的,到时我问一下吧,如果可以的话,我回南靖洲去找师尊。”

    知夏见他不肯多讲师父那边的情况,不便再追问了,遂又细细的探查了一下他的金丹,心中颇感忧愁。

    寻易倒还是那副毫不知愁的样子,催促道:“你要没事了,咱们快去拿回凤灵簪吧。”

    知夏犹豫了一下,缓缓摇了摇头道:“罢了,我为保性命让你冒险已是不该了,虽是个极好的结局但依然是满心愧意的,岂能为了件宝物再让你去冒险呢?你那风龙是把那发亮的线丝消融掉了还是仅把其吸存在腹中了?”

    寻易也不清楚风龙到底把那亮线给怎样了,但却言之凿凿道:“风龙把其给化为己用,好像它挺爱吃那东西的,这混帐最是贪嘴,尤喜阴虚之物,没事的,走吧。”

    “你能确定吗?”知夏的心情又复杂起来,凤灵簪是她最珍视的宝物,失掉它堪比失掉半条性命,可那也是不能用小师弟的安危去冒险的。

    寻易拉起她道:“你别患得患失的了,我是不知轻重的人吗?既然提出来了那就是心里有把握的,你还是多想想该怎么谢我吧。”

    “我怎么谢你都不足为报了。”知夏说这话时目光望着远方,声音也很轻,仿佛是在低声自语。

    寻易哈哈一笑道:“行了行了,还真往心里去呀?小弟帮师姐做点事那不是应该应份的吗?我能帮上你们的忙皆是机缘巧合而已,又不是有多为难多艰险,快走吧。”

    知夏默然的看了他一会,道:“你这样的人若不能成就大道,那就真的没有天理了。”

    寻易不以为然道:“你喜欢小弟自然觉得我什么都好啦,天下父母又有哪一个不认为自己的孩子该得到上天的宠爱呢?在庆丰子他们看来,小弟肯定是该万劫不复的。”

    知夏淡淡一笑,道:“我这可不是敝帚自珍,师姐见过的人何止千万,但没有一个能让我生出此念者,成就大道的途径固然玄妙莫测,没人能说得清,穷凶极恶者亦可领悟大神通,我自己虽也尚在迷途之中,但却坚信不管得道的路径有多少条,你走的这一条定在其中。”

    寻易撇了撇嘴,道:“要是在几十年前,我刚开始修炼的时候,若有一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对我说这样的话,那我一定是深信不疑的,现在嘛,就是天下所有大神通都来对我这么说,我也只一笑置之,大神通见多了方知他们不过尔耳,并非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

    知夏莫测高深的一笑道:“你能有此见识就远非同阶修士可比了,你不成大道何人能成大道?”

    寻易道:“我不过是有缘多见了几位大神通而已,换做别人有这机会也是一样会生出这般见识的。”

    “说得好,有缘,哪个成就大道的不是因了有缘二字?你以为是巧合、不足为奇的事,在别人看来却已经是奇到不能再奇的了,还别说大神通,就是我说出的话,十成结丹修士至少得有九成九的人会把其奉为圭臬,而你对我的话即便不在嘴上句句辩驳,但在心里也是尽皆不以为然的。”

    “那是因为你跟我说的都是废话!你不用点拨我,我知道自己是块什么料儿,我成就大道的唯一途径就只能着落在你们的疼爱上了,除非等你们成了仙给我弄来一粒可服下立即飞升的仙丹,此外难做它想,你要再废话,凤灵簪被别人取走了可别心疼。”寻易说着,唤下了青鸾,飘身乘了上去。

    知夏只一笑,不再与他争辩,上前把寻易拉下青鸾,展动身形带着他朝那座小山村飞去。

    不消半日,来到距那小山村尚有十来里远近时,知夏停了下来,就在半空中布下了一座小小的藏形法阵带着寻易隐藏了进去。

    寻易不解的问:“你这是干吗?”

    知夏望着小山村答非所问道:“若我所猜不错的话,你所见的那个在泥塑头顶发光的东西就是曾令天下修士闻名丧胆的‘蚀魂阴毒’。”

    寻易摇摇头道:“没听说过。”

    知夏瞥了他一眼道:“你当然不会听说过,这东西上次为祸还是在两三万年前呢,连师尊他们都没赶上,我也只是听师尊道听途说的提过一点而已,直到受了侵染才猛然想起有可能是遭了这东西的暗算。”

    不等寻易开口发问,她就接着说下去道:“因时光太久远了,当初炼制出这种邪物的门派师尊也无从得知了,只跟我们说了这东西有多厉害,据说当时有上百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因之丧命,伤残者难以计数,更有两位大神通一死一伤,整个蒲云洲修界为之群情激愤,怨念冲天,后来,十几位化羽修士共同出山,联手追查元凶,几乎所有门派都参与了那次剿杀行动,在付出了惨痛伤亡之后,最终把那一门派的人杀了个干干净净。因这邪物连元婴后期修士都难以发觉,能伤人于无形之中,所以大家在剿杀这帮人时下手也就异常凶狠了,没有人愿意靠近他们,皆是隔空击杀,也只有几位自恃修为的大神通才敢擒住活口追查线索,所以经此一役,不但那一派的人被杀干净了,连其各种法门亦不复存留,‘蚀魂阴毒’从此再未出现过,渐渐的,这桩曾轰动天下的大事也就为人们所淡忘了,能知道‘蚀魂阴毒’这个名字的人都少之又少了。”

    说到这里,知夏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接着道:“按理说,我是无论如何都该把这事报给千宗会的,但这么做肯定会给你带来麻烦,既然不能说,那就得把事情作得干净些。”

    寻易问道:“怎么才叫干净?”

    知夏指了指小山村,“但愿还未错过,咱们且在这里等上几日,你千万不可散出神识,只在这里静静打坐吧。”

    寻易大惑不解道:“你不是说识茧子他们不敢回来收取这‘蚀魂阴毒’吗?那还等什么?”

    知夏道:“这东西如果是‘蚀魂阴毒’的话,一经布下就无法收回了,即便不被触发,过些时日也会自行消解。”

    寻易注目朝那座祠堂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