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四一章 姐夫算是毁于情障吗?
    知夏望着夜空没去看他,接着他的话道:“我一直没去想这件事,那段日子我彻底的傻了,心中满满的都是怨恨和懊悔,虽知是自己亏欠了桑岩,但仍不免恨他的绝情,如此三年,如行尸走肉般修为不但没丝毫进展,还隐有生出心魔的迹象,那几年师尊和师父见我心结难解,一直在想方设法的帮我寻找桑岩,可就是找不到人影,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有人送来了一枚桑岩给我的玉简。”

    说到此处,她收回目光看向寻易,嘴角含笑道:“你肯定能猜到他要对我说什么吧?”不等寻易作答,她就接下去道,“直到那时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说他从没怪过我,只因气府受损过重难以回天,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又因怕我难解心结,所以才在大限将至时寄语讲明真相。”

    寻易感叹道:“姐夫待你真的很好。”

    “这还用你说。”知夏脸上带着颇为自得的笑容。

    寻易咧嘴一笑,躲开了她的目光。

    知夏揪着他的耳朵道:“你心里在说什么?”

    寻易笑着道:“我哪说什么了?”终还是嘴痒难忍,哼哼唧唧道,“我就是觉得刚说到他大限将至,你这笑得也太开心了。”

    知夏松开手,眼望小村庄方向道:“我刚才在回忆那段往事时已经哀恸过了,不管多么撕心裂肺的情感,越经数千年都是可以轻松笑谈的,你还小,等你活过千年就会深有体悟的,这份牵挂在我心底压了数千年,如今终于知道他最后的下落了,总算可以放下了。”

    寻易好奇的问道:“姐夫是如何而终?为什么村民要供奉他?”

    “你没看功德碑所记吗?他应该是为了躲避我的寻找而藏身于尘世的这个小村子中,后遇怪兽入侵,他为了保护村民与那怪兽同归于尽了。”

    寻易哦了一声,道:“藏身于尘世到是个挺聪明的做法。”

    知夏气恼道:“他这‘聪明’的做法害我当年好一通乱找!”

    寻易温声道:“他就是怕你见到他垂死之态或是尸身后过于悲痛才想出这法子的。”

    知夏道:“我当然懂这道理,可当时收到玉简后真的是急疯了。”

    寻易笑道:“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总是心存盼头对吧?要真让你找到了,你连这点盼头也没了。”

    知夏斜了他一眼,“你倒真是他的知己,小东西,你给我听仔细了,万一师父救治不了你的金丹,你也不能躲起来去自寻短见,否则你就是存心坑师姐了。”

    寻易不屑道:“你可真是个难成大器的,我还以为经过姐夫这件事你已经有所明悟了呢,原来还这么糊涂,我的阳寿怎么说也有几百上千年呢吧?若金丹不能修复,你们就整天看着我苦熬岁月啊?你们受得了我还受不了呢,依我说,咱们谁也别拖累谁,到你们自认确实无法帮我时,就痛痛快快的放手,让小弟自由自在的寻个开心的死法,不过你现在别瞎操这个心了,我还得照顾我姐呢,过个三五百年你要还不能成为大神通,那我也不用去寻死了,跟你生气也气死了。”

    知夏没有笑,她动情的揽住寻易的肩头道:“就算师父没办法帮你,师姐也绝不会放弃,答应师姐,你不会坑师姐。”

    寻易收起嬉皮笑脸的劲头儿,真诚的望着知夏的双眼道:“师姐,既然今天把话都说开了,那我索性跟你说点真心话,小弟这些年经历了太多的事……”说到这里,他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目光微侧朝一旁看去,却原来是一头噩狪伴着一个鬼差从百余丈外急急而过,这鬼差的服饰与先前的那个烦心鬼似不大相同,噩狪他是偶尔就能看到的,但鬼差之前只见过烦心鬼一个,而现在这个估计还是个比烦心鬼等级高的,他万分想过去打听一下地府的状况,可随即想到这有可能会吓到师姐,遂急忙收回了目光。

    知夏看到他目光不对时,立即就用神识朝他所望的方向扫了过去,察觉并无异常,忙问道:“怎么了?”

    寻易摇摇头道:“没什么,我接着说,小弟这些年经历的事太多了,我要说已看破生死,你肯定觉得好笑,但那是真的,即便金丹无恙,小弟也自知并非修炼的材料,早就不以大道为念了,所求者,唯倡意开怀不愧良心而已,我并不怎么在乎金丹的事,你们不必太为我费心了,万一真把金丹给补救好了,我又无心修炼,该惹你们生气了。”

    知夏不悦道:“胡说!能不能帮你补救金丹那是我们的事,修炼不修炼是你自己的事,二者不可混为一谈,纵使补救了金丹你仍不愿修炼,那也随你,我不会多加勉强,师姐这点慧心还是有的,能不能成大道那得看天意,你做不得主。”

    寻易无可奈何道:“好吧,我知道跟你争辩也没用,不让你尽这份心你肯定觉得过意不去,那就且看天意吧,你尽力而为,别为此着急上火就行。”他只求给师姐心中打下一个底儿,以便在事不可为时能归咎于天意,说了这些也就够了,所以他立即转开话题,一本正经的问道:“师姐,我想问你一件事。”

    “说吧。”知夏想着金丹的事,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寻易眨着眼道:“你说姐夫算是毁于情障吗?”

    知夏怔了一下,过了一会才道:“他是确定无疑的毁于情障,不过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寻易继续问:“那师姐你是勘破了情障了吗?”

    知夏微微而笑道:“至少男女私情之障我是勘破了,这向来被列为情障诸关中最难的一道,什么时候我要能不在乎你的死活了,那就离勘破情障不远了。”

    “就是说最后变得没一点人情味了呗,那活着还有什么趣味?”

    知夏摇头而笑道:“大道之乐岂是未得道之人能揣测的?凡人贪口舌之欲,对珍馐美食甘之如饴,你还记得大快朵颐的满足与愉悦吗?现在把那些美食摆在你面前,你还想吃吗?道理大抵如此,你做凡人时也会认为如果连美食都食之无味了那活着还有什么趣味,而你如今所能体验的种种欣喜欢愉则是凡人无法揣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