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三七章 倒霉的收尸人
    他们距山村有十里之遥,晴天白日之下,寻易凭目力虽能看清那座祠堂,却无法看清那光芒还有没有了,“太远了,我看不清,要不我过去看看?”

    “不急。”

    寻易似乎明白了,道:“你等在这里是想验证一下那东西到底是不是‘蚀魂阴毒’对吧?那咱们先拿回凤灵簪吧。”

    知夏面现踌躇道:“我来此并非是要取回凤灵簪。”

    寻易不耐烦道:“哎呀,师姐,你不用怕伤到我,风龙真的喜食阴虚之物,你别让我费事了,这次你要不拿回凤灵簪,我早晚也会偷偷跑来帮你取回去的。”

    “唉……!”知夏望向丢弃凤灵簪的那处地方,心中委实难决。

    “你那么爽利的一个人,怎么今天这么烦人啊?我这就帮你拿去!”寻易满脸嫌弃的就要飞过去。

    “且慢!”知夏一把按住了他。

    寻易刚要抱怨,知夏沉声道:“或许就是他了,你别动用神识,他正朝这边而来。”

    寻易不知她所言何意,困惑的朝她所看的方向望去,那边正是去往青屏山的方向,他们当初就是从那边而来。

    过了良久,除了有几只鸟飞过外,寻易连半个人影也没见到,他知道师姐不会跟自己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又耐心的等了一阵,寻思要是有人朝这边飞,就算是个结丹初期修为的也早该飞到了,不禁心下开始生疑了。

    知夏看出他等得不耐了,开口道:“马上就到了。”

    寻易看到师姐神情很是从容,猜想所来之人不会是什么厉害角色,遂定下心,眼巴巴的等着来人出现。

    又过了有半盏茶工夫,他终于见到了远方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小黑点,随着那人越来越近,他看清了那是个身穿青色道袍的中年人,此人似是在边飞边观赏河川景色,怪不得这么久才飞过来。

    知夏用颇具玩味的目光看着那中年人从距他们不足百丈的地方缓缓飞过径直朝那小山村而去。

    寻易不用动用神识只凭观察对方的仪态就能看出此人修为不会超过自己,见到此人朝山村而去,心中不免疑惑更多了。

    那人在山村上空停了片刻,皱着眉头又兜转回来,催动剑光看样子是要沿原路返回。

    知夏在他再次飞近时,猝然出手,寻易只觉眼前一花,知夏已经将百丈之外的青袍男子擒了回来。

    “这人是谁呀?”寻易打量着被擒回来的人问。

    知夏道:“给我收尸的,有什么话等我搜过他的魂你再问。”说罢,她伸指点向了那人的眉心。

    被擒之人不但气府被封,周身也遭禁制所缚,眼中满是惊恐之色,当知夏的手指点住他眉心后,他眼中的惊恐立即被极度的痛楚所取代。

    只过了不到一炷香工夫,知夏挥手把那人扔出了藏形法阵,只这一扔间,那人就消失不见了,寻易仿佛看那人消失前身形上出现了类似烈日炙烤路面时出现的那种光影扭曲。

    “你把他杀了?”

    知夏点点头平静道:“我说的要把事情作干净指的就是他。”

    “到底怎么回事?”寻易一头雾水的问。

    知夏略显得意道:“左右不过是贪心使然,我断定墨光和无忌不敢对我下手是没错的,却没想到‘蚀魂阴毒’会重现于世,此人必是知道咱们赢了好几件灵宝后起了贪心,猜想那些宝物我一定是要随身携带的,所以打算杀人取宝。”

    寻易怀疑的问:“布下‘蚀魂阴毒’的就是刚被杀的那人?我看他修为没多高啊。”

    知夏笑了一下道:“当然不会是他,他是受人胁迫来寻找我尸身的,找到后取宝灭迹。”

    “是谁派他来的?此事和墨光他们有关吗?”

    知夏摇摇头道:“背后之人行事很谨慎,胁迫此人来取宝的那人应该也只是个小角色,不是正主,搜魂没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寻易眯了下眼道:“正主多半就是跟识茧子一起来的那个人。”

    知夏点头道:“他的嫌疑最大,知道我必定会来此间的人绝没几个。”

    寻易问道:“此人既是受胁迫来取宝的,那取得宝物后总得有一个交付的地方吧?你没搜出来吗?”

    “胁迫他之人只让他把取到的乾坤袋带回洞府妥善保存即可,仅交代了日后会去拿。主谋之人心机深重,料想短时内肯定不会去取宝的。因此事咱们也得严守秘密,就不便用守株待兔之法跟他们耗着了,我索性杀了此人让对方慢慢去惊疑猜测去吧,猜不出个眉目吓死他也不敢再对咱们下手了。”

    “高!师姐你真是料事如神。”

    知夏眼望着那座祠堂道:“我当时对这个猜想并无什么把握,因为我不太相信‘蚀魂阴毒’会厉害到让我在短时内毙命,师尊虽极言此物厉害,但更多的是指其能伤人于无形,中招者多历时多日癫狂而死而非立毙。”

    寻易笑道:“这有何难猜的,杀鸡用牛刀呗,一包毒药能让人苦捱些日子再死,一次多喂几包不就立毙了吗?‘蚀魂阴毒’估计是炼制不易,平常不舍得多用,此番为求夺取你的宝物也就顾不得珍惜了。”

    “有道理。”知夏不由望向凤灵簪所在之处,凤灵就是一种特殊的魂体,她能感应到凤灵正承受着痛苦的煎熬,一时心中如遭刀割。

    寻易察言观色已知她在想什么,遂跳起道:“我去拿凤灵簪。”

    知夏收了隐形法阵,抢到他前面,咬了咬牙道:“可为则为,不可为千万不要勉强,你的命比它重要的多。”

    寻易点头笑道:“不用你嘱咐,我没那么傻。”

    二人来到丢弃凤灵簪之处,村中虽有几个孩童在奔跑追逐,但要避过凡人的耳目只需略施隐身之术即可。

    知夏看着脚下石头上那个不大的小洞,情不自禁的背上一阵发寒,她对“蚀魂阴毒”确实是心生怯意了,眼见寻易要出手,她急忙抢先一招手,把凤灵簪从数十丈深的岩石中给拔了出来,不过却没敢以手去接,只把它给留在了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