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五四六章 悲心一跪
    章裴元听完不禁傻了,过了一会才缓过神来,带着哭腔道:“你快点!我要去见爷爷,快点!信情落到墨辉手里哪还能有命在?你给我快点!”

    裴栋此际心里又急又乱,可还得耐下性子哄这位小爷,“我已尽全力了,你不用为信情担忧,他若是被墨辉等人掳走的,那还真就是会有性命之忧,但既然是三魂亲自动的手,那绝没有人敢动他一根指头,不然三魂难逃这个公道。”

    裴元喊道:“那老混账什么不敢做?信情此番不死也得丢下半条命!”

    裴栋哼了一声道:“你太高看他了,他再凶悍还能凶悍得过你正天仙尊吗?这等事正天仙尊都不会作。”

    裴元不信道:“你胡说呢吧?正天仙尊就没有不敢做的事!”

    裴栋摇头道:“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正天仙尊的蛮横霸道固然是无人能出其右的,但那更多的是指对同辈的蛮横霸道,若有晚辈敢开罪于他,他会逼着对方的师尊予以严惩,如对方护犊子他就打上门去,仙尊虽也在盛怒之下直接弊杀过一些晚辈,但那皆是些不知天高地厚胆敢公然冒犯虎威者,像信情这般说话有分寸的,他绝不会动手就杀,据我所知,死在仙尊手下的化羽修士的弟子虽不少,但遭其直接毙杀的仅有三人而已,论霸道,三魂远及不上正天仙尊,他哪会伤信情呢?”

    裴元不禁困惑道:“是啊,正天师祖这么厉害,三魂那老东西怎么敢把信情掳去?他莫不是疯了?”

    裴栋当然不敢把心中的猜测说给他,只是敷衍道:“我也猜不出他为何要掳走信情,但不管他出于何种目的,我断定他不仅不敢碰信情分毫,还会对其客客气气的,不然他的徒子徒孙必会遭难。”

    裴元放下心来,兴奋道:“不错!即便正天师祖不出手,小魔君也饶不了他们,这次肯定有大热闹瞧了,我告诉你,从今天起你不管去哪都得带着我,我知道你必定会去帮紫霄宫,这场热闹你要不让我瞧到,那以后我专找你麻烦,你自己掂量着办。”

    听他放出这样的狠话,裴栋的苦胆都要破了,要是让这个浑小子恨上了自己,那以后就别想有消停日子过了。

    “这事得你爷爷同意,否则你就是杀了我,我也没这胆量。”

    裴元转了几下眼珠,道:“好,爷爷要是答应了,你可得让我把这场热闹看个真切。”

    知夏没有直接回紫霄宫,她得去距此间行程最远的止蔀境原给信念报信。

    止蔀境原是一处群山环抱的盆地平原,在防护大阵的遮蔽下,这里只是一派原始苍茫的荒原景象,完全看不出有数百修士在此修炼。

    入夜时分,一道充满威严的神念传遍了整个平原:“紫霄有战,所有元婴期以上弟子,列阵!”

    随着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四仙君面带忧色的向远方传去神念道:“二师姐,出了什么事?”

    “三魂亲自出手掳走了信情。”这道神念刚传过来,知夏的身影就伴随着一阵灵力波动出现在了平原上空。

    这时,一道道身影纷纷出现在心念身后,一百多名元婴期以上的弟子依辈分列阵以待。

    知夏不等心念再问,直接对那些弟子吩咐道:“你等火速赶往青屏山,到那里会有人接应,沿途若遇巫真宗弟子,一律给我擒下!”

    众弟子轰然应诺,皆看向信念,信念颇为镇定的点了两名弟子命他们留下守护山门,然后面色严峻的对众人道:“我们已于巫真宗撕破了脸,你们路上要多加小心,亦不可贪功觅战,一切行止听从统一调遣,去吧。”

    师命既下,百余名弟子应声而动,几位元婴中期及以上修为者率先在前开路,带领各自门下直奔最近的传送阵。

    目送弟子离去,信念忧心忡忡的对知夏道:“三魂为何要掳走信情?”

    “路上说。”知夏说罢展动身形朝紫霄宫赶去。

    信念追上去道:“二师姐你是不是受了伤?别这么急着赶路了。”

    知夏没有回答,依然极力施展缩地之术片刻不停。

    当他二人赶至紫霄宫时,信义等人皆已齐聚在正恒岛的议事堂内,除了晓春仍在闭玄游关不能打扰外,只少了信邪一人。

    大家都是一脸的凝重,见到知夏和信念进来,他们不由皆站起了身。

    憋了一肚子怒火的信心当即发作道:“他怎么又闹出这么大的乱子!这离闯七荒凶地才几天?我们这些人三天两头的为他奔命,干脆也别修炼了,都给他当护卫算了,信邪当年都没他这么折腾人!”

    暖冬厉声道:“小师弟都让人掳走了!你还说这话,你要是怕三魂,现在就从紫霄宫滚出去!”

    他二人刚才就吵过一阵了,只是在几位师兄师姐的约束下尚算克制,暖冬此刻见二师姐来了,说话就没了顾忌。

    信心虽是一贯容让暖冬,但听她说出这么难听的话也不由火了,愤然道:“你才进紫霄宫几天?让我滚出去?这话怎么也轮不到你说!”

    清秋对怒不可遏的暖冬摆了下手,冷冷的看着信心道:“我们都急着听二师姐讲述事情原委,你若没兴趣听,大可先回去,以后小师弟就算惹出塌天大祸我们也不会再去烦你。”

    “我不是……唉!”信心额头青筋暴跳,想解释两句,清秋却已经把目光移向了知夏,明显是不屑听他多说。

    信德愁眉紧锁的对知夏问:“快说说是怎么回事。”

    知夏扫了众人一眼,沉声问道:“各脉门下弟子都动身了吗?”

    信平应道:“都已在路上了。”

    知夏点了点头,看向信心道:“这次小师弟不但一丝一毫的过错也没犯,而且还屡次凭智勇扞卫了紫霄宫的尊严。”说到这里她的眼圈不由发红了。

    简要的把所发生过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后,知夏的眼中已经有了泪光,她哽咽道:“小师弟尚不足百岁啊,为了紫霄宫的颜面他独斗墨辉时勇往直前,赌局之上对无忌这等凶徒亦未输丝毫气势,即便是最后被三魂掳走,他始终没显露出半点怯意,小师弟如此懂事,如此有骨气,你们……”说到这里她哽咽难言,深吸了口气后,她才接着道,“小师弟与我最为亲近,此番三魂又是从我手中把他掳走的,不管你们心中对小师弟有多少怨言,我求几位师兄师弟能倾力援手,哪怕不愿死战也肯请能前去助个声威,知夏拜谢诸位师兄师弟了。”她说着竟朝信德等人跪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