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四三章 三魂仙尊
    天色将明时分,知夏欣欣然睁开眼,瞥见寻易正双手抱膝仰头看着天际那轮淡淡的月影在发呆。

    “想什么呢?”

    听到师姐的声音,寻易立即笑容满面的转过头来,“悟道呢呗,师姐,我看你修为又有长进了,恭喜啊。”

    知夏用别有意味的目光看着他道:“悟道悟到落泪?”

    原来人家都看到了,寻易大为不悦的飞过来,气愤的训斥道:“我给你空闲是让你专心冥思的,你怎么这么三心二意呢!这样怎么能成就大道!”

    知夏毫不理会的追问道:“为什么落泪?”

    寻易作出萧索之态,目光斜斜看着知夏身旁的一丛青草,轻声道:“被姐夫的用情之深感动了。”

    知夏似是无意的朝两边看了看,然后上前抚着他的头道:“你还难以理会情之真义,我之所以跟你讲那些往事,为的是让你了解一下情障的危害,避免走上桑岩的那条路,你可不要领会偏了。”说这些话时,她对寻易暗传神念道,“你不要动声色,我察觉此间似乎有异,咱们尽快离开。”

    寻易装作听从教导的点了点头道:“多谢师姐教诲,你还要在这里多陪姐夫几天吗?”

    知夏舒了口气道:“不必了,我已经彻底放下了,咱们这就回去吧,暗宝黑市已然错过,你旋斗师兄还等着咱们一起回幽旗门呢。”

    “好……”寻易这个“好”字刚出口,就见师姐额头上现出了一个淡淡的红色印记,那印记的形状俨然就是一只目生双瞳的眼睛,在这个印记显现的同时,师姐的那方玉镇也悬在了头顶,凤灵簪亦随之而出。

    寻易心知不妙,急忙也催动出了信义给他的那把灵火剑。

    “看来紫霄宫不久就会又有一位化羽修士了。”随着这句语调略显尖厉的话,在他们左边两三百丈处出现了一个身材清瘦的老者,他面色微黑,三缕长须白如霜雪,头发却是乌黑的,两只眼睛蕴光含彩,嘴角微微下垂,周身散发着因高深修为而形成的凛然威仪。

    寻易第一次从二师姐眼中看到了惊慌之色,但知夏的眼神很快就坚定下来,她一瞬不瞬的盯着那老者道:“你意欲何为?”

    老者不悦的哼了一声道:“你师尊就是这么教你跟长辈说话的吗?好歹你也算是个人物了,怎么连这点气度都没有?”

    知夏缓了缓面容,微微欠了欠身道:“晚辈见过三魂师伯,不知师伯此来有何指教。”

    老者微微点了点头,板着脸道:“这还像点样子。”说罢他并不答知夏的话,而是用饶有兴致的目光打量起寻易来。

    寻易听说他就是墨辉的师尊三魂仙尊,心下不由一沉,但脸上却堆起笑容,躬身施礼道:“晚辈信情拜见仙尊。”

    三魂仙尊嘴角泛起笑意道:“好,皆传正天老弟新收的七子胆色过人,今日一见果然不虚,你倒比你这成名多年的师姐可从容多了,初闻正天在南靖洲又收了一个修为只有结丹期的弟子,我是大感诧异的,此刻见到了你才觉释然,能觅得如此佳徒,正天老弟的福气可比我大得多了。”

    笑意憨笑道:“师伯过誉了,小侄就是个难成器的蠢物,师尊是见我可怜,发了慈悲之心,意欲福泽小侄而已,小侄哪里敢当‘佳徒’二字?别的师兄且不说,比之墨辉师兄都是差之千里的。”

    三魂仙尊抚须侧目看向知夏道:“你不能连个这么小的孩子都不如吧?还不快把你那两样没用的破烂东西收起来?你那点家当在老夫面前有用吗?”

    知夏丝毫不敢放松戒备,紧盯着他道:“师伯是将得大道之人,自是不该多管晚辈们的事,令徒墨辉无端对我师弟寻衅,这是许多人都目睹了的,其后的那场赌局也是令徒挑起的,我们虽赢了赌局,那也是被迫应战,我的这位小师弟年纪尚幼,确实在受委曲不过的情况下有好勇斗狠的举动,但想来师伯是可以体谅的……”

    三魂仙尊冷冷的打断道:“你以为我是来替弟子撑腰的吗?你未免也太看低老夫了。”

    知夏沉声道:“那么请问师伯此来为何?”

    三魂仙尊看着寻易道:“老夫只是路过此间,因先前听了些这小七的趣闻,所以过来见一见。”说着他又看向知夏,“把你那寻踪印记收了吧,老夫既然敢露面就不怕有人知道此事,也不会对你们出手,你们和我弟子的恩怨那是你们之间的事,只要你师尊和师父不插手,就算你们紫霄宫有本事把巫真宗灭了,我也绝不会过问一句。”

    知夏点头道:“好,既然师伯说了这话,那晚辈就安心了,不知师伯对我和小师弟可还有什么训教,若没别的事了,我二人要告罪了,因旋斗师兄正在等候我们同回幽旗门,此刻赶回去都已过约定之期了。”

    三魂仙尊悠然的看着寻易道:“我对这小七甚为喜爱,颇想点拨点拨他,我且带他回去盘桓些日子吧,等你师尊或师父回来了,请他们到巫仙山来接一趟就是了,我与他们也有数千年未见了,正好一晤。”

    知夏闻言脸色大变,眼中现出怒意道:“小师弟乃师尊与师父的心头肉,我等师兄师姐亦是对其钟爱有加,师尊离宫之前把他托付给我们,严嘱不许令其稍离身畔,师伯垂爱欲要点拨他自然是他莫大的福气,但师命在身,师伯这份厚爱请恕晚辈们不敢领受,我师姐弟谢过师伯了,来日师尊与师父归来,晚辈定当详禀,并敬达师伯欲相唔之愿。”

    三魂仙尊沉下脸道:“你可有点不识抬举了,凭我的身份你难道还怕我会损伤他不成?我既说了要点拨他,自不会少了他的好处,你大可放心,等你师尊或师父来接他时,我担保他不会少了一根汗毛。”

    知夏眼中闪出坚毅决绝的寒光道:“师命不敢违,请师伯不要为难晚辈,您若真心喜爱小师弟,想恩泽于他,敬请您待师尊与师父回来后与之相商,晚辈此刻是绝不敢作这个主的。”

    三魂仙尊慢条斯理道:“我要非想现在把他带走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